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人妻AV资源先锋影音AV资源平行改造之重口癡女

精彩内容:

  (一)癡女 爆乳 淫

  我把瑞雪的頭按在自己的大雞巴上,示意她去舔。

  瑞雪卻一扭頭,朝我狡黠的眨了眨眼。

  「騷婊子要先從蛋開始啊,你規定的呢,忘了啊」

  說罷,直勾勾的望向我的睪丸袋子,伸出自己的九釘舌頭,朝我抛了一個媚
眼,忽閃著他的杏眼,作勢要從我的蛋上刮去,卻又突然一擡眼,媚笑一聲,把
長舌一勾,慢慢的蛇形扭曲,長舌上面的九顆圓釘在光下折射迷醉的光點。

  我看她這婊子樣,忍不住給了她一記耳光,這一掌下手極重,打的她口水飛
濺,臉上多了一道五指山。

  只見她昂起頭來,瞪著她的杏眼,淫糜的媚笑著說,「臭婊子就應該這麽扇,
狠狠的教訓我,看你的大屌一扇我就翹起來了,雞巴頭一點一點的,還想不想更
興奮?來,教訓我,用你吃奶的力氣,狠狠抓我奶子,掐我奶頭子,捏爛它們,
來呀,把我的挺奶子捏成青奶子,抓成松奶子,摳成爛奶子。」她浪笑著,挺起
那對巨乳,把f 罩杯青春挺拔的奶子用雙手托起來,捧在我眼前,雙手不斷地抖
一抖,那兩坨肉球在忽閃著,雪白的乳球點綴著兩顆褐色的花生粒大小的乳頭,
興奮的挺立著。

  我看的興起,心中一蕩,伸手去抓那對球子。她又一躲閃笑到「騷逼的奶子
可不能輕輕摸,要下手重,狠抓猛扯,你看我的血管奶多白多大啊,你得把它掐
成青的,還有我的奶頭,掐它,用指甲蓋摳,拉住它使勁扯才行,往後你怎麽玩
都行,用煙頭燙,用針紮,給它打針,我這身賤肉都是你的,來吧,第一下就讓
我知道你有多猛。」

  現在的我可是血脈噴張了,便卯足了力氣抓向那兩坨渾圓雪白的肉瘤,指尖
傳來的手感告訴我,這是一個17歲少女蓬勃的身體,堅實的筋肉帶來的是昂揚的、
奶頭向上的那種堅挺,這第一握,手心裏是那顆花生粒,狠抓下去的是我深深的
指痕,而那肉瘤裏,有些許小硬塊,我想應該是乳腺的增生小塊,卻也捏上去增
加了手感的豐富。手指深陷乳肉,手背的青筋暴起,我用盡最大的力氣抓了下去,
獰笑到「臭婊子,怎麽樣,夠不夠勁?」

  她陶醉的閉上了眼,臉上泛起紅暈,淫笑道「對,對,就是這個勁,我操,
抓的人家好爽,人家好愛你的龍爪手,這大手,這胳膊,才是能夠勁玩啊,好爽,
再來,你知道吧,上次有個體育生,推鉛球的,他……啊……」

  我聽她這麽說雞巴頭子已經硬的高高的翹起來了,控制不住的亢奮,讓我下
狠手繼續抓了下去,不光如此,我捏住了肉瘤其中一個增生的腫塊,狠狠的攆弄
起來。「果然是騷婊子,我掐的怎麽樣,繼續說啊,體育生怎麽樣?」

  她睜開眼朝我又抛了個媚眼,疼的眉頭皺起來,嘴裏卻還說著「啊……我騷
勁上來了,上次那個體育生,哈哈,把我奶子放在桌子上,讓我攏好了,拿鉛球,
啊……,拿鉛球砸我的奶子,啊,最後還用鋼尺,抽我奶子,把乳頭卡在桌子上,
啊……,卡住我奶頭,使勁割,我操,你捏的真帶勁,我騷勁起來了,啊……」

