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综合婷婷国产天堂久久后座的妈妈

精彩内容:

***    ***    ***    ***
                第一章
  直到你離開前你根本不知道你需要多少東西。
  在我們最後一個兒子上大學的時候,我們准備在同一時間做兩件事。驅車16
個小時送他去上大學,然後做兩周的公路旅行。當我們把科裏的東西和我們的手
提箱塞進車裏的時候,我們意識到我們的處境很困難。此時汽車只剩余兩個人的
空間了。司機和司機後面的座位。
  我丈夫想把行李重新整理一下,但裏面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我最後說,「科裏和我可以擠在一起。」
  「十六個小時呢?」我的丈夫亞曆克斯問道。
  「只能這樣了,我們可能需要更多的休息站停下來休息,」我聳聳肩。
  "就你的小膀胱,無論如何都是這樣的情況"阿曆克斯說,他總是因爲我讓他
停下的頻率而惱火。他是一個喜歡全速前進的人,而我的膀胱是一個需要不斷停
下來去釋放壓力的膀胱
  我向和我一樣瘦的科裏求助,"你能在你的老母親身邊擠16個小時嗎"
  「哦,如果我必須這樣做的話,」我的兒子照常用挖苦的語氣回答。
  「小心你的態度,」我開玩笑地說。「你還要和我呆了十六個小時。」
  我本應該早注意到,這是一個非常炎熱的八月,因爲想要盡可能地保持舒適,
我穿著一件輕薄的夏裙,。
  我們又都各自去了趟廁所,當然,我也去了,隨後科裏和我擠進了本來屬于
一個人的後座
  亞曆克斯用諷刺的口吻問道:「舒服?」
  科裏的手肘戳著了我的乳房,我打趣地說,「你就像火車上的一頭牛。」
  「哞,」科裏學著牛叫,然後手臂開玩笑似更快的移動,導致我的左乳房承
受更大的壓力。」
  我們剛離開這座城市半小時,我就忍不住說,「不行,太不舒服了。」
  「你不喜歡做沙丁魚嗎?」當科裏暫停他在ipad看書的眼睛問我,我也同樣
在看書,在我心裏kindle應用是唯一值得擁有的應用。
  "不是特別喜歡"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說"也許我可以在你腿上坐一會"
  「好吧,」我的兒子點了點頭。
  我坐到他的大腿上,歎了口氣,「現在好多了。」
  「同意」,科裏說。
  「我對你來說不太重吧?」我問。此時的我四十六歲時,但身材仍然保持得
算很好。苗條,胸部豐滿,屁股和腿都很結實。出售房地産得我知道我的相貌在
我的銷售中起了關鍵作用。性銷售,總是有,而且一直會有。所以當我工作時,
我穿的是專業的,但性感的商務套裝,加上尼龍絲襪和四英寸的高跟鞋。我的38
d天然乳房總是被充分的展示出來,因爲我很確定它們幫我完成了更多的交易。
  「不重」他回答,然後微微移動了一下。
  車繼續前進,幾分鍾後我注意到兩件事:
  1。當我坐在我兒子的大腿上時,穿裙子是個糟糕的主意,我的小丁字褲是
唯一能阻止我的陰道直接接觸我兒子的東西。
  2。我兒子的雞雞很硬,直接頂在我的陰道下面。
  我的兒子,和他的父親一樣在高中的時候很書呆子,高中畢業後同時在十幾
所大學裏獲得了全額獎學金。但因爲整個夏天都在工地工作。我突然發現他骨瘦
如柴的手臂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肌肉。我還稱贊他。我的
孩子已經長大成人了。
  然而現在,當我們驅車行駛在正在施工的崎岖不平的道路上時,我意識到我
的孩子確實變成了一個男人,因爲我可以深刻感覺到他在我身下那只挺立的堅硬
的雞雞。
  每一次顛簸,他的肉棒就會摩擦我的陰部,即使我試著控制自己,但也把我
弄濕了。我考慮移動一下,但擔心如果他知道了我能感覺到他的勃起,他會變得
很難堪。所以,我試著把手放在我面前的車座上,來控制身體的彈跳幅度。
  然而,在隨後的大約十分鍾的時間裏,我兒子的肉棒,謝天謝地還被困在他
的短褲裏,不斷的摩擦著我的濕漉漉的陰部。
  最後,道路終于變得平坦了,而他的硬雞雞正好被壓在我的陰部下面。我心
裏知道我應該動一下,離開這個尴尬的位置,但我仍然保持原地不動。在一定程
度上因爲我擔心如果我動了,會讓他感到難堪,但不可否認的是,在我所處的位
置上,感覺真的很好。
  二十分鍾後,我的陰部仍然壓在在他的肉棒上,在這段時間裏,這只肉棒沒
有一點點變軟的迹象。我和我的丈夫說著話,盡可能地希望把我從我的尴尬處境
中轉移開。
  終于,我看到一個不遠處的一個休息站,我建議停下來休息下。
  就在亞曆克斯放慢速度的時候,我覺得他的小弟弟變得更硬。肉棒抽動了叁
次,每次都微微地擡起頭埋入到我的陰唇。
  我不小心的呻吟出聲。
  亞曆克斯問道:「你沒事吧?」
  「只是需要伸伸懶腰,」我回答,我的臉變得發燙,認識到自己因爲坐在兒
子的大腿上,竟然被撩撥的浴火沸騰
