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失业师奶

精彩内容:

陸小芬快步走在桂林街上,愈是接近自己的家居,愈是覺得緊張。小芬才十六歲,但已出落成一個十足的大姑娘。很不幸,她和一家人屈居在一幢唐樓叁樓的後座,被迫與那些出賣皮肉的女人一起出入,已經不止一次被人拍膊頭問價錢了。因爲環境不好,放學後小芬只能到同學家裏溫習,吃飯時候回家,就最怕碰上那些色迷迷的阿叔阿伯。

  好不容易趕到樓下梯口,小芬一口氣跑上叁樓,「砰砰砰」地拍打大門。
  樓下傳來腳步聲,這半分鍾有如半年長,以當門開啓之後,她便一頭撞進裏面,反手關上大門。

  「小芬,甚幺事這樣慌張?」她媽咪問她。

  「沒有事,沒有事,我只怕被人拍膊頭……」

  陸師奶何嘗不知道他們的處境?以她卅六歲一個婦人,也已經在樓下附近被人問過好多次了。丈夫和自己都是做一份散工,收入低而不定,六口之家擠在後座兩個房間裏,就只能盼望早日可以「上樓」,住進公共屋村裏去。

  事情就是這幺巧,第二天,陸黃守貞和她丈夫竟不約而同被僱主辭退了。夫婦二人忙著四出工。中午時分,陸太拖著疲乏的兩條腿走回家來。

  陸師奶右腳已踏上第一級樓梯,背後卻伸過來一雙手搭住了她的肩頭︰「阿姑,幾多錢?」

  黃守貞全身爲之一震,不禁羞憤加。這些衰人,此時此地還來侮辱她!
  「你幹甚幺?縮開你只手!」她回過頭來,怒目圓睜。

  「哦,哦……」拍她的人是位阿伯,倒被她的反應嚇了一跳︰「我以爲你是……是做生意的,才會問你……對不起,對不起!」

  這個阿伯道歉之余,仍不住地打量著陸師奶,很爲她的身材所吸引。黃守貞不是那種養尊處優的肥師奶,身上部位應大的大、應小的小,玲珑浮凸不輸年輕女子。

  「唉,可惜你不是做那個的……」他一面調頭要走,一面自言自語︰「這幺好身材,你要我一千元我也照給你……」

  女人本來還想給他一頓臭罵,但聽到「一千」這個數字,反應又不一樣了。
  「阿叔……」她怯生生地叫住他,看清楚周圍沒有人,便紅著臉說︰「你是說,一千元?」

  「對呀!你不是做……」他覺得「做雞」這兩個字很傷人的自尊心,當即改口︰「你不是接客的,是不是?」

  「我不是……」她低了頭。

  「你不是,那就更好了,我給你千五元。」他聽說對方是良家婦女,愈加雀躍了︰「千五元!」

  「阿叔……」她不由得心動,一千五百元,就是幾乎半個月的收入,雖然自己未做過雞,但打工仔手停口停,黃守貞今天似乎別無選擇。

  「我們上去吧,你家就在樓上,是不是?」

  「阿叔……不可以,我是住在樓上,不過……」

  「明白,明白。」阿伯雖猴急,卻也十分醒目,當下伸出手來挽住陸師奶的腰肢,扮作一對老夫少妻︰「我們去旺角開房。」

  黃守貞面上大紅,對于他伸過來的那手其實很抗拒,不過她又生怕對方改變主意,所以低了頭跟著他走。幸好這時候街上不算熱鬧,跳上的士之後,她很慶幸沒有碰到熟人。

  旺角是公認的淫樂大本營,的士很快便在一間「玲玲」別墅樓下停定。陸師奶依然低著頭,緊隨老頭子步上樓梯,辦妥循例的手續,現在她要退縮也不可能了。

  269號房間裏,阿伯關上房門,便掏出兩張五百元大鈔交給住家師奶。
  「不是說千五元嗎?」

  「是千五元,不過如果你胡亂敷衍我一番,那便不值了。這一千元先給你,等一下做得滿意了,再把尾數給你。」他倒是除笨有精,鬼老特別靈。

  她一面把錢放好,一面問︰「怎樣才算是做得滿意呢?阿叔,我真的沒有做過……」

  「沒有就更加好,總之我叫你如何如何,你就這般這般,服等得我周到,下回一樣有一千五百。」阿伯說完逕自解除身上衣物,一面示意她脫衫。

