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美女女同性A片在线观看秋日祭 1-3

精彩内容:

【第一章】
"咚、咚、咚"......
"咚、咚、咚"......
一陣有節奏的敲門聲打斷了我的美夢,我慢慢的睜開了眼睛,黑暗中傳來了女傭的輕輕呼聲:"叁小姐,您醒了嗎? 今天是秋日祭,您需要早點起來準備一下! "
我的大腦開始從沈睡中漸漸醒了過來,拉開了蒙在眼睛上的黑色眼罩,被空調吹動的窗簾縫隙中偶爾閃過明亮的天色,一看就知道現在是一天最熱的時段,我又把頭重重的砸進枕頭裏,剛閉上眼,就又聽到女傭的敲門聲;
"好了,我聽到了! "我沒有好氣的回應著,"幾點了? "
"3點了叁小姐,今天晚上的活動要早些準備,建議您......"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準備熱水吧,我這就過去! "我一邊打斷女傭的話,一邊起身蹬上了拖鞋!
"準備,有什麽好準備的,準備去死嗎? "我心裏嘟哝著站起身來,披上了真絲質地的睡袍。
是的,今天是立秋,天熱的看不出來一點秋天該有的涼爽,也許,這就是這個日子讓人瘋狂的原因吧,在這一天裏,人們那顆燥動的心就會被徹底的點燃,而點火的源頭就是——秋日祭。
秋日祭,是一個美麗而又浪漫的名字,在這一天裏,有人癫狂,也有人悲傷,更有人痛苦或是歡樂的死去,也許............,當狂熱極到達緻時,死也是一種浪漫吧!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秋日祭這天會舉辦一場活動,一場全民都有參與的狂歡活動,只不過不同的社會階級有各自不同活動圈子罷了,不知道平民的圈子裏這種活動是什麽樣子的,但是在上層的圈子裏,除了必有的祭祀與祈福之外,就是最讓年輕男女們瘋狂的社交活動了。
去他個鬼的社交,做愛而已,這一天,男男女沒有任何的顧忌,想愛誰就愛誰,一直瘋到第二天的早上;不過活動的重頭戲並不是做愛,而是午夜的烤肉派對;那才是真正讓所有人狂熱到口水墜地的盛事,因爲被做成烤肉的,是今天的祭品——而上層圈子的秋日祭的祭品,永遠是——女孩。
對女孩子,17歲以上的未婚女孩子,祭品必須是自願的,不能有任何的強迫或是誘逼的因素,要不然,聽說會受到天罰的。

