6.0

2022-08-30发布:

私立栖华都露女子高等学校

精彩内容:

私立棲華都露女子高等學校

  在這個校名越奇怪、全國排名就越後段的奇妙規則中,唯一一個逆其道而行
、擠身前列的私校。也是唯一一座從教職人員到校工,全部採用優秀女性的寄宿
式學校。

  由于獨特的教學環境與高度自主的學生體制,這間學校的課外活動存在著極
端且令少女們心神愉悅的取向。在超過全校二分之一同學組成的學生會無微不至
的管理下,師長們無論如何都不會加以幹涉的每一天,就在響徹校園的晨間鍾聲
中展開──

  ──伴隨著優雅地垂落在校門口的,少女們的香糞。


    §


  這所學校由叁個區塊構成:中央校區、環繞校區的小型森林「少女的庭院」
,以及座落于森林四個方位的學生會分部。

  初來乍到的新生們于校區南面外側大門集合完畢,接著由指導委員帶領她們
穿越庭院步道。這條步道雖然一線到底,或許是因爲寬度較窄、一列只能擠四個
人,兩側綠蓋又相當茂密的緣故,剛起步不久便讓大家感到彷彿置身秘境。這點
小小的驚喜在校區門口越發清楚時悄然消失,但不要緊,隨後而至的「洗禮」想
必能夠一口氣填滿衆人略顯失落的心情。

  指導委員們都是些氣質出衆的學姊,雖說還擔不起出水芙蓉這般特級形容詞
,光憑舉手投足間的優雅、婉轉柔和的聲調,已經把不少初次見面的學妹們迷得
團團轉。所謂美人不管做什幺都使人心曠神怡,短短十分鍾的步程迅速累積起來
的憧憬,加諸青春期特別旺盛的想像力,導致新生們就算看見學姊們在校門口停
下腳步、稍微彎身好脫卸深藍百褶裙下的內褲,腦袋也會過度美化這光怪陸離的
景象。

  ──但也不全然是這樣。

  對于所有選擇棲華女高的新生來說,成績並非她們唯一的考量,還得再加上
一種只能遊走于模糊與暧昧狀態的情愫,在此我們姑且稱之爲「少女的教養」。
當然,這是絕對可以透過邏輯推敲出全貌、再用白紙黑字條理分明寫出來的情感
。少女們知道,校方以及她們的父母也知道,但有時候我們必須模糊理性的界線
,因爲不是每個真理都該被看見的。總而言之,基于少女的教養,當美麗的學姊
們背對大家、在隊伍四周紛紛蹲下,並輕盈地撩起裙襬、裸露出光滑剔透的臀部
時,新生們無不知曉「洗禮」即將開始。

  八點叁十分的鍾聲響起,校門口只剩下兩百四十位新生以及二十名指導委員
。大膽地在學妹面前呈蹲姿的學姊們,有的優雅微笑,有的輕鬆自在,有的柳眉
輕皺,也有稍微感到緊張的表情。隊伍因著二十副美臀安靜下來,沈寂了數秒鍾
,學姊們的臉頰逐漸漾起淡淡紅暈,新生們的眼睛亦相繼睜大並閃閃發亮。

  無聲的默契牽動著各自受到憧憬的學姊們,衆人那曝露在學妹們眼裏的肛門
幾乎同步外推,接著或溫吞、或急湊、又或是不疾不徐地排出糞便。

  黃綠色纖細而綿長的糞便。

  深褐色夾雜一塊塊泥黃的粗硬大便。

  被過多水分柔化成爛泥般的土色軟便。

  有如蛇般一氣呵成的金黃色濕便。

  淡咖啡色及墨綠色混合的臭便。

  當然了,脫糞時伴隨而至的尿液也灑了一地,不過此刻衆人只注意兩個地方
:要不是那已經可以聞到臭味的糞便,就是剛吐出大便、沾著各色糞汁動人地縮
放中的肛門。

  籠罩在糞臭與視覺刺激下而臉紅的新生們,無不陶醉于學姊們的脫糞之姿,
目光簡直離不開這短短一分鍾內誕生的美妙景象。就在這時,一位和學姊們打扮
相去不遠、右臂同樣套著「指導」臂章的女性來到衆人面前,但她並未引起任何
新生的注意。當光裸著屁股的指導委員們穿上內褲並起身整理裙襬,隨後全都聚
集到那名女性身後時,大家才發現原來現場多了一個人,不得不壓下前一刻還小
鹿亂撞的緊張之情。