  「我可能要去喝一杯,」我丈夫在車停的時候說。
  「我也要來一杯,」我突然覺得身體有點脫水。
  當車停下來時,我對科裏開玩笑說:「我想你也要休息一下。」
  「不,我很享受這趟旅程,」兒子回答道,但他的語氣並沒有暗示任何可能
伴隨這句話的性暗示。
  當我打開門走出去的時候,我已經臉紅了的臉變得更紅了。我不確定我的臉
是否會變得更紅,但當我的兒子走出來,站起來的時候,有兩件事是很明顯的:
  1。他的勃起的肉棒頂在阿迪達斯短褲上形成了一個小帳篷。
  2。短褲上一個的明顯的汙漬,毫無疑問是來自我
  我轉過身去,直奔衛生間,仍然羞愧與自己的淫液竟然流到了兒子的短褲上。
一進入衛生間,我就把我的內褲拉了下來,不敢相信它竟然變得這幺濕。
  現在我應該提醒一下,我是一個很容易變濕的女人,當我高潮的時候,更會
變成一個大水庫。我的性欲也很強烈,我的丈夫很少能完全滿足我……因此我有
各種各樣的性玩具來完成他經常不能完成的工作。我有一個共振器,幾個振動棒,
一個肛門拉珠,還有一個可以在外面穿的此時正放在我的手提包裏蝴蝶玩具,另
外我最新購買的是一個按摩棒
  我決定要去平息我那燃燒的陰部,我靠在衛生間隔間的牆上,開始自娛時樂。
毫不奇怪,經曆長達半小時刺激早已使我興奮起來,我很快就高潮了。淫液流到
了我的腿上,我尴尬地用手紙把自己清理幹淨。
  恢複平靜後,我也擦了擦我的內褲,努力讓它們不那幺潮濕,但在穿上它們
之後,我仍然感覺得到我的那令人羞恥的濕潤。通常,我喜歡性,我喜歡高潮,
但我那濕漉漉的內褲不斷提醒著我,我兒子的雞巴給我帶來了這些已經超過界限
了。我重新把內褲脫下來,把濕漉漉的丁字褲放進手提包裏,然後走到水池邊想
洗洗我的手和腿。很不巧,一位母親和她的孩子已經在那裏,我所能做的就是徹
底洗手,以隱藏我自己的氣味。
  離開盥洗室,我決定不繼續坐在我兒子的腿上了,而是肩並肩的擠擠坐著。
我買了一瓶可樂和一袋薯片,開始往回走。
  「天呢」,我歎了口氣,夏日的熱浪朝我們襲來,整個變成了一個桑拿天。
我本打算從手提箱裏拿一條內褲出來,但我最後決定還是不拿了了,我該如何解
釋呢?
  當我走近時,我的丈夫和兒子正在車邊聊天。
  「還有十四個小時了,」亞曆克斯俏皮地笑著說。
  科裏補充說:「我認爲這將是一個很緊的旅程。」
  我不能肯定,但他似乎特別強調了緊字。
  「這更能反映我們母子關系很親密」我開玩笑說,然後才意識到,我這句話
可能更加劇了科裏剛才的暗示
  「好吧,反正這是你們兩個擠在後面,」我丈夫補充道。「我是不能和別人
擠在一起的。」
  確實如此。我丈夫是一個身材比較大的男人,我或者兒子無論如何也不可能
並排和他坐在一起的
  看來我還是要和兒子在後座上呆14個小時。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甚至沒有穿
內褲。
  我兒子先回到車裏坐下,然後拍了拍他的大腿。
  我本來應該先進去的。但還是說「難道我們不應該試著並排坐嗎?」
  「沒關系,媽,」他說著,又拍了拍他的大腿。
  「你確定?」我問,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沒有穿內褲,我的陰道仍然有點潮濕
……性高潮帶來的余韻
  「肩並肩太擠了,」他回答。
  「但是我可能會把你的腿壓壞,」我急切地想要避免再次坐在他的肉棒上…
…顯然第一次實在享受的太過分了
  他聳聳肩,「媽,你那幺輕」
  「你確定嗎?」我仍然是試探性又問了一遍,當我往下看的時候,仍然可以
看到他短褲上留下的汙漬和他肉棒的清晰輪廓……不過這次至少看起來不再是完
全勃起的了。
  「媽,一點也不硬,沒關系的,」他回答道,他的用詞很奇怪。
  淘氣的我想回答,「但很有可能會」,但我的好媽媽回答說,「如果你確定
我不會讓你窒息。」
  他聳聳肩說:「你給我什幺,我都能應付。」
  他的話語再次充滿了可能的暗示
  于是,我又坐回到他的大腿上,這一次,我更多地坐在他的腿上,盡可能的
避開他的胯部。
  我就這樣坐在那裏一直持續了大約半個小時。我突然感到他的手放在我的胯
上,他一邊說著話,同時輕輕地舉起我,「我們需要換下位置。
  當他把我放下來的時候,我的陰部又一次直挺挺地壓在了他那堅硬的肉棒上。
當我赤裸的陰部感受到了來自他的肉棒壓力,我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輕微的呻吟,
  在接下來的半小時裏,雖然路很平穩,但我一直感覺他的肉棒似乎在顫動,
這讓我的陰部也顫抖起來,同時變得非常潮濕。
  亞曆克斯問:「坐在那裏舒服嗎?」
  兒子說:「很緊,但是感覺還行。」
  我倒吸了一口氣,他說這話的時候,我感到他的肉棒有叁個明顯的移動。
  「莎拉,你沒事吧?」亞曆克斯問,我覺得我的濕氣輕微地從我身上漏了出來。
  「我挺好」,我回應道。我想移開,但我知道,不用懷疑我已經在我兒子的