  我聽得感覺一陣陣的眩暈,舒爽的感覺蕩漾開來,扯住她的奶子,不斷的掐
抓扯拉,最後扯住她的乳頭,用指甲蓋狠狠的掐進去,瑞雪的上半身開始泛紅,
潮紅一直從她的臉部擴散到了胸前,看到這婊子真是亢奮起來了,我也開心道
「小婊子,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我一定加倍的玩你,把你玩壞,讓你變成個爛
婊子。」

  「啊……太爽了,人家就知道你最棒了,雞巴那麽大,下手那麽狠。來,再
對我臉比劃兩下,揪住我頭發,對,扯起來,扇我,啊……」

  我左右開弓,又扇臉又掐奶,打的她浪叫起來,語不成調,這小婊子卻極力
配合我,挺高了她的肉瘤,顫動著迎接我的抓掐,我便揪住她的頭發,來回的拉
扯,玩的心襟蕩漾。

  瑞雪穿著黑絲半襪的小腿跪在地上,用手抓著自己20cm的黑色水晶台高跟鞋
的鞋跟,伸著舌頭沖我蕩笑著抛媚眼,好一副淫糜的風景,大聲喊起來「玩我,
我操,掐死我了,啊,掐死人家了,我要啯你的臭吊,我發騷了,我要舔你屁眼,
吃你的精液,讓我吃,讓我吃」

  我把她頭發放開,又狠狠賞了她一巴掌,直起身子把高揚的龜頭挺立在她臉
前,說道「來吧,先來吃零食,哥哥的陰莖可是有日子沒洗了,裏面可是攢了不
少的包皮垢,給我好好洗洗」

  瑞雪跪著向前爬了兩步,把臉貼在龜頭下面,喃喃道「就是這個味道,真髒
真臭,臭婊子吃臭雞巴,這麽臭的雞巴得慢慢吃,細細的品」說罷,伸出她的九
釘長蛇,刮了一下我的睪丸袋子。

  我爽的一激靈,這舌頭上鑲嵌的九個小珠,硬硬的刮在蛋子上,真他媽爽,
我的陰囊本來平時就濕濕的,兩周沒洗,昨晚一摸上面還有不少泥呢,聞了一下,
就像爛蝦的那股臭氣,我得意的說「怎麽樣,味道足吧,臭婊子,給哥哥好好服
務,讓我見識見識你的騷樣。」

  「好來」瑞雪沖我眨眨眼,濃妝的臉上泛著紅暈,「臭哥哥,你的陰囊濕哒
哒的,上面真臭,我先給你把蛋舔幹凈」說罷,長舌攤開,卷住我的蛋皮,來回
扭動她的雙頰,雙手緊緊握住高跟鞋跟,用舌頭清理我蛋上的汙泥。

  我挺著雞巴長歎一聲,心想,真是好久沒有這樣的享受,這兩星期的苦真的
沒白受,幸福的日子可是來了,哈哈哈……正樂著,見瑞雪把頭一昂,撒嬌道
「臭泥太多了,舔不幹凈呢,我用牙齒給你刮刮,包你爽」,便又埋頭,張開小
嘴努力把我的兩顆蛋子吞進嘴裏,小心的用牙齒刮起我的蛋皮。

  我見她漸入佳境,賣力的舔弄,便後退一步,坐在客廳的皮沙發上,把兩腿
微微擡起來,踩在沙發的邊緣,挺身一把揪住她的頭發,拉到我旁邊,把她的的
臉按在我的蛋上「繼續,賤貨。」

  她順從的用高挺的小鼻子蹭了蹭我的雞巴,繼續她的舔弄。我則伸出大手繼
續爆捏她的肉瘤,狠掐她乳肉裏的顆粒,爽,真他媽爽,我心想著,看著自己龜
頭上冒出一股前列腺液體,透明的,散發著腥臭,太爽了,我心想,這才是神仙
般的日子啊,這對奶子,夠我玩上幾天的了。