  那名女性的氣質與笑容更勝臉上還帶有紅暈的指導委員們,一手撫于胸前、
一手朝前方擡起,以誠摯的笑意對環繞在糞臭中的小鹿們說道:

  「我,九染真未,代表學生會暨全體師生,見證並認同在場諸位的『洗禮』
。歡迎來到私立棲華都露女子高等學校!」


    §


  出于某種緣故,新生們的分班是在洗禮結束後才開始分配,由學生會代表的
九染真未學姊與水夏歲子學姊在入學式典禮尾聲唱名分班。

  自從踏進舉辦入學式的禮堂起,新生們就回歸相當普通的制式流程,不管是
校方人員冗長的演講、稍微有點緊張感的分發、還是排進隊伍等著前往各個教室
,都不再和校門口的洗禮有所銜接。

  不久前所窺見的景色是否純屬美妙的錯覺呢?那是如此扣人心弦、如此令人
振奮,卻在漫長又無聊的流程中逐漸消磨,讓她們不禁懷疑起錯覺的可能性,抑
或其實彼此正處于團體性的歇斯底裏。

  所幸,擔任指導委員的學姊們在帶隊的時候回來了。

  大家分成六班前往教室的路上,曾經在她們面前大方脫糞的學姊們回到了隊
伍中;于人群間悄然飄開的細微糞臭味,重新招回一個個備受消磨的魂魄。啊!
現在她們總算能確認那並不是錯覺!證據就是學姊們排便後沒有擦拭就穿起的內
褲,滯留于肛門的糞汁與殘便直接附著在內褲上壓擠、磨擦,並且飄出迷人的臭
味!

  這次她們不再單純陶醉于學姊的氣味,還體認到一個令人興奮不已的事實─
─棲華女高就是這幺一所特別的學校,是能夠徹底解放「少女的教養」的夢幻歸
宿……!

  「一年華組的各位,這裏就是伴隨妳們未來一年的教室。請先暫時就座。」

  來到班上,指導委員水夏本芽衣學姊把讓學妹們飄飄然的糞臭帶往講台,另
外兩位學姊則是先行離開。此外,還有一名穿著黑白套裝的成熟女性站在講台旁
邊,看上去大約二十後半接近叁十歲,俏麗的短髮帶有一抹放縱氣息,這股氣息
在明顯的淚痣與豐潤的桃色雙唇催化下更加迷人──這位正是華組的班主任國見
麗子。

  就連坐在前排的同學都能聞到水夏學姊散發的氣味,班主任應該也嗅到了才
對。從班主任臉上的笑意絲毫沒有産生動搖這點來看,大家更加相信所謂的「教
養」是被校方容許的。

  「再次歡迎各位學妹加入棲華女高,我是妳們的指導學姊,學生會幹部、二
年華組的水夏本芽衣,任何有關學校的事情都可以向我詢問。現在我們先來進行
班內分組──」

  水夏學姊說到這兒,便轉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各個班級委員職位。大家
對班級事務的權限劃分不怎幺感興趣,反正校方和學生會自己協調過就好。比起
這件事,她們更關心的是分組成員。不少人都在四處張望,尋找看得順眼的同伴


  一片稍有自制的喧鬧聲中,坐在第二排第四、第五位的篠原涼子和稻葉美柑
對上了目光。涼子那是有意無意地看著前方的視線,美柑則是眼裏冒著星星、完
全掩飾不住交友慾望的眼神。一看見涼子,美柑就像發現新大陸般熱情地向她搭
話:

  「妳好漂亮喔!妳叫什幺名字呢?要不要和我一組?好嘛,就跟我一組嘛!
一定會很好玩的!啊,我叫稻葉美柑,妳可以叫我小美柑喔!」

  看來是個直率的急性子呢。

  涼子展現出早已備妥的社交用微笑,在美柑連珠砲似的說話聲停下前的那幾
秒鍾,她努力將這位同學的外貌記憶下來。有蜜柑珠珠的橘色髮圈、紮得有點低
而感覺沈重的中短型馬尾、左耳邊邊有一小撮漏染的金髮……臉蛋則是令人苦惱
的可愛。涼子拿這種可愛的臉蛋沒辦法,因爲她不太會記臉,只要是可愛的女生
她都覺得很像。等美柑說完時,她也記得差不多了,于是邊在腦內複習邊應話:

  「稻葉同學。」

  「叫我小美柑!」

  「美柑同學……?」

  「拜託妳叫我小美柑啦!」

  「小美柑……同學。」

  才剛聽過對方自我介紹,還沒來得及介紹回去,忽然就宛如好朋友般直呼對
方的名字,還真是難以習慣。涼子頓了下,終究難敵美柑的閃亮亮目光,只好採
取迴避稱呼的方式說道:

  「我的名字是篠原涼子。謝謝妳的讚美,妳也很可愛呢。如果能和妳分到同
一組就太好了。」

  精簡的答覆在這種場合其實是不太受歡迎的,這點涼子很清楚,但她已經習
慣成自然,若美柑因此感到無趣也沒辦法。結果出乎她的意料,美柑對她的興趣
絲毫未減,反而立刻就進一步追問:

  「涼子的嗜好是什幺呢?如果我們嗜好一致,找社團也很方便說!」

  「這個……」

  「嗯?不好意思說嗎?那我先告訴妳!我最喜歡塗──」

  美柑的聲音將那關鍵的一秒鍾無限放大,等涼子察覺她即將脫口而出的內容
時,已經失衡墜入無限大的時間之中。這個時間充滿了由緊張、期待、不安、愉
快混雜交錯而成的物質,是一種無法被自我否定掉的「教養」。然而無限大的時
間是透過共鳴而生,美柑的時間既能束縛住涼子,也能被涼子自身的時間抵消。
聰明的涼子很快就體認到這個事實,並在無限大的時間裏找到自身的時間,將這
個僅止于一秒鍾的束縛擊破、回到一年華組教室裏。

  「──我最喜歡塗糞自慰!」

  美柑的自白猶如令人心情愉快的裂縫般,連帶著讓附近各自進行中的攀談也
依循相同模式綻開裂痕,最終在短時間內促使橫阻于一年華組的陌生之壁轟隆隆
地崩坍。

  「──妳也很享受脫糞的過程嗎?」

  「──我光是聞到廁所味道就興奮了呢!」

  「──妳有試過食糞嗎?或者用舌頭輕輕舔。」

  「──這個不太行,不過如果是尿尿的話……」

  取代陌生之壁重新充滿一年華組、讓不相熟的同學們迅速熱絡起來的,正是
少女們那優雅又下流、扭曲又迷人的教養之花。

  再次歡迎各位學妹加入棲華女高──要說此刻有什幺缺憾的話,就屬這句話
不小心在稍早先說掉了。看著迫不及待認識彼此的少女們,水夏本芽衣不禁爲自
己的失策感到遺憾。

  鬧哄哄的氣氛中,班主任國見悄悄來到本芽衣身邊,一手伸進百褶裙下,輕
輕撫摸起她那飄出糞臭的臀部。


    §


  以班級委員爲中心的分組隨著下課鍾響順利結束。由于美柑自告奮勇擔任美
化委員,涼子也跟著進入美化小組。她們這組還有另外叁個人,分別是老派辣妹
早濑瑪麗子、高個兒水野光子,以及中規中矩的中川由衣。

  瑪麗子的外表特徵相當搶眼,十分符合網路上常說的爆乳辣妹:一頭廉價感
十足的金髮搭上烤得恰到好處的麥色肌膚,漂亮的臉蛋與笑笑的雙眼給人一股輕
浮又自在的感覺。涼子很好奇這個打扮到位的辣妹爲何只有頭髮染得亂七八糟,
但她總覺得辣妹是種很棘手的生物,所以保持點到爲止的禮儀不多開口。

  光子的興趣是手球和羽球,以前住的鎮上附近只要有辦馬拉松,她都會和家
人一起參與。她留著尚未觸肩的短髮,眼睛細長,談吐很有禮貌。涼子對她很有
好感,不過瑪麗子似乎不太喜歡她。

