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30岁的女人下面很松吗第六章 编神功骗熟妇 尝尽百味

精彩内容:

把我口水吃的差不多了,雙唇分離,拉出長長的一根絲線,對望一眼,李嬸蹲下了身子,只差幾毫米的距離,嘴就能碰上我的龜頭。

    微微擡頭,我們的眼睛望著彼此,李嬸伸出剛才剛剛奪得勝利滿載而歸的舌頭向新的敵人戰場發起了進攻。輕舔了下,是熟悉的味道,同我嘴裏的口水一樣美味但又略有不同。細細品味了一番後,享受般的把我的整個龜頭裹住。

    “嗯啊~這個感覺是昨天浴室裏的那個時候~好舒服啊~”哪怕到了這個地步我也不打算崩壞我的人設。

    “嗯姆~”李嬸悶哼了一聲,繼續進行輕輕的進行著笨拙的口活。

    “小桃桃,我記起來了,這個老爺爺傳的知識裏有,這不是給我治病,這是口交!有一篇武功講這個的,你這樣弄不對,我來教你,練好了你就會變得比現在更加年輕漂亮了!李嬸你要學嗎?要學的話,你就眨眨眼睛,用舌頭舔下我的小雞雞的最上面那裏。”我一臉吃驚像是發現了新大陸,順便編了個謊話準備好好教教李嬸怎麽合格的口交讓我更舒服。

    被我識破昨天的謊話,李嬸有點微微的不好意思,但聽到我後來的話,沒太多猶豫,沒有停止口交,看著我眨了眨眼睛,舌頭用力的舔了下馬眼。

    收到回應的我開始慢慢一點點發動異能讓肉棒開始放電變得滾燙,操控著李嬸身體的給她舒經活血,讓她産生我們在練武功的錯覺,嘴上指導著她口交技巧“這個武功叫做《伏鳳含龍訣》裏面把我的小雞雞這麽大叫做巨龍,上面那裏是龍頭,龍頭頂上是龍眼,下面是龍身,最底下龍腹裏面的蛋蛋叫龍蛋。”靠著前世看的小說,我活生生編出一部秘籍。這也很大部分打消了李嬸的疑心。

    “小桃桃口交時眼睛一定要看著我,這樣才能讓我們一起練這個武功,動作有舔,含,吸,吹,這簡單的四種,盡力不讓牙齒能碰到巨龍,巨龍的龍頭最需要注意每時每刻都要安撫著它,可以多多用舌頭舔弄,龍眼和龍頭龍身的交接的溝坎…龍身也不能忽略,你的手可以配合嘴巴舌頭,撫摸,按摩…龍腹裏的龍蛋非常脆弱,所以要非常小心溫柔…第一招就是,嘴巴含住龍頭,舌頭舔弄龍眼與溝坎,一只手撫摸龍身,另一只手輕揉龍腹小心的玩弄兩顆龍蛋…”一點一點傳授著李嬸技巧,我的巨龍電的李嬸的嘴巴又麻又爽,李嬸沒有說話一直努力服侍著我聽著我說的知識用心學習,無論是嘴裏的感覺還是身體裏像是血液的流動讓她毫不懷疑這些真的是練武功的效果。

    “接下來,可以輪著來,嘴巴下移,舔弄龍身,用手撫摸龍頭,別用指甲,在後面嘴巴含住龍腹,用舌頭玩弄龍蛋,將它們輕輕吐出含住反複如此,這樣一套循環形成一個大周天。”諸如此類的教學交了李嬸很多招式,讓早年保守的李嬸大開眼界。

    雖然很想試試毒龍但第一次以後的機會還很多就不著急了。

    最終李嬸舔濕了肉棒,弄濕了下體,但我今天不打算就這麽射給她,接下來我狠狠用異能刺激一下李嬸讓她抖了個激靈,給她蹲了半天有些累的大腿恢複了體力,告訴她這樣一套武功就完了。

    李嬸自然深信不已,認爲自己真的和我練了這麽一套武功,甚至還有些意猶未盡。

    “小桃桃,原來昨天我這個龍蛋裏面的有著一些龍精,所以才這麽脹和現在一樣,它們很厲害的,給你吃了用了都很好,但不能是現在,還用等到另一套更加厲害的武功練完才行!”