  「嗯……」她不但沒有照做,反而將兩手捂在胸前,退了兩步。

  「咦?你不脫衣服,我們怎樣做?」

  「嗯……我怕,我……我真的沒有試過……」

  這阿伯大概是五十多歲的樣子,體格還很壯健,身上脫剩一條尕煙囪之後,一支老而彌堅的陰莖突地頂住褲裆,樣子好嚇人。這時見女人滿面忸怩,便走上前剝她的衣裳。

  「哎呀……不要……我,我不要呀……」她本能地想掙脫他的兩只手。
  「你收了錢,怎能不做?」他手上開始用力。

  「嗯……嗯呀……阿叔,你不要動手動腳……我,我自己來……」

  他果然鬆了手,等在那裏看她脫。

  黃守貞上身是一件白底淺藍花恤衫,鈕扣解開之後,裏面雪白的胸脯便由肉色胸圍包裹著,誘人地展露在阿伯眼前。

  「唔~~正呀……」他讚歎著,兩眼不禁睜得老大。

  「嗯……」女人覺得很羞,馬上將衣襟拉攏,試圖遮掩自己半裸的胸部。
  「嘿,嘿……」他搶上來,又一次拉扯她的衣服︰「還是我幫你脫吧。」
  「哎呀……不要……嗯……」她脹紅著臉叫。

  女人的胴體太誘惑了,這一次任誰也阻止不了阿伯的進襲。男人發力將她的恤衫掰開,反過去套牢她的雙肩,令她上身動彈不得。接著他動手把她的奶罩往上一掀,兩只豐美的乳房便應聲彈跳出來,白雪雪、滑溜溜,嬌俏地在男人眼前跳蕩!

  「嗯──」她羞得扭動上身,卻愈發令兩個肉團蕩得更厲害了,那種嬌羞狀真能要人的命。

  「譁!極品呀!」他興奮得兩手發抖,一招雙龍出海,握住她的雙峰大肆搓捏起來。

  「呵……嗯……」她又羞又急,搖著一頭秀髮,擺著一條柳腰,無奈兩臂被困,掙脫不了。

  一面搓,一面哄上去要親吻她,阿伯的那張嘴早已流出口水來了,涎液留在她的唇上、嘴邊,搞得女人渾身不自在。可是,天啊!一個婦人被男人這般親吻摸弄,又怎能沒有反應呢?黃守貞這時候一點點地開放心身,也一道道地撤去防線,在她深灰色的長褲裏,那條淺藍色棉質底褲某處已經濕了一片。因爲,淫水正從她陰戶滲出來,眼看便要滲透長褲……

  阿伯是個玩家,把女人舌頭引出來之後,彼此舔啜一番,他的嘴便開始往下轉移,自下巴而頸項,又移到她的乳溝上,再橫向移至她左乳,又舐又啜,最後含住了一顆堅實的乳尖,貪婪地吮吸起來。

  「呵……嗯呀……呵……哼……哼……呵……」她大受刺激,不免露出難捺的表情。自從她爲陸家生下叁個子女之後,丈夫已經不再以類似的方式與她遊戲了,兩公婆上床已成爲例行公事,簡直談不上激情。但老頭子現在這樣挑逗和玩弄她,彷彿又把婦人帶回十八、廿二的年代……

  有一股氣味從女人下面溢上來,麻甩佬對這種異味特別敏感,伯父此時也像條獵狗一般開始尋找氣味的來源,那自然是黃守貞淌著春水的陰戶……

  剛才她一退再退,現時是整個人被擠壓在牆壁上,阿伯蹲下去,用兩手剝她長褲。黃守貞雖然有了反應,但被一個陌生男人除褲還是頭一遭,可惜她動作慢了半秒,長褲拉不住,一下子被他脫掉了。

  女人的下圍很寬闊,也很豐腴,由于棉質底褲很薄,叁角地帶已經濕透了,淫水星星點點地向周圍擴散,仔細看時,還可以見到叁數條恥毛透過纖維穿了出來,煞是誘人。

  「嗯──」她掩面低叫,羞得無地自容,畢竟,她不是一只雞。

  「譁!正呀!真是值得,值千五元。」伯父喜形于色,張嘴親吻她的私處,還有那白嫩的大腿。

  「呵……哎呀……」那本來是一種享受,但愛撫自己的不是她丈夫,而是一個陌生男人,那真是一種很複雜的感受,令她發出「咿咿哦哦」的叫聲。

  他不單舐她、舔她,兩只手也不住地捏弄她滑膩如羊脂的肥美大腿,摸得她份外痠軟。很快,黃守貞完全崩潰了,開放身心任憑他賞玩。到了後來,他乾脆按住了她的下身,跪在她面前,隔著一層薄布吮吸從她陰道流出來的源源春水。
  與此同時,她身上的衣物也被他一件一件剝光了。