  瑞雪順著蛋皮向上,用舌釘刮著我的包皮,舌尖一挑,把那粒惡臭的前列腺
液卷進嘴裏,一邊吞一邊說「真髒真臭啊,這味兒真夠勁,哥哥你以後都要攢著,
不能洗,把這些臭泥都留給婊子吃。」然後用手開始慢慢翻我的包皮,一邊翻一
邊瞪大了眼睛「天呢,哇,好多包皮垢,哇,臭死了,人家都快爽醉了。」

  我看到她範花癡的樣子,忍不住摸了她的大腿根一把,好家夥,已經春色滿
園,全都是淫水,看來這小妮子真的發自內心的愛被這樣對待,我的媽啊,好神
奇,再一看自己的陰莖,從龜頭的馬眼下開始,一直到冠狀溝下面,滿滿的淡黃
色泥漿,要命的是下翻的包皮上,也布滿了泥垢,冠狀溝邊緣的包皮垢有的還拉
著絲,跟翻起的包皮交織相連,一股惡臭也撲鼻而來,像是海鮮市場放了兩周的
鲅魚,叁裏開外都能聞到腥臊的氣息。

  髒,真髒,我內心狂喜,老子都沒讓自己的龜頭這麽髒過,這還真是頭一次,
兩周沒洗,每天拼命逃跑奔走,原來可以讓自己的包皮垢這麽多,這麽臭,這裏
面經過汗漬的發酵,而産生的變質淡黃色包皮垢,要是平時,我自己都會覺得惡
心到要吐,但是這團汙垢的一旁,是一個瞪大了眼睛賤笑著的舔屌騷貨,給我的
感覺卻不是惡心和反胃,而是興奮與期待,好想看看這騷貨怎麽處理這坨汙物,
論惡臭骯髒的程度,比起大便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瑞雪見我期待的看著她,把舌頭在我面前伸出來盤了一圈,笑道「舔屌騷貨
也沒吃過那麽多包皮垢,有次我跟一個球員一起,嘻嘻嘻,還以爲他的雞巴是我
嘬過最臭的,對,還有他的臭腳,哈,但是跟這個髒雞巴比起來,真的不夠味,
你這個,瞧好吧」她沖我媚笑一下,「不過我愛和泥吃,這個嘛,量夠大,但是
不夠粘,看我給它加加工。」

  說罷,她鼓起小嘴,「啪」,一口粘稠的唾液準確的落在冠狀溝邊緣,那粘
汁拉絲的連著她的嘴巴,陰莖上的粘液順著翻起的包皮流下來,把下面的黃色硬
垢泡濕,「啪、啪」,瑞雪又探頭在左右兩側吐出兩口唾液,這樣,整個龜頭都
布滿了粘液。

  那拉絲在嘴角的粘液閃著光,瑞雪又用舌尖在硬垢之間來回攪拌,看到這種
淫糜的光景,我的陰莖瞬間又增大了一倍,忍不住感慨,這真是我見過的最浪的
婊子。瑞雪見我陰莖一挺,收起舌頭,瞇著眼睛對我說「哥哥,我要開始品嘗啦,
我要一點一點的吃,把你的包皮垢都品一品,以後請叫我騷婊子啯屌機。」

  「真有創意,哈哈哈」我樂道,掐了她的乳頭一下,說「來來來,刮進你的
肚子裏」。

  聽了之後瑞雪伸出長舌,沿著我陰莖的根部,用舌釘一點點的往上刮,刮到
那坨黃醬的時候,用舌頭緊貼著陰莖的表皮,仿佛那是融化的冰激淩,生怕有一
點滴落,她穩穩的一卷舌頭,長舌上的包皮垢蓋住了兩粒舌釘,她擡了擡眉毛,
仿佛在說「厲害吧,看好了啊」然後把舌頭平展開,沖我抛了個媚眼,然後舌頭
一卷,喉頭一動、兩動,把我的惡臭之物吞了下去