胯部制造了更多的汙漬,如果我移開,那裏會被明顯地看到……能夠有多重性高
潮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很大的好處,但現在是確是我的包袱。
  「距離下一站還有一小時,」亞曆克斯說。
  「不用擔心,」我說,盡力表現的很平常。
  科裏補充說:「爸,不用擔心,不過後座確實是越來越熱了。」
  「空氣都是熱的,」亞曆克斯說。我確不太熱,除了下面。這一次,科裏的
話語無疑充滿了暗示。我兒子顯然在跟我調情。
  「我想是因爲我媽坐在我身上,」科裏說,同時用肉棒又在我的陰道上輕輕
頂了一下。他現在的意圖很明確。他的話也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意思。
  又過了一分鍾,科裏問道:「你能把收音機打開嗎?」
  「如果我打開收音機,我就不能和你說話了,我現在就幾乎聽不到你說什幺
了,」艾利克斯回答道。
  「沒關系,」科裏說,「你開車和聽搖滾,就像回到了八十年代。」
  「這是老虎的眼睛,」我丈夫邊唱邊把收音機調到幸存者的音樂。
  科裏正在看他的電話。突然我的電話震動了。
  手機在我的皮包裏,所以我不得不把手往下伸去拿,這樣我就把我的陰部用
力的壓在我兒子的硬肉棒上。我不能否認……這使我很興奮。
  我抓起我的手機,起身回到了原來的位置,看手機短信發信息者竟然是我的
兒子
  我感到很困惑,于是點開了它。
  你爲什幺不穿內褲
  我又深吸了一口氣。不過這次音樂聲音很大,我丈夫並沒有聽見。
  我不知道說什幺好。
  第二個消息。
  你下面怎幺這幺濕
  我還是不知道說什幺好。
  我麻木在自己的優柔寡斷。顯然,我應該停止這種不恰當的對話。但是此時
的我欲火焚身,完全沒有像母親或妻子那樣思考的能力,而表現的像一個蕩婦。
  當我盯著手機看的時候,我震驚于兒子的厚顔無恥,但同樣地也讓我興奮。
我感覺科裏的手悄悄的放在了我的屁股上並把我托起來的時候,我嚇了一跳。
  我稍稍往前一傾,撞在了我丈夫的椅子上。
  亞曆克斯回頭看了看,我試著表現得很隨意,雖然我的腦袋裏一片模糊,
「抱歉,換一下位置。」
  「很對不起讓你擠得那幺不舒服」他道了歉。
  「確實應該道歉,」我回答說,,我感到兒子放在我的臀部上的手輕輕放低,
把我放回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的肉棒上!
  我不禁驚訝地叫了一聲。亞曆克斯問,一邊把收音機的聲音調低了,「你還
好嗎?」
  「還好,我只是被戳了一下,」我虛弱地回答,禁不住說了些頑皮的話。兒
子的雙手緊緊地扣在在我的屁股上,讓我動彈不得。他的比我丈夫還大的肉棒埋
在我的陰戶裏,一種奇妙的快感流經我的全身。
  「好吧,」他點了點頭,他把收音機調成另一個八十年代的曲子,布萊恩·
亞當的《69歲的夏天》。
  我只是坐在那裏;震驚于我兒子的肉棒正深深地埋在我的身體裏,。
  我只是坐在那裏;沖動于每一刻都想蠕動去感受兒子肉棒的增長
  我只是坐在那裏;想知道我兒子接下來要做什幺。
  我只是坐在那裏;暗地裏希望兒子能更多的控制我的身體。

【後座的媽媽】(02)【翻譯:computerking123】
翻譯:computerking123
字數:9035
      ***    ***    ***    ***
                第二章
  我只是坐在那裏,享受著這段奇異的旅程,路上的每一次顛簸都創造了一種
新的快樂,因爲科裏的肉棒會更深的插入我的體內。我用盡我所有的意志來避免
呻吟出聲,以免讓我的丈夫注意到在他的身邊正在進行著一場心甘情願的亂倫通
奸。
  我很困擾,我的兒子竟然如此的厚顔無恥。他把他的雞巴滑入我的身體裏,
而他沒事兒人似的就坐在那裏讀著他的kindle,就好像好像他的雞巴並沒有深埋
在他母親的陰道裏一樣。
  我在那裏坐了半個多小時,什幺也沒做,任由自己的肉體被瘋狂的刺激著。
  我必須用我所有的意志去壓制自己擺動身體,摩擦兒子肉棒的欲望。
  我必須用我所有的意志,來避免自己呻吟出聲,尤其是當亞曆克斯偶爾壓到
警告標線時,我的身體會顫抖,我的陰部會顫抖。
  我必須用盡我所有的意志,才不會讓我去摩擦他的肉棒讓自己達到高潮。一
根雞巴插在自己的體內,而我竟然不能做任何事,這讓我瘋狂。
  亞曆克斯把我嚇了一跳,他突然說:「下一站還有12公裏。」
  這似乎讓兒子終于開始了行動。他慢慢地上下挺動他的肉棒。
  我咬緊牙關,以確保我不會呻吟出聲,一種複雜情緒流滿我的全身。
  興奮的是兒子控制了我的身體,羞憤的是我竟然允許兒子控制我的身體。
  隨著他每一次緩慢的插入,快樂沿著我身上每個毛孔在流動。
  我感到沮喪,因爲他並沒有像我喜歡的那樣用力插入,但我也知道在此時此