  「呵──呵……呃……呃……嗯……」她想用手推開男人的頭,但被舔啜的感覺實在太美妙,她的手始終使不出氣力來。事實上,黃守貞已被舐得魂不附體了,半透明的液體像無盡的甘泉,被他大口大口地吞進肚裏。

  換了對方是只職業殘雞,阿伯才不稀罕她的汁液,因爲住家師奶夠馴良,夠正經,她身上的一切才格外有價值!他舐著、啜著,忘情地扒掉了她的底褲,將舌頭卷作一片竹葉般尖細,淫亵地去挑逗她的陰蒂……

  「呵……呵~~」她又是一陣顫抖,春水如決堤的洪流,沿著腿流向下面。
  純情師奶一旦解放了心鎖,的確真情流露。人類的祖先,不就是以雜交形式生活嗎?和異性做愛,爲甚幺一定非配偶不可呢?

  講多也無謂,阿伯把一個良家婦女玩得失魂落魄,這時候好應該打真軍了,于是把正在「咿咿哦哦」、語無倫次的女人抱上床,剝掉她身上最後的一塊遮羞布,連自己的尕煙囪也懶得脫了,挖出一枝老筋凸現的鋼槍,輕易捅進婦人的桃
               源裏……

  「嗯~~嗯呀……呵……你衰呀你,姦了人家……你衰……哼……哼……」
  她美目半睜,攤在那裏任由男人抽送,並且主動地運用腰肌,一起一落地作出迎合。誰說女人天生是雞?不過,每個女人都有權選擇做雞罷了。

  住家女人的確有別于專業鳳姐,老頭子看著身下的女子被自己抽插得七情上面,而她的性器官又將自己的陰莖夾得密不透風的,一下緊一下松,快感源源不絕,便愈快起勁地運動起來,就連他也驚喜地發現,那年輕時才有的氣力,似乎
             又回到自己身上……

  「嘿,嘿……」爲了助長聲勢,也爲了激勵自己,他張口陪她喊叫起來。
  「呵~~呵……哼……哼……哎呀……嗯……」黃守貞不是喜歡叫床的那種女人,但現在她被一個玩家騎在身上反覆抽插,胸前又要抵受他猥亵的狎玩,全身上下飽受刺激,沒有辦法不發出聲音來。

  最初,女人只是爲金錢出賣肉體,但此刻,陸師奶在享受性愛的樂趣之余,竟然還有一點偷歡的欣喜,所以她愈叫愈浪,渾然忘了原來的身份了。阿伯見對方漸入佳境,開始玩起花樣來,抱住她一齊碌翻了個身,先來一招騎牛馬,即是換了個男下女上的格局,至少,這樣子他可以省卻一些氣力,以便稍後發起另一次攻勢。

  黃守貞在家裏很少和老公來這一套,所以騎起來滿臉嬌羞,不敢施展開來。
  看到胸前的兩只肉球一跳一蕩地在男人面前聳動,她更是羞得抱住了胸脯︰「嗯~~羞死人啦,你壞到死!要人騎在上面……嗯……人家都不習慣這個樣子……
  你衰到死呀!……」

  乳浪翻滾,是「扭轉乾坤」這一式中最養眼的視覺享受,老頭子怎肯輕易錯過?他伸出雙手,也不知哪裏來的氣力,強行掰開黃守貞的兩只手,讓自己繼續欣賞那對顫蕩的乳房,抛起了又下來,好不悅目……

  「嗯……呵……呃……呃……呵~~」漸漸地,她的哼叫變得如泣如訴,身體各部份所受到的刺激終于將女人帶到全新境界的高潮,她突然抓緊了男人的肩頭,全身一陣抽搐,體內陰精激射而出,就這樣雙眼反白,幾乎昏死過出……
  阿伯本來還有些耐力,這時候被婦人過激的反應帶動,也提早交貨,被迫收工。看見人家老婆側過身子,一副又羞又悔的模樣,他趕快取出錢來,放在她面前︰「師奶,這是五百元,我們貨銀兩訖,各不拖欠。多謝你,我走了。」
  從那天起,桂林街又增添了一名鳳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