  我看到她吞下的一刻,心中充滿了滿足感,媽的,就是這樣的感覺,這才是
征服女人的快感,一個騷貨婊子在這裏跪著舔食你髒臭的包皮垢,這才叫成就感,
哈哈哈。

  瑞雪見我滿足的樣子,挑了挑眼角,媚笑著說「好好吃啊,人間美味,好髒
好臭,真是催情藥,嗯……我還要吃。」便繼續埋頭,刮擦,挑起,平展,卷舌,
吞咽,我津津有味的看著她一點點的,刮食我的髒臭汙垢,那黃色的惡臭之物一
點一點的被吞食,當最後一口明顯的黃垢被卷起,吞下之時,瑞雪挺直了身子,
張開嘴突然一頭紮向我的陰莖。

  「啊……操……」我猝不及防,瑞雪已經把喉頭抵在我的龜頭上,又一用力,
我感覺龜頭沖破了一層屏障,鉆進了一個狹小而滑膩的空間,在這裏,我的命根
子被緊緊的包裹,這激爽之下它極力的想擴張,卻又被箍住,就這麽一挺一挺的
收縮顫動著,我大腦一陣發緊,丹田裏一股暖流。

  「哦,操」我忍不住呻吟起來,「哇,差點」。慶幸瑞雪在十秒的深喉之後
慢慢的吐出了陰莖,喉液挂在龜頭上,連著嘴角,瑞雪笑吟吟的「看,全幹凈了,
婊子做的,啊」

  我摔起手給她就是一個耳光,「啪,啪」接二連叁,我一口氣揮掌打了她十
個耳光,打的我手腕子生疼,一邊打一邊說「臭婊子,爛騷貨,舔得我太爽了,
我也讓你爽爽,賞你十個嘴巴子,怎麽樣,夠勁吧」

  瑞雪被我打的來回亂顫,兩顆肉瘤抖抖索索,甚是好看,我也打的興起,劈
裏啪啦,又補了五個耳光,再看瑞雪,臉上到處是殷紅的指印,她卻面部潮紅,
呼吸急促,兩手托著自己的大奶,扭動著身體,下體的大腿黑絲濕了一片,黑色
的高跟翹起來,不斷的顫抖著,「啊,我操,啊,別停,打臉,扇臉,打爛我,
掐我奶子,我要高潮了,我要高潮了」

  我呆了一下,停下手裏的動作,心想,這小婊子這樣就能高潮?我還沒玩夠
呢,你可別想高潮,是你個婊子伺候我,伺候夠了,你才能享受。瑞雪看我不動
作了,便擡頭看向我,「臭雞巴哥哥,快打我啊,人家要,舔幹凈了你的臭爛雞
巴,我要你狠狠地虐我,把我打爛,怎麽了嘛」

  我看他這癡態,心中也是一蕩。趕忙說道。「騷逼,以後,讓你高潮,你才
有權利高潮,哥哥不射出來,你不吃掉臭哥哥的精子,就沒有權利高潮。」

  「好了嘛,人家知道了」,瑞雪撒嬌道。便又一頭紮進我的下體,把我的陰
莖盡根沒入。

  我又爽得一激靈,情急之下一挺身,龜頭又戳了她的喉頭一下,把她戳的直
接將陰莖和喉液都吐了出來。

  瑞雪一邊蕩笑著,一邊用雙手縷著從嘴裏吐出的喉液,用手拉著絲,跟我說,
「怎麽樣小哥哥,剛才這兩下爽不爽。」

  「我操你個臭婊子,剛才把哥哥爽大了,差點射出來,這麽刺激的時刻,我
可不想現在就射呀,還想多玩一會兒呢?」我淫笑道。

  「哥哥,你擔心什麽呀?讓我先吞一泡臭精液,我這身賤肉,你隨時想玩就
玩,想捏就捏,想打就打,從此以後,我這堆爛肉都由你擺布。」他說著把頭貼
過來,用長舌貼著我的冠狀溝,把舌釘貼在冠狀溝上,來回的刮磨著,一邊,用
眼神向我抛著媚眼,一邊,轉著圈的刮著我的冠狀溝。

