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丰满圆润饱满胸变身修真记-第20章 王勇还钱

精彩内容:

變身修真記-第20章 王勇還錢


     假裝出很害怕的樣子,雙手捂著臉,向著這個日本人哀求著說︰「不要劃花我的臉,求求你了。」


     見我向他求饒,以爲我好欺負,就乾脆把水果刀貼在了我的臉上,對我吼了起來︰「臭婊子,把衣服脫了,讓我爽的開心,就放了妳,不然,嘿嘿。」


     我在心裏好笑,還不知道是誰放了誰呢,繼續伴豬吃老虎,你讓我脫衣服我就脫,身邊的小女孩以爲我害怕才脫衣服的,對我大聲說︰「姊姊,不要,不要脫,他不敢拿我們怎幺樣的。」


     見她阻止我脫衣服,那個日本人狠狠的抽了她一個嘴巴,嘴裏狠狠的說︰「給我閉嘴,妳要再敢說一句話,老子就先幹妳。」


     沒讓我想到的是,這個女孩子卻很硬氣,看了看我,對日本人說︰「不要,混蛋,要幹就先幹我吧,放了姊姊。」說完就跟著脫起了自己的衣服。


     我在心裏暗暗的讚歎這個女孩子的人品,這樣的話就更不能讓她吃虧了,趕緊把衣服脫了下來,又怯怯的問他︰「要把褲子也脫了嗎?」


     「嗯,脫了,全部脫了,連內衣也脫了。」日本人開心的說,說完還看了我身邊的女孩子一眼,對她說︰「別急,待會再幹妳,哈哈哈哈。」


     他的笑聲很讓我討厭,脫了自己的褲子,又脫了內衣褲,全裸的站在了他的面前,帶著哭腔對他說︰「不要傷害我,你要我幹什幺我就幹什幺的。」到這裏那個女孩子已經完全對我的表現失望了,只是愣愣的看著我。


     「跪過來,幫我把褲子脫了。」他繼續對我吼著。


     我趕緊跪了過去,幫他解開了皮帶,脫下了他的褲子和內褲,結果一根很小的,軟啪啪的立在了我的面前,他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對我說︰「把他含進去,要是讓我感覺妳的牙齒碰到了它,我就把妳的脖子割斷。」


     我揚起淚汪汪的雙眼望著他點了點頭,把他的含進了嘴裏,在我的口技之下,他的小弟弟大了一點,整個人被我嘴巴刺激的發出了︰「哦,歐。啊……」的聲音。


     被我吸了一會,又讓我跪著趴在了地上,自己則跪在了我身後屁股的位置,從後面用力的把插進了我的陰戶,又細又小的搞的我是一點爽快的感覺也沒有,暗中運起了忘憂功。


     我跟老姊都下過決心不對人使用忘憂功之類的招數,可是日本人卻不在此範圍內,好不容易才讓自己達到一次高潮,而他也在我忘憂功的刺激之下射了精。


     這個時候被我救的女孩子已經把背掉了過去,不忍心看我被姦淫的場面,日本人射過精後心情也明顯好了一點,于是我哀求他說︰「你還要嗎?要的話我可以再給你,但請你放了那個小姑娘好嗎?她還小。」


     他已經完全被我的奼女功控制住了,考慮都沒有考慮就同意了我的要求,放了我和那個女孩,女孩子過來幫我穿好了衣服,扶著我下了山,在下山的時候我有意遺留了一張名片在了現場,一邊走一邊下山,那個女孩子說︰「快點下山,我們去報警。」


     『報警』我可沒想過,作出一副很爲難的表情對她說︰「不要了吧,幹就幹了,我以後還要做人的,妳一報警,人人都知道我被強姦了,我以後還怎幺做人啊。」


     「什幺,不報警嗎,那還不便宜他了,我不甘心。」見我不肯報警,她馬上對我說。


     「小姐,被強姦的人好像是我吧,我都沒有不甘心,妳不甘心什幺啊,就當姊姊求妳了,一定不能把這件事說出去。」我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和她糾纏了。


     我都這幺說了她也不好意思再說什幺,畢竟我還用自己的身體救過她,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又從皮包裏拿出了叁千塊錢,硬是塞進了我的包裏,我推辭了一下根本就沒有用,就隨她了。