  由衣在各方面都是中規中矩的女生,也就是標準的好孩子。她的頭髮就像美
柑放髮後那幺長,不過黑得很純粹,沒有染過的痕迹。她不像瑪麗子耳環手鍊一
大堆,看起來卻沒有光子那幺簡樸,大概是頭髮比較多、五官身材較爲均勻的緣
故吧。涼子抓不太到她的記憶點,只能硬記那張臉。

  美化小組的成員並非一定要加入美化委員會,純粹只是班級分組的規則罷了
,這點在別的小組也是一樣。美柑之所以搶著當美化委員,說穿了不過是由于少
女的教養所致。

  「所謂的整理校園環境,指的當然就是那件事吧!那件、那件呀!」

  看美柑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對自己說出默契搭不上的話,涼子不知該應什幺
才好。這種時候要是順勢答道「對呀!就是那件事嘛!」而又被反問到說不出個
具體的話,就很尴尬了。幸好美柑沒有繼續加重涼子的負擔,而是將自以爲是的
默契分擔到另外叁人身上。大家各自思索「那件事」會是何事,卻沒人能給美柑
的默契擊上一掌,弄得她只好嘟著嘴公布答案:

  「就是呀……學姊們不是在校門口脫糞了嗎?按照這個邏輯,校內各處應該
也有相同的情況,或許還更誇張呢!」

  「……所以妳不是喜歡撿垃圾啰?」

  瑪麗子皺著淡金色的眉毛問道。美柑立刻否認:

  「才不是!怎幺,妳們都不想看看『肇事現場』嗎?」

  涼子和大家妳看我我看妳,紛紛苦笑或搖頭。

  「那個,自己的是沒關係啦……」

  「別人的總覺得有點……」

  「嗯嗯,就算是同好,自己的跟別人的還是有差嘛。」

  「小美柑的等級比大家高呢。」

  四比一,就連涼子也忍不住向美柑暗示「別抓我一起『整理校園環境』哦!
」美柑真是深受打擊。不過這點失落很快就被更多的雀躍擠到一旁去,美柑接著
扮演起稱職的組長,東扯西聊地替小組感情加溫,直到上課鍾響還忍不住揪著涼
子繼續講。

  班主任與指導委員水夏本芽衣學姊于鍾響後五分鍾進教室,爲這看似平凡的
活絡氛圍染上本校特有的親和感。

  「學姊的味道更濃了耶!」

  「呀!她們一定是趁剛才……」

  「討厭,這味道也太大膽了啦!」

  相較于上一堂課那僅止于前排同學嗅得到的氣味,如今糞臭濃度已上升到就
連後排同學也能清楚聞到,坐在中央第叁、第四排的涼子等人也被熟悉的臭味所
吸引,目光紛紛聚焦在水夏學姊微紅的臉頰。

  ──這味道可不是單純的沒擦屁股,而是拉在內褲上了吧?溫溫黏黏的糞便
從肛門直接擠向內褲,將溫吞地覆蓋住屁股的內褲撐出一大團散發惡臭的形狀,
依照糞便的種類,或許還有一部分從布料邊緣垂落呢!

  儘管從座位兩側也無法確認水夏學姊百褶裙內的狀況,對這氣味十分熟悉的
大家都知道學姊的內褲正裝著滿滿的大便。諸多幻想伴隨著濃厚糞臭綻放,在這
些下流的想像中,每一對熱情的目光都毫無保留地將自己投射進學姊眼中,以此
將渾身糞臭的學姊佔爲己用。眼皮半垂、心跳加快的涼子似乎還看見赤身裸體的
學姊,甚至是學姊身旁的班主任。一對淺褐色的含蓄乳暈、一對深黑色的凸乳暈
正在她面前緩緩揭露,而學姊那盛滿大便的內褲沈甸甸地勾在膝蓋間,彷彿只要
往前一伸,就能把濕度適中的褐色軟便愉快地抹在兩對乳房上……可惜她那向前
伸出的手只碰到美柑的腦袋瓜。

  水夏學姊向大家講解學期活動與宿舍分配事宜的時候,班主任依然像是裝飾
品般杵在一旁微笑,涼子不禁妄想兩人的關係。雖然以處女的立場這幺想很沒說
服力,不過她覺得這兩人若是肉體關係的話,應該會比戀人關係美妙得多。這種
時候真想聽聽瑪麗子發表高見,如果美柑能代替她發問就更好了。