  我爽得連連呻吟,舒服的把頭向沙發的靠背仰去,享受著這人間的極樂。

  瑞雪就把頭埋在我的胯下,細細的耕耘起來。一會兒用舌尖刮擦我的龜頭,
一會兒,又從陰囊開始,向上一直舔到我的馬眼。或者又突然,爆吞深喉,一桿
到底,連續聳動幾十次,讓我欲仙欲死。

  我有好幾次都感覺即將要泄出,但是瑞雪把節奏控制得極好,每次在我爆發
前,他都能及時靜止,讓我像在天堂和地獄之間徘徊,極樂世界,不過如此。

  我向下體望去,由于連續的深喉,喉液已經水漫金山,粘的到處都是,我的
肚皮,陰莖,睪丸上滿是亮晶晶的喉液,而在在她的臉上,鼻子上,脖根處,也
到處都是粘稠的喉液。

  瑞雪見我看向這一片狼藉,便說。「這些髒東西我也一點都不會浪費,全部
都會吞進去。」說罷,從茶幾上抽過一個玻璃碗,附身下去,開始吮吸我身上的
喉液。他吮吸的極爲仔細,嘴裏發出咕咕的水聲,舔遍我身上的每一個角落,包
括包皮的褶皺都一點也不放過。最後又扳開我的雙腿,蕩笑著舔弄我的睪丸,把
陰囊也吸得一幹二凈。甚至他低下頭,把滴在地上的兩滴喉液,也嘬進了嘴裏。
他向我抛了個媚眼兒,把嘴裏這些粘稠的液體,慢慢的吐進了手裏的透明碗裏。

  我看了,心旌搖曳,趕忙抽了他兩個重重地耳光,作爲打賞。

  瑞雪滿面潮紅的捧著碗,睜大眼睛跟我說,「哥哥,你家裏有夾子嗎?我要
非常有力的那種夾子。」

  「在茶幾的抽屜裏,對,就在下面一點,對,就是那幾個黑色的燕尾夾,」
我指揮著瑞雪,把夾子拿了出來,那是叁個特別厚實的燕尾夾,專門用來夾紙和
書的那種。

  瑞雪把叁個夾子放在我的胸口,然後把他的肉瘤向前用力一挺。「來,給臭
婊子上刑,把它夾在我的乳頭上。」我拿起一個大夾子,用力一捏,把它牢牢的
鑲嵌在瑞雪的左乳頭上。

  哦,瑞雪一陣浪叫,好爽。我看著瑞雪的媚態,把另一個夾子,挂在她剩下
的那只乳頭上。兩只黑黑的夾子,就這麽鉗住了她挺立向上的肉瘤。

  「哇,好疼」,瑞雪低著頭,一臉的媚態,面部泛著潮紅,說道「我的騷勁
兒來了,來吧,我們開始啯雞巴。」

  我把雙腿分開,傲立著陰莖,開始享受它給我帶來的盛宴。那是一曲瘋狂的
交響樂,我感覺瑞雪瘋狂的把他的臉砸向我的陰莖,用她的喉頭箍住我的冠狀溝。
一陣陣的啪啪聲,那是他的鼻子和臉頰撞擊我的肚皮的聲音。夾雜著的,是瑞雪
不斷幹嘔的聲音,那是她的喉液,從喉管中噴湧而出發出的聲音。而最動聽的,
還是龜頭撞擊著她的喉管,喉液在其中,摩擦著空氣,發出的咕咕的聲音。這是
多麽壯麗的一曲交響樂,我深深的陶醉在其中,挺立著我的陰莖,享受著一次次
的撞擊。