地,這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我感到內疚,我竟然允許兒子操我。從理論上講,剛才當他的肉棒埋在我身
體裏時,他並沒有操我,只是把肉棒放在那裏而已。我知道這很虛僞,但這是我
所能勉強的自圓其說,但現在連這個都不存在了。
  我兒子雙手放開了我的屁股,把決定權交給了我。
  這是我阻止這一切的機會。把身體擡起來,把他的肉棒從我的濕漉漉的陰部
滑出。讓自己逃離這瘋狂的處境。
  我確實掌握主動權了。但不是作爲一個母親,而是一個淫蕩的蕩婦。
  我繼續著我兒子曾經控制的緩慢的上下插動。
  此時並不是兒子強迫的插我,而是我自願的插他。緩慢的插動加劇了我的挫
折感,因爲我知道這樣並不會讓自己達到高潮。
  我需要他的雞巴用力操我
  我需要他的雞巴快速操我
  我需要他的雞巴猛烈的插進我的身體
  我需要的不是做愛,而是被操。
  然而,我不能做任何事情,因爲這會暴露我和兒子所進行的這一場令人震驚
的行爲。
  突然,我的電話震動了,在我的手中嗡嗡響。
  我看著它。
  操,媽,我愛你。
  五個字…讀起來很甜蜜、很討媽媽們喜歡的詞,但我卻是一團糟。
  當我盯著這句話時,隨著他的肉棒填滿我的陰道,我不能否認我感覺到一股
強烈的情感在胸中升起
  我也愛他。
  而這個…這個…不管這是什幺…只是增強了我對他的愛。
  我說服自己,我們並沒有做錯什幺!
  身體如此快樂怎幺會是錯誤的呢?
  我讓我的兒子快樂,難道不是每個母親…每一個媽媽的目標嗎?
  我也掙紮著給他發短信。
  我也愛你,兒子。
  另一條短信。
  媽,我要射在裏面了。
  另一條:
  媽,再快一點。
  另一條:
  媽,求求你了!
  我想讓他開心。
  我想讓他射精。
  我想感受他的精液射入我的陰道深處。
  所以…
  抓住丈夫的座位後面,我開始加速擺動,。
  我沒有像我拼命想做的那樣在他的肉棒上劇烈的搖動,但我確實擺的更快了,
並用自己的騷逼內的肌肉用力夾住兒子堅硬的雞巴,我以前經常用這樣的動作讓
我的丈夫快速射精。
  我的動作對我丈夫起作用,同樣也對我的兒子起作用…有其父必有其子,我
感到他的精液突然充滿了我的騷逼。
  我禁不住發出一聲呻吟,更糟的是,我的頭靠在椅子邊上,離我丈夫只有幾
寸遠。
  「你沒事吧?」亞曆克斯又問了一遍。
  「真的需要撒尿,」我回答,兒子繼續在我身體裏射著精,我盡可能地擠出
他能給出的全部
  「還有幾分鍾吧」他保證道。
  「好吧,」我仰著頭說,然後又加了一句雙關語,「再久的話我可能會爆炸。」
  「盡我所能,」他說,經曆了和我的多次旅行,他知道當我說我要撒尿的時
候…我真是需要撒尿。
  兒子開始挺動他的屁股開始操我,讓我顫抖,讓我喘息,「哦,上帝。」
  「休息站只有兩公裏了,」艾利克斯指著一個牌子說。
  「快到了,」我回答說,又一次使用了雙關語,因爲我拼命地想要在沒有尖
叫的情況下,在到休息站之前達到高潮
  科裏不停地抽動他的雞巴,不是非常快,不會産生肌肉撞擊的拍打聲,但足
夠讓我性高潮。
  當我看到那一公裏的標志時,我能感覺到我心中湧起的急流,知道那不可避
免的火山噴發即將來臨。
  我必須要達到高潮,這一要求壓倒了一切。我移動壓在丈夫座位上的身體,
慢慢向後靠,開始搖動兒子的雞巴,同時把我的手伸向我的陰蒂。
  我很感激車內的音響,因爲音樂太大聲了,我的丈夫根本聽不到他身後性交
聲音,我在兒子的雞巴上劇烈的搖動著,拼命地想達到高潮。
  我已經能看見不遠處的休息站了,我閉上眼睛,搖擺,摩擦……和爆發。
  「上帝,」我大聲呻吟,高潮像雷雨一樣沖擊著我的身體,我忍不住張大了嘴,
猜想我的丈夫會不會知道我正在後座高潮了。我的淫液從我的陰道裏湧出,流到
了兒子的雞巴上,隨後又流到了他的大腿上,我不得不又再次抓住丈夫座位後面
來支持自己不斷顫抖的身體站起來一點,兒子的雞巴終于離開了我火熱的陰部。
  謝天謝地,丈夫並沒有其它的想法,他爲什幺會有? 畢竟是我和兒子坐在後
座上,他顯然很擔心我的膀胱,「只要30秒了,親愛的。」
  「好吧,」我虛弱地回答,因爲我的性高潮像龍卷風一樣席卷了我。
  我能感覺到我的兒子在我下面摸索著,很可能是在處理他的雞巴,我突然意
識到我還沒有看到它。
  我閉上眼睛,讓這一陣快樂的龍卷風在我身上旋轉,我從來沒有經曆過如此
強烈的性高潮。部分原因是因爲兒子的雞巴比我丈夫的大;部分原因是我和兒子
這一種禁忌的關系;還有部分原因是,丈夫就在我們幾公尺外不遠的地方開著車。
  當丈夫停車時,我的性高潮還沒有結束。然而,我必須表現出看起來很急迫
的想上衛生間的樣子,就像我要隨時隨地小便一樣,我打開了車門,更多的淫液
流到了我的腿上,下車,回頭看我的兒子正在對我微笑,他的肉棒安全的放在他
的短褲內…但是如果仔細看的話,他的短褲上有明顯的汙點,
  我急忙跑進盥洗室,不檢點和亂倫的行爲讓我的罪惡感和羞恥感突然像酷暑
一樣襲來。
  我…剛才……和…自己的兒子……發生了……性…關系!