    “我比你大那麽多你怎麽還叫人家小桃桃啊~”李嬸對我撒起了嬌還自稱起了人家,像個十幾歲的小女孩。

    “別管大不大的問題,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我想叫你什麽就叫你什麽,你也要聽你男人我的話知道嗎!小桃桃,小老婆,小寶貝,好妹妹~”我如同霸道總裁一樣和李嬸宣告著我的態度權威。

    “哎呀~盡叫人家一些羞人的稱唿~”嘴上反駁著我,但表情顯得很是高興,連過去丈夫都沒這麽親密肉麻的稱唿過她,還用這種霸道的口氣讓她格外新鮮和喜歡。

    “我就要叫,還有以後就咱倆的時候你就叫我,宇哥哥,好老公,小心肝,親丈夫!知道沒有!”我想了幾個最肉麻的稱唿,方便以後更好的調教李嬸。

    “哎呀!~這都什麽啊~我是你嬸嬸,哪裏能叫你什麽,宇…哥哥…還有老公的亂七八糟,哼人家我有老公的~”對我給出的這幾個稱唿,李嬸很是抗拒,背德的感覺又讓她有些激動。

    我現在不強求她等下上了床讓她喊個痛快,讓她把嗓子都喊啞。

    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我開口給李嬸介紹我新想好的床上武功道“我們先練功吧,小桃桃你坐在床邊上,我來運功,你聽我指揮就好。”

    聽到我這麽說,李嬸乖乖坐到床邊,床上被子整整齊齊的鋪著上面…她看著我裝模作樣的舞弄著姿勢,事實上我是加強李嬸幾乎所有敏感點的敏感度,順便把大部分身體的痛覺準化爲快感。耳朵,嘴唇,舌頭,脖子,腋下,乳房,乳暈,乳頭,肚臍,大腿,腳心,腳趾,陰戶,陰道,陰蒂,陰唇,屁股,菊花,全部強化。

    李嬸突然就感覺到了身上很多地方都有些瘙癢很想去摸摸,但我立馬開口阻止道“別亂動,現在我的真氣正在你的身體上的各個部位,我會幫你把他們舒展開來啦。”

    說完李嬸忍住瘙癢不敢亂動了,我來到李嬸身邊,用雙手各一邊的,摸著李嬸耳旁,漩渦式的摸著靠近耳朵,然後撫摸耳朵耳墜,伸出舌頭舔著李嬸的嘴唇,舔到了不少口紅。

    “嗯啊~額~”本來就瘙癢的李嬸被我這樣挑逗更加難以忍受,按耐不住亂動,先伸出舌頭回應我但又因爲的話不敢亂動,強忍著。

    之後我的舌頭伸進去與老朋友交流了一會兒,又用同樣的把戲或手或嘴巴舌頭挑逗,脖子,揉捏按摩乳房,但沒碰乳暈和乳頭。

    李嬸的腋下沒有很多毛看來時常有刮掉,有些味道我貪婪的吸了一口,剛舔一下李嬸就癢的不行,叫道“髒啊,你怎麽還聞呢,別舔這太癢了…”我也沒有強求。

    在接下來,是肚臍,李嬸伸手捂住肚臍搖頭說“這裏也很髒,我回來後還沒洗澡。”

    我就愛你身上的這股味道,但嘴上還不能這麽直接的說,我拉開李嬸的說道“這個武功你千萬不能亂動了,你要在亂動的話萬一走火入魔了就完了,乖~”

    繼續自顧自的挑逗手口舌並用挑逗肚臍眼,直到裏面蓄上了點我都口水才罷休,李嬸也配合的有節奏的哼叫著。

    繼續往下,先略過最重要的神秘要地,直接向下,對著豐滿緊致的大腿很是一番揉捏舔食,把那黑絲襪打濕了好大一塊才繼續向下。

    李嬸腳上那雙我挑選的高跟鞋怎麽看怎麽順眼,所以我只脫掉了右腳上的一只鞋子,一股淡淡的酸味鑽入鼻子,但我完全不覺得討厭,雖然比不上對于巨乳肥臀的癡迷熱愛,但對玉足還是穿著絲襪的,我也是十分喜愛。

    根據之前的經驗李嬸明白了我想幹什麽,不顧我剛才的告誡,立馬不好意思的開口阻止道“今天在外面走了一那麽久,腳很臭…不要…很髒的…”