     「那妳以後如果有什幺事情,一定要打電話告訴我,謝謝妳救了我。」她感激的對我說。


     我笑了笑,對她說︰「我會的。」然後我們就分手了,回到了家以後,對于自己第一次使用忘憂功那幺淫邪的招數,心裏不由的有點芮芮不安,打電話給蘇姊姊告訴了她我下午的遭遇,她很高興我能夠這幺做,蘇姊姊還有趙家姊妹們都是親眼目睹過清華日軍的罪行的。


     最後我終于找到了一句安慰自己的話,佛家說︰「之所以要把殺人犯處死,並不是殺人犯該死,而是爲了沒有更多的人被殺。」我想我也一樣,之所以要對那個日本人用忘憂功,並不是他強姦了我,而是爲了沒有別的女孩子再被強姦。


     想通以後心情就好了很多,出門買了菜,給老爸老媽做了一頓很豐盛的晚餐,老媽見晚飯這幺豐盛,很奇怪的問我︰「今天什幺事啊,這幺高興,做這幺多的菜。」


     我笑了笑沒有說什幺,老媽突然說了一句話讓我大吃一驚︰「死丫頭,是不是談戀愛了啊。」


     什幺談戀愛啊,我真的是無語了,才變成女人沒有多久,老媽就開始擔心起我的婚姻問題了,對她搖了搖頭說︰「沒有啊,不要亂說。」


     「沒有,真的嗎。」老媽不相信。


     「真的是沒有了啊。」我提高了聲音,對老媽的不信任表現出了不滿。


     「沒有就沒有啊,那幺大聲幹什幺,不過說真的,妳真該談一個男朋友了,歲數也不小了。」就又開始了對我的教育。


     長這幺大最怕的就是她的音波功,趕緊用手摀住了雙耳,嘴裏嚷著︰「不要再說了啊,我不談,我還小呢。」


     老媽不知道我爲什幺這幺反感談戀愛,只好歎了口氣對我說︰「不說就不說了,快吃飯吧,說真的,咱們女兒的飯現在做的是越來越好了啊,以後肯定能找個好婆家。」


     不去理她,吃完飯洗了碗後一個人在房間上網,自從變成女人後已經好久沒有上網了,一打開QQ,好多人都向我發來了詢問的信息,問最近爲什幺很難再見到我了,我騙他們說我離開了家鄉,到了另外一個城市,並且要很久才能回的來。


     突然一個大鬍子的頭標在電腦右下角閃了起來,我點開一看,是我的好朋友王勇,他是我初中玩到現在的死黨,長得一米九幾,滿身的黑毛,打架鬥毆從上學的時候就是一把好手,每次我給人欺負都是他幫我找回來的,現在在一家黑社會公司做了個小頭目。


     跟他解釋了一下我爲什幺好久都沒有出現的原因,他問我說︰「上次欠你的一萬塊,我要怎幺給你。」


     他提我才想了起來,他在我變成女人前不久,跟我借了一萬元錢,考慮了一下說︰「算了吧,我現在也不在南京,還不知道什幺時候能回去呢。」


     「這怎幺可以,別人的錢我不敢說,老弟兄你的我是一定要還的。」他在QQ裏打字說。


     「你一定要還的話,就送到我家裏來好了,我家裏人你都認識的。」我又給他打字。


     「哦,好的,一會給你家人送去。」他說完就下了線,我也不去理他,他欠我的錢多了,沒一次真的還過,繼續上著我的網,『叮咚』一聲門鈴響了起來,「這幺晚了,誰啊?」,我在嘴裏嘀咕了一聲,跑到客廳先從貓眼裏一看是王勇,來還錢的,這次是真的啊,也太快了點啊。


     開了門,假裝不認識他問︰「你找誰?」


     「我是王強的好朋友,我上次借了他的錢,我是來還他的。」這家夥一看見我,兩只眼睛就不老實,在我的胸部亂轉,我知道他從十四歲開始玩女人,號稱從十四歲到四十歲的都玩過,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色鬼。


     掉過頭對著老爸的臥室大聲喊到︰「舅舅——有人來找表哥。」聽到我喊他舅舅,老爸立刻從臥室跑了出來,一見是王勇,立刻把他讓進了客廳,我到廚房給他們泡了茶,他們說了一會關于我的事情,王勇就把錢拿了出來還給了我老爸,老爸收起了錢,王勇坐了一會就走了。

丰满圆润饱满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