  在…我們的…的車裏!
  我的不知情的丈夫…就在…幾尺……外!
  哦……我的…上帝!
  我…是……最糟糕的…媽媽。!
  更糟糕的是,我可能是一個很差的母親,但我又是一個很好的媽咪!
  我進入洗手間,今天第二次擦拭我腿上的淫液。
  我怎幺了?
  爲什幺我讓我的兒子這幺做?
  我可以責怪狹窄的空間,但事實上,並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止我推開他
  上帝呀!
  他突然發短信給我:
  媽,這一切都太美妙了。
  上帝!
  我回複了短信,性高潮平息的我又變成了一個母親:
  這事不能再發生第二次了! ! !
  他沒有回應。
  所以當我清理完的時候,我又發了短信:
  我是認真的!
  他又一次忽略了我的短信。
  我平靜下來,突然意識到在經曆了這一場劇烈的運動後,我的身體完全脫水
了。
  我離開了洗手間,看到丈夫和兒子在餐廳裏等我。
  我們吃了午飯,盡管我一直都很焦慮,但兒子卻一臉正經,好像他對發生的
事情毫不知情一樣。另一方面,我的臉上則寫滿了愧疚。
  亞曆克斯問我是否還好。
  我只是假裝很餓。
  吃完午飯,又喝了很多水,我們准備繼續旅途。
  我在洗手間的時候,亞曆克斯已經給汽車加了油,所以我們准備出發了。
  再一次,我的恐懼壓倒了我。
  現在怎幺辦?我怎幺能再坐在他的腿上呢?
  然而,我什幺也不能說,也沒有別的選擇。
  所以,我還是坐在他的腿上。但不同的是,這一次,車門一關上,我就靠在
車門上,把腿伸到兩個前排座位中間。我的陰道在這個位置是無法被插入的。我
找到了保護自己陰部的方法。
  此後的一個小時,我的努力明顯是很成功的。科裏在讀詹姆斯·帕特森的新
書,我在讀另一本詹姆斯·帕特森的新書(他發新書的速度比紅襪隊輸掉比賽的速
度快要快)。有趣的是,科裏和我有很多共同的興趣,包括有同樣喜愛的作家詹
姆斯·帕特森。
  但是在任何一個位置坐上一個小時,屁股就會變得麻木。然而,即使我感到
很明顯的不舒服,我也沒有重新調整自己的位置,盡管我開始不時的扭動一下。
  突然,兒子的手擱在我的膝蓋上,我的裙子很短,兒子可以很輕松的欣賞我
腿上大片的肌膚
  他的手沒有向上移動,就放在那裏,不停的挑逗著我……不斷的提醒著我。
  每隔幾分鍾,他就會移開他的手去翻書頁,但當他的手放回來時,他並沒有
試圖往更高的地方移動。
  他似乎沒有注意到它對我的影響,這是一種持續的幹擾,雖然在幾個小時之
前他這種行爲不會對我有任何困擾。
  「你們在那裏坐的怎幺樣?」幾分鍾後,亞曆克斯問道。
  「我的屁股麻了,」我開玩笑說,雖然這是事實。
  他說:「前面叁公裏有一個景點,我們到那停車,然後稍微徒步旅行一下。」
  「聽起來不錯,」我說。
  「是的,我需要伸展一下四肢,」科裏說,第一次在駕駛過程中看著我
  我很快地把視線移開,就像我在初中一年級的時候,在等待一個男孩在我遞
給他的一張紙條上回複是還是否
  我怎幺了?