  從剛才的突然刺激中恢複過來,我已經能夠適應這種不斷猛烈摩擦的節奏,
而忍住了我射精的欲望。

  我不僅抄起了手邊的手機,開始給他的每次撞擊計時,而我又驚訝于他每次
竟然能持續的撞擊我長達兩分鍾的時間,而他擡起頭來大口換氣的時候,他的臉
已經憋成了紫紅色。

  瑞雪埋下頭去,把他幾次從口中帶出的喉液,又一點一點的全部吸進嘴裏,
吐進手中的透明碗中。終于,他把手中的碗舉起,蕩笑著看向我,然後,把碗裏
的透明液體,那粘稠的,濃郁的粘液,一點一點的喝進了肚子裏,喉頭一鼓一鼓
的,發出了咕咚咕咚的吞咽的聲音。

  喝完以後,他把碗放在茶幾上,伸出舌頭,笑吟吟的,翻轉著她的舌頭,瞇
瞇著眼看著我。我終于忍不住了,我被他淫蕩的樣子深深的折服,便瘋狂的抓起
她的頭發,把她的嘴巴按向我的陰莖,開始玩命的抽插起來,伴隨著咕咕的水聲,
大約在兩分鍾的抽插之後,瑞雪突然把頭用力從我的陰莖裏掙紮出來,然後哇的
一口,把嘴裏的所有的濃汁,他剛才吞咽下去的那些喉液,全部噴了出來,噴灑
在了我的陰莖上。我看的血脈噴張,激爽不已,瑞雪又突然爬上來,用她的喉嚨,
貼緊著我的龜頭,把陰莖插入到她口腔和鼻腔之間的部分,並且用他的舌頭上的
舌釘,不斷的在嘴裏刮弄我的陰莖,同時瘋狂的晃動她的腦袋,用他口腔和鼻腔
的連接點,不斷的刺激我的馬眼。我伸手抓向她的巨乳,一把拍掉了兩個夾子,
拼命的抓著她的乳房,撕扯起來,把手指深深的插入她的乳肉之內,拽住她的乳
頭,不斷的向前拉伸,不斷的去攪擰她的乳房。在她的舌釘和對馬眼的刺激下,
我終于腹部一熱,再也忍不住,將精液猛噴了出來,而大量的精液全部噴灑在她
口腔與鼻腔的連接點處,同時從瑞雪的鼻腔中一湧而出。我看到的就是一幅淫靡
的景象,大量的,透明,泛黃的精液,從她的鼻腔中噴湧而出,流到我的肚皮上。

  我躺倒在沙發上,呵哧呵哧的喘著粗氣,瑞雪由于被精液貫穿鼻腔,嗆到雙
眼含淚,紅紅的眼睛朝我眨著,蕩笑著對我說「哇,射了好多呀,都在人家的鼻
子裏呢,用臭精液射穿人家鼻子爽不爽?看我把這泡臭精液都吞了。」說罷,她
用力吸了吸鼻子,把精液都吸進了嘴裏。

  瑞雪俯下身開始舔弄起來,陰莖,小腹,我的睪丸,還有地上那灘汙濁的臭
水,把所有這些都聚攏在他的嘴裏,然後張開嘴,讓我檢查。裏面是一灘渾濁的
臭水,透明淡黃的湯子裏面,飄著幾個惡臭的包皮垢顆粒,浮著大小的氣泡,而
她的舌頭在不斷的攪動那泡汙水,細細的用舌頭品嘗那團汙物的味道。

  我滿意的看著她,示意她可以吞下去了,瑞雪淫蕩的一笑,閉嘴,喉頭滾動,
慢慢的,咕隆咕隆咕隆叁下,將這團液體完全的吞了下去。

  瑞雪的舌頭在嘴唇上不斷的舔動,浪蕩的朝我笑著,我心中一蕩,拿起桌上
的一只曲別針兒,一把抓過她的乳頭,朝她乳頭的側面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瑞雪浪叫了一聲,面色绯紅,兩只雪白的肉瘤不斷的顫動著,血管
奶上布滿了我掐出的淤青斑點,曲別針挂在奶頭上,有節奏的顫動著,黑絲高跟
的美腿,不斷夾緊抽搐著,同時下體嘩的一聲,大量潮吹的液體噴湧而出,流到
了地上,她兩眼翻白,挺直了身子,高潮了。

人妻AV资源先锋影音AV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