    聽見李嬸這麽說,我沒開口去反駁什麽,直接“咻~咻~咻~”的動起鼻子用力聞了起來,“嗯哈~”表現了一臉陶醉的表情。

    李嬸露出了複雜的表情,吃驚,羞恥,愧疚,感動…

    ‘我這腳丫子走了一天了味道那麽重…這曉宇怎麽這樣聞啊…好像…還很好聞似的…這樣假裝演給我看嘛?…這不會…曉宇不是那樣的孩子…這麽說他是真的不嫌棄我的臭腳…真的覺得…’李嬸也沒了解過世上存在著一群戀足癖的人所以對我的表現一時間無法接受。

    由下向上,我的目光穿過李嬸那兩座大山之間勉強看到她的眼睛,張嘴伸舌舔了一下,接著隔著絲襪,從腳趾大拇指開始一根根腳趾含了過去,李嬸見我這樣認真的對她的臭腳,內心感動不已,更加相信了我的愛,因爲我這又癢又爽的服務發出來“嗯~嗯~嗯~”的鼻音…

    這樣真正從頭到腳的一系列挑逗,令李嬸本來下體就潮濕到內褲的小穴把絲襪也連著弄濕了,反複含過整只右腳後,我沒去管左腳連鞋子都沒脫,將頭靠近我剛才玩弄揉捏過的大腿間,手臂放在大腿上,看著前方的濕潤,不斷將熱氣噴在上面,上面也回應著我一股成熟女人的騷味。

    “曉宇,你起來…讓我去洗一下,沖一沖,那裏真的不幹淨了,你千萬別…舔啊…真的很…髒…那些水真的很髒…”聲音從我頭頂上方傳來,裏面透露出了與剛才我舔腳前沒有的自卑。

    原因是在李春桃老家農村裏一直有傳說女人的下面是最髒的,而且男人要是喝了女人的淫水這輩子都會倒黴不順。同樣是同村的徐建軍更是極其相信這一點,所以一直對房事後怕,尤其早年婚後事業不順,更是內心把錯都怪在了李嬸身上,因爲李嬸每次流的水是真的很多,他一直懷疑那次上床不小心粘到手上喝進了嘴裏。每次房事做愛都小心翼翼的,生怕碰到,更別提調情了。

    徐建軍從沒對李春桃說過這些,但作爲幾十年的枕邊人又是同村的,李嬸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啊,也同時真的相信了這個傳說…

    今天看著我要舔食她的下體,自然極力阻止,怕我不幸,但內心又有那麽一絲的期待…

    雖然對詳情我不太清楚但聽過異能的感應和猜測我也有了幾分明了。

    “你是小桃桃,那你流的水該是什麽啊?答案是蜜桃汁~我口渴了,現在就想喝蜜桃汁~求你了,我最愛的小桃桃,就讓我喝一口你的蜜桃汁吧!”我一邊撒嬌,一邊把雙手伸到雙乳上,五指分開呈爪狀,手指以乳頭爲中心罩在了乳暈周圍一圈,緩緩靠近中心乳頭,再快碰到乳頭的時候立刻返回,再次回到乳暈邊緣,就是不碰乳頭。

    每次來回都搞得李嬸一陣抖動,聽見我的話,忍著刺激對我說道“那不是什麽蜜…嗯哼~桃汁,那些…額~髒水,真是不幹…啊~淨,你要喝了話…哈~會倒黴一輩子的…哈~嬸嬸不能害了你…”

    “可我們現在練的這個叫《合歡神功》裏面叫這水爲歡樂水,是好東西,那個老爺爺也說過,我該多喝這種水這是大補的!”我又開始編起了假話。

    “啊?那…這…”見我搬出來了神功和老爺爺這兩個親身經曆見識過的真貨,李嬸瞬間懷疑起了這麽多年相信的農村傳說。

    “徐曉宇喜歡李春桃的一切,李春桃上上下下沒有髒的地方,都很幹淨,尤其是她的蜜桃汁那是這個世界上最純潔的水,因爲它裏面包含了春桃對曉宇的喜歡和愛。現在曉宇很口渴了,要是春桃能給曉宇喝點她自己秘制的蜜桃汁就好了~唉~”一套示愛加裝可憐的攻擊打出。

    李嬸聽著這些話,軟了身子,雙手向後撐在床上,身體向後仰,兩條大肥腿用力夾著了我的小腦袋,將我壓在流水的小穴上面,一副抛開一切的喊道“你這個小壞蛋!總是對人家說這些小情話~你要喝那人家的…蜜桃汁,就給你,全都給你啦!~來快喝~啊~嗯哼~”

    “跐熘~吸~跐熘~”面對這些送上嘴巴的騷水,我口舌並用貪婪的吸食了,這世界上從未有一人嘗過的蜜桃汁!雙手十指也抓起了乳頭輕輕扯動著,時不時用掌心摩擦一下,將這個大白兔捏各種各樣的形狀。