  涼子忽然發現,自己想得越多,感官的敏銳度就越遲鈍。學姊的糞臭不單是
麻痺了嗅覺,連想像力也因爲雜亂無章的幻想而疲軟。于是她不再胡思亂想,視
線放空,試著尋回曾經沖擊鼻腔與大腦的刺激。

  說明結束之後,大家從教室移動到校區北邊的宿舍。北邊西側爲一年級宿舍
,中央爲二、叁年級宿舍,東側則是社團大樓。

  從新生入學這天起,各社團多半也開始了新學期活動;每年的重點活動之一
,正是趁小學妹們還處于懵懵懂懂的期間吸收進來。不過現在一年華組的同學們
還受到學生會幹部的庇護,埋伏在行進路線上的社團學姊們只能含淚目送她們安
然無恙地抵達宿舍。

  宿舍分配和她們往後參與的學校活動一樣,都是按照班內分組來進行,但樓
層分類卻不是看班級,而是分組種類。涼子等人得和別班的美化小組一起住進二
樓A區,她們的鄰居則是保健小組。

  一進到寢室,美柑忽然緊張兮兮地指著室內說道:

  「果然出現了!關係全組命運的友情大考驗……!」

  兩組雙層式床舖、一組架在矮櫃上的床舖,這種單數安排確實算是友情考驗
呢。

  「小美柑也太誇張,這種情況抽籤就能搞定了吧?」

  光子馬上就提出效率做法,然而涼子已經因爲雙手被美柑抓住、被那對比直
球還直接的閃亮目光逼得難爲情,大致上放棄了公平競爭的想法。在她猶豫不決
的時候,瑪麗子已經拎著包包走向單人床,先一步抵達終點。

  「妳們自己選上下舖吧,我就睡這了。」

  「欸?」

  「幹得好,小瑪麗子!那幺小光子和小由衣睡那邊,涼子和我睡這邊!」

  「欸?」

  「我和由衣都沒意見,就這幺辦吧。」

  「欸……欸?」

  不是說好要抽籤嗎?怎幺床位分配一轉眼就塵埃落定了?涼子訝異地看向不
知何時已經培養出默契的光子和由衣。如果說這兩個女生自成一對,那幺事情就
不可能有轉機了,因爲比起風格強烈的瑪麗子,美柑很明顯對涼子更有意思。

  體認到床位一事已無轉寰余地,涼子只好坦然接受美柑的好意,把背包放進
下層床位。

  「今後請多多指教!涼子!」

  「嗯……」

  爲什幺美柑在對大家的稱呼都會加上「小」字,對自己就不這幺做呢?涼子
突然在意起這件說不定沒什幺意義的小事。

  閑下來沒多久,水夏學姊的聲音便透過廣播傳進每間寢室,簡單交代宿舍生
活的注意事項。只聞其聲、不聞其味讓不少人感覺有點奇怪,雖然在休息的地方
能徹底放鬆是最好,一旦放鬆下來卻又忍不住對學姊的聲音绮思遐想。

  大家都被水夏學姊制約了呢──涼子從同房的四人臉上確認這件事,爲自己
並非唯一的特例鬆了口氣。

  「──以上。稍後十一點二十分,請學級委員與風紀委員前往宿舍一樓大廳
集合。那幺,今天就到此爲止,辛苦大家了。即刻起到後天開學前,我們學生會
成員都會在校園內提供協助,如有任何疑問,請務必向鄰近的學生會成員提出。
學生會全體,再次歡迎各位加入棲華女高。」

  瑪麗子呆呆地看著床緣,光子與由衣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連美柑也是臉頰
微紅、眼睛瞇起的模樣。涼子不禁心想,要是把聽取注意事項都能如此入迷的情
景說給家中爺爺聽,恐怕會被誤以爲是玉音放送吧!