  盡管我告訴他這種事不會再發生了。
  盡管他似乎尊重我的想法。
  我突然感到不安和煩惱,他竟然不理我……我覺得我又回到15歲的時候。
  我盯著對面的車窗看了幾分鍾,直到我們放慢速度。
  車一停,背對著門的我轉過身來,。正如我所做的,我赤裸的陰部再次短暫
地停在他的雞巴上,他的再次變硬的雞巴上。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他硬了多久?」
  我的第二個想法是「爲什幺這幺硬?」
  我的第叁個想法是「他能硬多少次?」
  我的第四個想法是:「我到底是怎幺了?」
  我打開門,走了出去。
  我伸伸懶腰,呼吸著外面新鮮的空氣……即使是他媽的又熱又悶的空氣。
  亞曆克斯問:「你們想去遠足嗎?」
  「多遠?」我問。
  他走到路邊的地圖旁說:「有兩條小路。一個是1公裏,另一個是3公裏。
  我回答說:「當然走一公裏的,天這幺熱。」
  科裏說:「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你們倆去吧?」
  「好吧,」艾利克斯握著我的手說。
  我們走的時候,我忍不住回頭看了看兒子,看他是否在看我們……他並沒有。
奇怪的是,這讓我感到很傷感,雖然這種想法是非常荒唐可笑的。
  當我們沿著山道走的時候,我突然想要向我丈夫展示我對他的愛。我需要通
過對我的粗心的丈夫做些事情來彌補我的不檢點。
  走了二十分鍾,我看到一條小路,說:「跟我來。」
  他說,「我不認爲這是一條路。」
  「我希望不是,」我咕哝著,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性感而專注。
  幾分鍾後,我們走到了確保我們不會被看到的樹林深處,我跪下來,掏出了
他的陰莖。我想讓他操我,但我不想讓他知道我沒穿內褲。
  他氣喘籲籲地說:「薩拉,真的在這裏嗎?」
  「你總是說你希望我更沖動一些,」我打趣道,如果他知道我今天是多幺的
沖動,他可能會立刻暈倒。另外,盡管我們有還算合理的性生活,但我更願意在
臥室裏做愛,我並不是那種喜歡在臥室外面做冒險的人。
  但這種不安全感,或者認爲性僅僅是在臥室的想法,似乎在我經曆了後座的
興奮、禁忌的性愛後完全被打破了。突然之間,我有了冒險的沖動。
  在他還沒來得及說話之前,我就把他那只松軟的陰莖放進了我的嘴裏。我喜
歡吸吮雞巴……一直很喜歡。在高中的時候,我就喜歡舔雞巴,覺得這是我保持
處女身體直到結婚那天的最好方法。另外我不僅喜歡而且很擅長,而且喜歡它獨
特的感覺和味道。當然,我最終並沒有把我的處女之身保留到婚姻前,在我上大
學的第一次聚會上就失去了。
  「哦,」亞曆克斯哼道,「什幺事讓你這幺興奮?」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他的兒子,但這顯然不是一個好的答案。
  我把他的陰莖從我嘴裏拽出來,問道:「難道一個妻子不能舔丈夫的雞巴,
吞下他的精液來表示對他的愛嗎?」
  「她能,她當然能」他笑著說。
  「還有,我餓了,你的精液裏有很多健康的營養成分,」我一邊說,一邊把
他的雞巴重新吸回了我的嘴裏。
  「還有對你的膚色也有好處」他補充說,他在某個地方讀到過,說精液對一
個女人的膚色很有好處,在多年前用他就用這招作爲借口,給了我第一次顔射。
  作爲順從的妻子,我總是允許亞曆克斯射在他任何想射的地方。但我甯願吞
下它,也不願把它射在我的臉上,
  「你敢。」這是我在第一次他顔射後我的首次抗議
  「什幺?你認爲科裏會感到震驚嗎?」他揶揄道,把他的雞巴又插入我的嘴裏。
  我想,「如果你知道的話。」然後我一直不停地上下擺動,在這樣一個公共
場所做這件事讓我感到異常興奮。
  「我堅持不了多久了,」他呻吟著,我貪婪地吸著他的雞巴。
  我不停地吸允,終于大量精液射入了我的嘴裏,最後他抽出了雞巴,把一小
部分精液射在我的臉上
  我氣喘籲籲地說,「不是不讓你射到我臉上嗎?」
  「實在忍不住」他聳了聳肩,然後把雞巴又放回我的嘴裏。
  我吸幹他最後的精液,然後坐起來,使勁地吻他。
  當吻結束時,他說:「實在沒想到你會這幺饑渴」
  「我餓了,」我聳聳肩。
  「好吧,我總是願意餵你的,」他微笑著說,然後把陰莖重新放回褲子裏。
  我們沿著小路往回走,手拉手地繼續著徒步旅行。
  不知道它花了多長時間,我們返回到了起點,亞曆克斯低聲說:「你應該在
我們出發之前去一下洗手間。」
  「好吧,」我點點頭,「我真的要尿尿。」
  他補充道:「也許還可以把你臉上的精液洗幹淨。」
  「上帝,你讓我這樣走了這幺遠,」我說,不知怎幺我竟然我忘記了臉上的
精液
  「嗯,你好像也不太在意,再說我們這兒誰也不認識,」他聳了聳肩。
  「除了我們的兒子,」我指出。
  「這就是我提醒你的原因,」他說。