    李嬸的水量也是真的多,隔著絲襪都能清楚的感覺到但這樣喝的不夠痛快,李嬸也覺得這感覺像是隔靴搔癢。我擡頭對李嬸說道“小桃桃,隔著這個襪子和絲襪我喝不到…”

    “…你讓開一點,我…來脫掉它們…”李嬸,小聲的說道。

    “不行!不能脫,我很喜歡這種黑色的襪子,你穿著好漂亮好性感額,摸著也很舒服!”我可不能讓黑絲襪就這麽被輕易脫掉。

    “呸,小色鬼!那你要人家怎麽樣嘛!…”看見我對絲襪的喜愛,李嬸笑罵我一句,猶豫了一下,直起身子,雙手伸到腹部,抓住絲襪,只聽見“刺啦~”

    一條好好的連體黑絲襪變成了一條破破爛爛的開檔黑絲襪。

    李嬸的機智正是我想要的結果,主動撕開更加令我滿足開心,對面已經失去一道防線的小穴,收回來外出作戰的雙手,肩膀一左一右扛起兩條豐滿的大腿,身體向前頂去,“呀!~”李嬸發出一聲叫喚,被我頂的躺到了床上,大腿高高豎起,膝蓋彎曲,雙腳晃悠在半空中一只穿著鞋子,一只濕透了襪子。

    一些雜亂的陰毛穿過內褲調皮的冒了出來,讓人感覺淫亂不堪,伸出一根手指撫摸完全濕透的從大紅色被濕成深紅色的蕾絲邊內褲,李嬸面朝上自顧自的叫著,兩根手指…叁根手指…整個手掌~另一只手抓著內褲的上方向上扯繃緊內褲讓內褲緊貼在小穴上使得摩擦更加刺激。

    玩了一下,我停下手,小心翼翼的把內褲往旁邊拉去,露出來,昨晚大戰過卻沒有好好欣賞過的小穴。

    李嬸的小穴上方陰毛濃密但沒有雜亂的長到大陰唇處,大陰唇看著肥美無比,小陰唇與少女的嫩不同完完全全是熟女的熟,紫色,妖而且騷,如同一朵紫色桃花,但濕漉漉的樣子更讓讓我控制不住想起好好玩弄品嘗!若隱若現的陰蒂也充血脹的大大的,一定敏感無比!

    我將異能的改變的方向調整了一下,將李嬸的一切感覺都變成做愛的快感,並且大大加強,讓今晚的李嬸體驗過和我性愛後立馬上瘾,死心塌地…

    見我撥開內褲後李嬸還紅著臉害羞呢,卻發現我沒了動作,心裏馬上忐忑不安想到‘怎麽沒聲啦?…是不是我下面太醜了…那裏上面毛長的亂七八糟的一定很醜…顔色又不好看了…而且味道還那麽重…果然還是該洗洗的…會不會是曉宇後悔了…他…‘

    “曉宇…”李嬸害怕的忍不住開口叫了我一聲,我立刻開口用驚喜的語氣說“真的太美了!難怪那個神功裏把這樣的小穴叫做桃花騷穴~啊~mua~!刺熘~吸~刺熘刺熘~”我不停的將上面的淫水換成我的口水。

    ‘原來是喜歡的看呆了,那麽醜的地方還說它美,這小子是不是我以後放個屁他都會說好香啊?~那個什麽神功裏還取那麽不要臉的名字,不過我這下面還長的真有那麽點像朵桃花。’我驚喜的回答和熱情的舉動令李嬸安下了心,同時心中暖和和的滿滿的高興,被丈夫最厭惡的地方,卻被我這樣稱贊,喜愛。雙手抓著鋪在床上的被子,眉頭微皺,眯著眼睛,嘴巴不停叫喚,享受著。