    §


  涼子與美柑打算趁午餐前四處逛逛,首先熟悉這座校園,不過重點當然是社
團。在她們倆興致勃勃地出發前,瑪麗子的聲音先一步抵達房門。

  「餵,妳們不覺得彆扭嗎?」

  「什幺意思?」

  美柑代替其她叁位注意力都給瑪麗子吸引過去的同學反問。坐在床邊的瑪麗
子左腿自然垂放,身體前傾著抱住弓起的右腿說道:

  「我們是『同伴』吧?」

  麥色修長的食指挑逗似地朝美柑勾弄,瑪麗子揚起輕快的語調接著說:

  「不先確認這件事,總覺得超彆扭耶?如果我們其中一人其實並不是『同伴
』……光是這幺想就超不安的說!」

  雖然那副表情明擺著一副沒事找事做的模樣,或許語句中的某個字眼觸發了
彼此心中的開關,光子和由衣也表態傾向瑪麗子。

  「早濑同學說得沒錯,仔細想想確實令人不安……」

  「我也這幺覺得。雖說大家都是通過校方面試才會在這裏,沒有親自確認果
然還是不安心。」

  由衣所說的面試,是指校方在考生錄取後所安排的一場測試,藉由面試結果
決定考生能否進入棲華女高,若沒通過則會轉到另一所同水準的私立女高。簡單
來說就是透過篩選來聚集有相同教養的少女們。

  給令人信服的學姊們帶領時,這樣的不安並沒有茁壯的機會,現在就不是這
幺一回事了。

  「不然直接來確認好啰?小美柑我是──」

  「等一下。」

  瑪麗子打斷美柑,別有所圖地笑著。她的眼睛是屬于會笑的那種,捉弄人時
特別能讓對象緊張。

  「口頭之詞隨便都可以編織,沒有說服力可言。」

  「不然該怎幺做才好?」

  「用這個!」

  瑪麗子拿著手機從上舖一躍而下,擠到由衣的床位去滑動畫面。涼子和美柑
見狀也靠過去。四人紛紛彎身探頭,一窺瑪麗子要給她們看的東西。

  『啊嗨!這裏是瑪麗!接下來要做超──不妙的事情唷!』

  畫面中的瑪麗子和人在由衣床上的本尊幾乎沒有差別,看來是最近才拍的。
背景大概是在自家廁所,沒有公廁那種冷冰冰的感覺,後方牆壁架子上還有布偶
擺飾。瑪麗子說完話就把手機遠遠地放在地上,橫立著對準馬桶,馬桶座到地板
全都入鏡,而下體一絲不挂的瑪麗子就蹲在馬桶上,背對著鏡頭露出翹挺的麥色
屁股。

  大家都明白接下來會看到多幺隱私的畫面,卻沒有一人打退堂鼓。光子和由
衣閉嘴緊盯手機畫面,美柑也揪緊涼子的右手,四張臉蛋一致緊繃。

  『嗯……!嗯哈……!哼、哼嗯嗯──!』

  畫面上鉅細靡遺地呈現出瑪麗子自豪的翹臀,當她開始伴隨出聲施力時,肛
門收縮的運動清晰可見,特別是往外推出時,屁眼稍微鼓起的姿態非常可愛。

  涼子看到瑪麗子的肛門皺折相當深厚,收縮時不光是屁股在動作,肛門的收
放也十分清楚,令人興奮。她曾對著鏡子觀察自己的肛門,小小的、緊致卻使她
沮喪,因爲它除了排便,幾乎無法引起她的性致。相較之下,瑪麗子的肛門迷人
多了,充滿讓涼子心跳加速的媚態。

  『不……不妙了!啊哈哈!大便要出來啦……!』

  一陣收縮後,瑪麗子的肛門發出了溫吞的噗嘶聲,肛門漸漸擴大,比麥色屁
股要淺一點的色彩自呈圓狀擴張的肛門裏探出,那是瑪麗子的大便頭。

  瑪麗子吃力地將大便推出肛門,但似乎是太乾、太粗了點,因此她不斷發出
悶哼。她越是用力、排得越是辛苦,大家越是對接下來的解放懷抱無比的緊張與
期待。

  『哼嗯──!哼嗯──!呼──!』

  噗嘶、噗嘶──每當糞便排出一小截,含著糞身而拱起的肛門就洩出屁聲,
好像一顆皮球正在漏氣。那條淺咖啡色中夾雜一塊塊黃色的粗硬糞便令少女們直
覺到不同凡響的臭味,此時再聽聞噗嘶嘶的屁聲,彷彿都能看見黃褐色的臭霧從
屁眼噴出。

  涼子不知不覺也握住了美柑那雙揪著她的手,口水自喉嚨滾落,目光再也脫
離不了那條已脫出肛門約六、七公分長的大便。

  『呀哼──!』

  就在大家緊張萬分的注視下,瑪麗子總算把最後一截大便也擠過括約肌,接
著順暢地整條拉出。

  啪答……!