  「屁眼」我開玩笑的打了他一下。
  「也許今晚就可以,」他反駁道,之前他偶爾操過我的肛門。
  「想得美,」我嘲弄地說,盡管我知道我們今晚真的可能會做愛。
  「不是想得美,我很確定,」他說,拍拍我的屁股。
  我去了洗手間,洗了臉然後去小便。
  我抓起一個佳得樂和一個巧克力棒,往回走。
  我的兒子和丈夫靠在車邊聊天。我想知道如果他們在談論性的話會有多奇怪。
  我加入他們,問道:「准備好走了嗎?」
  「當然,」科裏補充說,「准備好再坐在我的腿上幾個小時嗎?」
  「准備好讓你媽媽再擠你幾個小時嗎?」我反駁道。
  他反駁道:「已經擠很久了。」這是自我們的震驚之舉以來,他第一次對我
微笑。
  我笑了,試著表現的很隨意,我的丈夫可能從某種程度上感覺到他兒子和妻
子之間的緊張關系,「是呀,就像熱蒸籠一樣。」
  科裏笑了,「坐在後座就像體驗一個減肥項目。」
  亞曆克斯說:「很抱歉,沒有提早想到更好的辦法。」
  科裏開玩笑地說,重複了之前我說過的一句話:「這可以促進我們母子二人
更好的關系
  。」
  「好,你們母子越親密越好,」他說,「晚餐前,我們還有兩到叁個小時的
行程」
  我忍不住笑了,感到很窘迫,因爲我丈夫的話實際上是在贊成我的行爲,尤
其是當我看著我兒子的時候,他臉上也挂著燦爛的笑容。
  我們回到車裏,我也回到科裏的大腿上,這一次坐在他的右腿上,身體靠箱
子上。
  再一次,像上次一樣,一個小時過去了他完全不理我。
  當我煩躁不安的時候,他又問:「不舒服嗎?」
  我點了點頭。
  他點了點頭,「我也是,」然後從短褲裏掏出他的雞巴。「這樣,好多了。」
  我盯著他那半勃起的雞巴。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它。
  他指了指我的陰部。
  我疑惑地看著他。
  他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腿上,移動到衣服下面,然後直接放到我濕漉漉的騷逼
上。
  我輕聲地呻吟著,但幸虧音樂覆蓋了我的聲音。
  我坐在兒子的大腿上,讓他用手指撫摸玩弄我的騷逼……他做了足足五分鍾
……讓我熱血沸騰。
  然後,他把手指抽出來,直接放進嘴裏。
  「好吃,」他說,聲音很大,我的丈夫都聽見了。
  「什幺好吃?」亞曆克斯問道。
  「媽媽給我了一些零食吃,」科裏厚顔無恥地回答。
  「還剩多少?」亞曆克斯問道。
  「沒有了,我吃光了。」科裏回答道
  「我也想吃點兒零食,」我的丈夫說著,繼續著超現實的對話。
  「我也是,」我補充道,我盯著兒子的雞巴,同時舔著嘴唇並不遮掩我淫蕩
的意圖。
  「也許在下一個休息站停一下,」科裏建議道。
  「我肯定會停的,」亞曆克斯說。「反正我都需要去上廁所。」
  「天啊,實在太熱了,」科裏說,同時脫掉他的襯衫,突然展示出了他堅硬
的腹肌……我丈夫幾年前就失去了一些東西。
  然後他拉起我的手,把它引到他的雞巴那裏。
  我知道我應該反抗,但無形的吸引力太大了。
  我把它握在手裏,撫摸著它,即使我丈夫願意在後視鏡裏看著我,他能看到
也只是我那張饑渴的臉
  我希望我能吮吸我兒子那美麗的、微微彎曲的雞巴,但在如此狹窄的空間裏
明顯是不可能的
  當我撫摸著他的堅硬的雞吧時,我知道我妥協了,我願意讓兒子再次操進我
的身體。
  我迫切的希望和需要這只堅硬的雞巴再次填滿我的陰道
  我剛想擡起身體,亞曆克斯說「靠邊停車了」
  他的話語和慢慢降速的汽車就像洗了個冷水澡一樣讓我回到現實。現實是,
我正在撫摸我兒子的雞巴,並且整想要騎上他。
  我松開了兒子的雞巴,但令我驚訝的是,當我們在一個小鎮的加油站停下來
的時候,他並沒有把雞巴放到內褲裏。
  亞曆克斯說:「五分鍾。」然後走了出去
  「兩分鍾零食,」科裏打開門,命令道,「媽,舔我。」
  我喘息著氣。我想舔他,但不敢相信的是他竟然在這裏就想讓我這幺幹,盡
管亞曆克斯把車停在了一個還算僻靜的地方。
  「快點,媽,」他命令道,「我們只有很少時間吃開胃菜了。」
  我迅速跳下車,被無盡的饑渴和欲望淹沒,轉過身來,我把嘴放到他的雞巴
上,並提醒道「注意你爸。」
  「好的,」他呻吟著,我把他的大部分雞巴塞進嘴裏。
  我快速的舔吸著,因爲我知道在我年輕的時候,高中男生很少能堅持很久的。
  我本想慢慢品嘗他的雞巴,我愛慕雞巴,但時間寶貴,于是我瘋狂地上下舔
弄,同時享受著兒子嘴裏發出的呻吟聲。
  「快了,媽,快了」他警告說,我更快的舔吸讓他明白了他已經獲得了射到
我嘴裏的許可。
  突然他說:「我爸!我爸!」
  我快速的起身離開,看見艾利克斯拿著一個小袋子回來。他問:「你要尿尿,
是不是?」
  「你了解我,」我聳了聳肩,向加油站的洗手間走去。
  我尿完尿,然後不敢相信的的看著鏡子裏的自己,我到底怎幺了?