    大陰唇和小陰唇被我輪番寵幸,不斷的有水從小穴裏面流出來綿綿不絕。抽空用鼻子刮一下陰蒂引的李嬸震動叫出聲。

    接著我長大嘴巴把整個陰戶含住口中,用粗糙舌頭舔著最最敏感的陰蒂,讓從未有過這種體驗,還被加強了快感的李嬸,爽的發抖,發自內心的深深愛上了這種感覺…

    舌頭深入小穴,因爲太短了,只能在門口一圈掃蕩,但也惹得李嬸很是舒服,我也想這樣以後要不要改造舌頭變更加厲害~

    既然舌頭不行我就換上了手指,雖然在李嬸的巨大身軀前還是顯得小巧,但比舌頭好很多,右手一根中指鑽入其中不斷挑動周圍的軟肉壁,李嬸輕哼著,沒有被舌頭服侍的快感強烈。

    我熟悉了內部情況後立馬向深處進發然後向上勾起,幾下摸索,一個褶皺樣的凸起被我找到了,每次劃過它李嬸都是皺眉頭重哼一深抖動。

    這是李嬸的G點…發現目標的我立刻準備行動,無名指也跟著進了去,按住了G點,快速的摩擦!嘴巴集中目標針對陰蒂,吸住陰蒂後舌頭在嘴裏不停伺候!

    女人最敏感的兩點給我同時掌控到了,李嬸立刻發出一聲尖叫“呀!!”小腹向上微微擡起之後是一連串的“額啊!喔喔!”之類的呻吟聲。

    我掃了一眼她的反應便不再關心,認真的埋頭苦幹起來,雖說只動用了我一半的速度,但在正常人眼裏已經很快了,手指快速進出,精準的在G點上摩擦,陰蒂被吸的大大的舌頭高速甩打在上面!

    “啊!!額哦哦哦!媽呀!小混蛋!!出來啦!!”短短叁十幾秒,李嬸就感覺到了高潮的來到!死死的用大腿夾住我的腦袋,還伸出一雙手按住我的後腦勺,下腹一陣挺動,大喊一句“來啦!啊~啊哦~!”

    小穴裏尿尿般噴出了許多淫水,兩次高高擡起屁股,連著潮吹兩波,噴在我的嘴巴下巴脖子上身上到處都是,可我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保持速度不變,繼續進攻!

    有生以來第一次潮吹,雖然不是尿,但還是讓李嬸羞愧難當,心中還想著這麽和我道歉,但下一秒,我依舊不變的進攻讓李嬸沒心思再去想那些嘴裏叫道“我剛剛來!不行,不可以!這樣馬上又要了!又要了!!又!啊啊!”

    剛剛結束高潮是的敏感度會比平常強很多,而本身李嬸又被我加強過敏感度,兩者相結合,李嬸只覺得腦子裏猶如一片漿煳,開始重複起來剛才的動作,只是表情更加誇張,口水都已經順著嘴角流出!淚水爽的在眼睛裏打轉!

    “啊哦!啊哦!啊哦…”李嬸像個剛出生的嬰兒失去了語言能力,只會“啊哦”的叫著。

    我也看到第二次潮吹後停下動作只是張著嘴接著自己辛苦榨出蜜桃汁,雖然我並沒覺得太累但李嬸發體力卻被我大大消耗了不少,所以準備不斷用異能爲李嬸恢複體力,但在之前…

    將最後一口接到的蜜桃汁含在嘴裏沒有吞下,混合上嘴巴裏的口水,輕松擺脫已經四肢無力的李嬸的手和大腿。

    我朝著失神的李嬸嘴巴上方移動,李嬸從剛才就一直張著嘴巴,拼命大口喘氣,頭發亂糟糟的散在床上有些發絲被汗液口水粘在臉上,像是剛剛被人淩辱過。看著我的腦袋靠過來,眼睛咕噜轉過來,沒說話繼續唿吸,但心中已經猜到了我鼓鼓的嘴巴裏是些什麽…

    ‘他想把我剛才的…那些水餵給我喝…是因爲要練功嗎?…還是他想這樣羞我?…喝這個好害羞啊…但要不是喝…他會不會不高興啊…算了喝啦又不會死,看他剛才喝的那麽津津有味,應該不難喝…’想完這些,李嬸把嘴巴張大更大了一點,看見這一幕我眯了下眼睛,從高處張開嘴讓嘴裏的混合液體呈直線流進李嬸嘴裏。

    因混合了我的口水,李嬸並不覺得難喝,比起單獨和我的口水像是平常喝的飲料換了個口味…細細品味。

    餵完後,我開口胡說道“這也是《合歡神功》的一步,喝了咱們倆混合的佳釀能強身健體,而且據說可以百年好合~”這時我才動起了異能恢複李嬸的體力。

    李嬸吃完所有嘴裏的東西感覺到體力的慢慢恢複,越發相信我的話,相信這我不會騙她。同時隨著體力的恢複,下體的空虛感漸漸湧上來了。

30岁的女人下面很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