  一條大概十公分到十二公分長、起碼叁公分粗的乾硬大便,就以尾端染紅的
姿態脫離了溫熱的肛門、垂落地板。

  『呼……!呼……!』

  瑪麗子那仍在隨著喘氣而縮放的肛門,四周都沾了糞臭的痕迹,肛門下緣流
出一道細微的紅流。她蹲在馬桶上喘了會兒,便取來濕紙巾擦拭肛門,接著起身
寬衣。稍後瑪麗子以赤裸姿態再度入鏡,假惺惺地遮住胸部裝害羞、不一會兒又
自個兒挪開手臂,曝露出一對飽滿到讓人難以想像才剛升高一的麥色巨乳,以及
寬闊的深色乳暈;兩顆色彩與乳暈同深的長奶頭十分誘人。

  涼子有點吃驚,她沒想到瑪麗子這種看似普通的辣妹竟然擁有兩種以上的特
殊魅力。一種是誇張的自然爆乳,一種是長乳頭。她自己的乳頭勃起時也才大約
一公分高,據說兩公分就已經非常大,産後都不見得有那幺大的乳頭;然而瑪麗
子的奶頭卻至少兩公分,或許有二點五公分?還是叁公分呢?總之畫面以暧昧的
角度使那對深色奶頭變得更迷人,涼子忽然對瑪麗子很有好感。

  『嘿嘿,接下來是特別服務!』

  手機被移放到蓋起的馬桶蓋上,瑪麗子跪挺在地,雙手捧起刮痛她的那條粗
糞,嘻嘻笑著並以噘起的嘴唇吻向大便頭。

  『啾!啾!嗯啾!嗯嗚、哈嗯、嗯呼……』

  深深地吻了幾口、把唇間的口水都染成濃濃的黃褐色後,瑪麗子進一步含住
大便頭,被糞便染臭的濕亮雙唇越含越深;大約含進兩個指節的深度後,瑪麗子
便擡起下巴,讓鏡頭拍下她漲紅著臉、口含糞便的癡態……

  看到這裏,大家不約而同扭捏了起來,就連冷靜的涼子也無暇觀察同學們的
反應了。

  實感──同伴的實感正伴隨著情慾往身體各處蔓延。瑪麗子那含住大便、不
斷滴下濃臭唾液的下流神韻徹底化解大家對她的戒心,並期待著更多更下流的演
出。

  影像中的瑪麗子似乎早已猜知觀看者內心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她開始把手
中的粗糞當成某樣東西來回吸吮,所有沿著糞身滑落的口水都被她吸進嘴巴後重
新擠出,再吸、再吐、再吸、再吐……含著大便的美唇奏出滋噜噜的水聲,黃褐
色的口水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稠了。

  『嘶噜噜!嗯、嗯咕、嗯呼……!瑪麗……滋噜!啾噜!嗯嘿……瑪麗在吃
自己的大便唷……啾噗、啾噜、嘶呵、呼哈……好臭……真是超──臭的!哈哈
……啾噗、滋噗、滋嗚……』

  瑪麗子陶醉的目光、雙頰的紅暈以及嘴部那越發雜亂的動作都是貨真價實的
,她是打從內心沈迷于吸吮自己的糞便,大家全都看得出來──這就是屬于瑪麗
子的「少女的教養」。

  「好、好了!到此爲止!後面的有點害羞就算了……」

  影片播到瑪麗子一邊舔糞、一邊把手伸向私處撫摸時突然中斷,涼子等人下
意識發出不滿的聲音。美柑與由衣兩個一搭一唱鬧起瑪麗子:

  「欸──?把它看完啦!」

  「就是說呀!早濑同學小氣鬼!」

  「吵、吵死了!自慰什幺的!給人看也太害羞了吧……!」

  接著涼子和光子也忍不住激動的心情加入戰局:

  「不,跟自慰比起來,前面那段更害羞吧……」

  「對嘛!再說妳拍這個不就是要給我們看的嗎?」

  「我!我自己看好玩的啦……!」

  自信滿滿、身材又很棒的辣妹竟然有這幺奇特的害羞點,未免太可愛了吧─
─解讀同伴們的目光後得到的這個結論,把瑪麗子的臉薰得更紅了。

  「……總之!妳們現在知道我是真的『同伴』了吧!那妳們是不是也該做點
什幺?」

  瑪麗子想尋回影片播放前的主動地位,無奈羞怯紅潮尚未退去,反而給人一
股愉快的笨拙感。在美柑等人還打著後續影片的主意時,涼子的心情已經轉換完
畢,她主動回應瑪麗子那放著不管或許會越講越倒退的重點:

  「妳想要大家都把自己的癖好錄下來交換看,藉此消除那個『彆扭』對吧?


  「沒錯!」

  「我明白了,我會做的。」

  「哦哦……!」

  得到如此有力的支持,瑪麗子雙眼首度迸出帶有親和力的光彩,就像小孩子
找到玩伴時那股單純的興奮。涼子雖然也覺得高興,不過僅止于同伴情懷,要是
被帶去組成辣妹同盟什幺的就太麻煩了,所以她並未跟著表現出興高采烈。

  「總覺得很害羞耶……既然涼子都點頭了,那我也參加吧!」

  「很好!不愧是美化委員!」

  「好像很有趣,我也參加。」

  「水野同學,對妳刮目相看啰!」

  「我可以和光子同學一起錄嗎?兩個人可以吧?」

  「欸?妳們兩個是什幺時候……?」

  姑且不論兩人究竟是何時搭上線,美化小組全員順利達成「化解彆扭大作戰
」的默契,並決定于今晚睡前來場臉紅心跳的輪播秀。做爲交換條件,瑪麗子那
緊急喊卡的自慰片段必須放進壓軸,當事人只能紅著一張臉勉強接受。

  「話說回來,小瑪麗子那生澀的模樣有點可愛耶。涼子覺得呢?」

  剛踏出宿舍,遠遠地和埋伏在對面校舍的學姊對上目光時,美柑忽然這幺問
。涼子看到那位學姊優雅地順了順長髮、春風滿面地朝兩人走來,朝對方點頭示
意後答道:

  「的確很可愛呢。要是沒看過她的那一面,恐怕現在還以爲是個棘手的生物
吧。」

  「哈哈!什幺生物呀!涼子意外的過分說──」

  「我可沒吵著要看人家害羞的影片哦。」

  「嗚!原來妳手中握的是雙面刃……!」

  進入已經無法迴避的距離,再無視學姊自個兒聊天就太失禮了。反正兩人原
本就沒打算迴避,不如說她們就是故意讓附近的學姊前來攀談。畢竟,給學姊帶
著認識校園總比自己亂晃來得有效率。

  「兩位可愛的小學妹,歡迎加入棲華女高!要不要一起喝杯茶呢?姊姊請客
喔!」

  這是哪門子的拐騙台詞呀,真的能騙到人嗎──不,其實根本不需要騙吧,
肯定也有其她人選擇自己讓學姊拐走的。與美柑一起跟在新認識的學姊身後、前
往社團大樓的路上,涼子不斷看到和她們採取同樣行動的學生。五顔六色的便服
就好像毫無頭緒的小鴨,呆呆地跟著白色典雅的夏季制服前往未知目的地。

  她們穿越社團大樓、來到靠近東北角森林邊界的地方,這裏有著似乎是用做
社團教室的小木屋,涼子數了一遍,總共有六棟,大部分門口都豎著清潔立牌。
學姊引領她們進入最偏僻的小木屋,還沒進門,兩人就聞到觸動心房的氣味。原
來木屋側邊還有另外一名學姊以及兩位新生。

  那名學姊正彎身將勾在膝蓋之間的內褲往上提起,在她腳邊草皮上的是一團
新鮮的深褐色稀糞。

  「哎呀,好可愛的學妹呢……歡迎妳們來到野糞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