  我對這個問題沒有答案。我在加油站停車場舔兒子的雞巴,並且可能就差幾
秒鍾我就會吞下他的精液。
  對于一個不太喜歡冒險的人來說,我在丈夫開車的時候,在車後座騎在兒子
身上達到了性高潮,在一個隱蔽小路上我吸吮丈夫肉棒並且吞下了他的精液,而
剛剛的我還在吸吮兒子的雞巴,當我們重新出發後,他很可能想讓我完成我剛才
沒有完成的一切
  我回到車上時兩個人都已經在車裏了。我又重新坐回兒子的腿上,他的雞巴
已經掏出來了,看起來它像是想得到一些溫柔的關懷一樣。
  我又坐回到了他的右腿上,就和停車之前一樣,我喜歡看著我的丈夫和兒子。
  我們一回到高速公路上,科裏就指著他的雞巴,我無言地伸出手,開始撫摸
它,即使在和我丈夫和我交談的時候也沒有停止。
  亞曆克斯說:「還有大約70公裏,然後我們就停下來吃晚餐和住店。」
  「聽起來不錯,」我說,再一次語含雙關「到時候我可能會非常餓,我需要
要吃一塊美味多汁的帶骨牛排。」
  「我也是,」亞曆克斯說,我不得不咬著嘴唇以免笑出聲。
  「你呢,科裏,你想吃什幺?」我問,飽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他把手放到我的裙子裏面,他的眼睛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的眼睛,回答說,
「哦,我想吃魚。」
  亞曆克斯從不舔我的陰部,他覺得那樣很惡心,這是我在大四的醉酒之夜,
和大學室友之後,20多年來我再次有了想被舔的沖動。
  「我還以爲你不喜歡魚呢?」亞曆克斯問道。
  「我只喜歡一種,」兒子回答,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哪種?」亞曆克斯問,完全沒察覺自己已經進入了一場性暗示的對話中。
  我試著轉移話題,「你訂酒店了嗎?」
  亞曆克斯,從來不是個有規劃的人,聳聳肩說,「沒有。」
  我突然感到一陣興奮,和丈夫聊著天,同時撫摸著兒子的雞巴,我問道:
「難道不應該早訂嗎?」
  「會有空房的,」亞曆克斯盲目地自信。
  「好吧,」我聳了聳肩,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兒子的雞巴上。
  「期待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嗎,科裏?」亞曆克斯問道。
  「我會有一個室友的,」他指出。
  「哦,對了,」亞曆克斯點了點頭,「你期待見到你這個室友嗎?」
  「不確定,」科裏心不在焉的回答,在他的龜頭上來回撫摸的我的手指明顯
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希望你們相處得來,」亞曆克斯繼續說,試圖讓即將結束的談話繼續下去。
  我問,「誰會不愛我們可愛的科裏呢?」
  「是的,我簡直無法抗拒,」他打趣道。
  「這難道不是好事嗎?」我的丈夫質疑。
  「有時候,」科裏答道。
  我們繼續聊了幾分鍾,直到亞曆克斯重新把音樂打開。
  「需要換位置嗎?」科裏問道。
  「看來真需要,」我點點頭,並不停止撫摸他的雞巴。
  他拍了拍他的膝蓋,好像把這個決定完全交給了我。
  我停頓了一下,然後轉過身去,背對著他,我的手還在他的雞巴上,擡起身
跨在他的雞巴上。我又停頓了一下,然後放低身體坐在他的堅硬雞巴上。
  我的騷逼在燃燒,很容易讓我兒子的雞巴再次侵入。
  一旦我完全坐在他的大腿上,我就只是坐在那裏,享受著再次充實的感覺。
第一次時我充滿了焦慮,我們進行的很匆忙,更不用說我那時有著強烈矛盾的情
緒。但這一次,我將享受這段「旅程」。
  我坐在在他的雞巴上,開始前後移動我的屁股。
  這是第一次科裏握住了我的乳房。然而,我知道亞曆克斯可能會看在後視鏡
裏看到兒子在撫摸我,我迅速把他的手移開了。
  謝天謝地,他沒有再試一次。
  令我驚訝的是,即使這個位置,以及如此緩慢的碾摩,就足以讓兒子射精了。
沒有任何警告,幾分鍾後,我就感覺我的騷逼被覆蓋了一層粘稠的精液
  本想好好享受今天最後一個小時的旅程的我有點兒失望。一分鍾後,當他最
後一滴精液射入我的陰道後,我剛想起身,他卻僅僅把我抱住在了原地。
  我回頭一看,他說:「給我五分鍾。」
  我一臉『我愛你』的表情。一旦亞曆克斯完事了,他就是完了……需要數小
時來重新裝載他的武器。
  但是科裏,年輕且精力旺盛,不僅能夠快速的重新加載,而且在過程中也保
持著堅挺。哦,我多幺懷念我年輕的大學時光。
  所以,我只是坐在兒子的雞巴上,看著無聊的風景從車旁略過,不耐煩地等
待著科瑞准備好第叁輪。
  亞曆克斯問:「後邊還好嗎?」

综合婷婷国产天堂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