我參加過兩次秋日祭,親眼看過祭品被宰殺,她是我的高中同學,一個很文靜的女孩子,因爲她的母親患了重病,因此自願成祭品爲母親祈福;被宰殺時,她就是一只迷人的糕羊 一般,雙手舉過頭頂,並攏著雙腿,靜靜的躺在祭台上,雪白的皮膚上還挂著清理時的水珠,她的臉微微側向一邊,任由那把刀從胸口向下劃開整個肚子,那次我很迷惑, 因爲她被開膛時所發出的聲音,就像是在呻吟,好像那把刀給她帶來的是快感而不是痛苦......,
叁個小時之後,有人爲我端來了一份烤肉,那天我記的非常清楚,我被幾個男生,噢不,應該說是幾只牲口,幹得自腰部以下都快失去感覺了,有位小哥哥,好像是益弘集團董事長的哪一位公子來著,給我端來了一份烤肉;
那應該是丹丹的某一部分吧,小哥哥親自切開來一塊塊的餵我,剛入口的時候,我還有點不忍,剛才在被這群牲口操的時候,眼前總是浮現出被開膛時的丹丹;
我清楚的記著,主廚馮叔,將手伸進丹丹的身體裏時,丹丹還看著我微微笑了一下,然後隨著馮叔的一陣拉扯,拉出一堆腸子和叫不上名字的東西;平台上的丹丹也隨著發出一陣幹嘔,然後、身體的就像一條剛出水的魚一樣,在一陣抖動後便不動了;
雖然知道這塊肉是同學身體上一部份,但是從舌尖上傳來的美味和旁邊小哥哥的鼓勵卻讓我忍不住咬了下去,一股溢出的汁液伴著濃香讓我不禁將那塊肉一口給吞了下去,差點沒有噎住我,想想就好笑...... ;
我走進了浴室,擰開淋浴把手,讓細細的水流沖刷著我的烏黑的長發和雪白的肌膚,我閉著眼睛仰著頭,感受著水的溫柔和強暴,女人嘛,本來就是一種矛盾的生物,喜歡的就是這種矛盾的感覺,對,就像是長矛,女人對它即害怕又渴望,害怕它獰的樣子會對自己造成傷害,又渴望它暴力的刺穿自己的身體,希望它快點結束對自己的摧殘,又沈迷于它對自己的侵犯 ;偶爾有那麽一刻,我似乎對大姐那痛苦而又沈醉的表情有了一點點的理解;
那是我第一次參加秋日祭的時候,我們家有姐弟7人,我排老叁,大姐比我大叁歲,二姐是小媽生的,下面還有兩個妹妹和兩個弟弟,分別是我的母親和二媽、小媽所生;我家在上層圈子裏地位還算是高的,也沒有什麽特別祈求的事情,所以我們中間沒有也不需要有祭品;
但是秋日祭並不是只有祭品會被做成烤肉的,根據國人,每年秋日祭的祭品不足以滿足需要時,就會從所有參會的未婚女孩子中抽取備用的肉,一般會抽出好幾個,但是這些女孩子不允許從一個家庭抽出,所以,所有年滿18歲的女孩都要參加抽簽,但是同樣應用,登記結婚的女孩子不需要參與抽簽,懷孕的女孩甚至從此可以不再參與秋日祭活動;
那次是我第一次參加秋日祭,但卻被操得死去活來,我終于理解了同學們常開的玩笑,她們說:我們女人就是美麗的鳳凰,都要經曆至少叁次的煉獄之苦才能浴火重生。
這意思是說,叁次秋日祭之後,若女孩子還活著,那她就到了20歲了,因爲到了20歲就可以登記結婚,然後讓自己懷孕,以後就可以免去這煉獄之苦了。
但是我看有些人好像對這種煉獄沈醉的不能自拔,結了婚就是不去生孩子,每一次秋日祭時都去承受一次煉獄的洗禮;
不過,我也覺得這確實很爽,那次我被人按倒在沙發上猛幹時,從人群的縫隙中看到到大姐,我知道她被選爲了備用肉,但是備用的肉也不一定被處理掉,但是那次大姐卻被 架上了處理台,當時我看她跪在檯子上,屁股後面還站著兩個人,人群太多我也沒看清楚是誰,但一會大姐臉上的呈現出那種痛苦的表情,但是她沒有叫,其實我們這裏的女孩從小都接受過這樣的教育, 我們不認爲死是一種可怕的事情,反而因爲自己的身體能被衆人品嘗是一種自豪;
女孩子的身體本身就是做爲男人們玩具和食材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她們應該用自己身體來承接男人們身體裏射出的精華,用自己肉體滿足男人們的味蕾;
其實大姐做的很好,沒有任何的叫喊,臉上痛苦的表情一瞬之後又泛起一起沈醉,直到一根桿金屬從她的嘴裏冒了出來...... 之後,我再次見到大姐時,她已經成了照片上的回憶和躺在床上的那個盒子,照片中,大姐被穿在一根穿刺桿上,身體泛著紅亮的油光,像一只豐滿的烤鴨,但是那次我並沒有吃到她的肉;
自從上次秋日祭上首次吃到人肉之後,我常常後悔,應該讓男人們去給我端一份大姐的烤肉來......
關掉水,我走進衛生間,女傭已經把灌腸用的設備準備好了,她問我:"叁小姐,需要我來幫你清理嗎? "
我淡淡的回了一句:"不用",然後走進了衛生間,有時候我很好奇,這個女人是怎麽活到現在的? 雖然我知道她生過一個孩子,但是我不知道平民的秋日祭是怎麽過的,反正聽說他們每個秋日祭至少得宰殺兩打以上的女孩子,平民平時能吃肉的機會可是不多的。
本來應該是先了灌腸後再去洗澡的,可是我的習慣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完了再灌腸,灌腸不是必須的準備,但是我們班的同學們都會這樣做,誰知道一會在秋日祭的現場你會遭遇到什麽,有什麽東西會捅 進你的肛門裏,所以提前把腸腸清理幹淨,免得稍後出醜,而且,爲了防止被宰殺時弄破腸壁讓那些殘渣流的到處都是,我們從前一天晚上都禁食了,只喝一些蜂蜜, 如果不被宰殺的話,那群牲口的精液就能把我餵飽的;這些小細節其實有很多,
比如做爲備用肉時,不能口交也是這個原因,上次我就被抽成備用肉了,所以沒有口交,但是也沒有輪到我,空著肚子被幹了整個晚上,最後都虛脫了,第一次去的時候沒有吃肉,也有這方面的原因,那時我已經吃不下了......
我把灌腸器圓頭頂進了肛門裏,然後在坐便器上坐好,挺起了肚子並打開了灌腸器的開關,隨著一絲涼涼的感覺注入直腸裏,我的屁眼開始感到灼熱,一股便意開始肚子 裏彌漫開來,但是灌腸器運作時那個圓頭的頂部會撐開,像一個肛門塞一樣緊緊的卡著肛門口,想拉卻又拉不出來,隨著灌腸液注入的越來越多,我所感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那種憋漲的感覺讓我想要發瘋,我努力的挺著肚子,一邊用手不停的在腹部揉動,試圖減輕這種不適感,但是灌腸器可是不會憐香惜玉的,一瓶1千毫升的灌腸液灌不完它是不會下來停的;
終于,那種嗡嗡的機器運行的聲音消失了,巨大的壓力讓我重重的打了一個嗝,肚子裏面像是翻江倒海似的,肛門被撐的大大的,也卡的死死的,我一邊揉肚子,一邊摸索著去按放水的關關,隨著那個按鈕被按下,就聽到一陣放氣的絲絲聲,那鼓脹的圓頭迅速縮小,噗的一聲被擠出的肛門,灌進蜜蜂裏面的灌腸液像水柱一樣「嗞嗞」噴了出來,肚子也瞬間扁了下去,
"這下舒服了",我一邊擠著肚子,一邊彎著腰,心裏想著,雖然昨天沒有吃晚飯,但是什幺樣的裏的垃圾還是不少的,我坐著坐便器上控了半天,只到再沒有流出什麽東西來才直起腰,打開了馬桶 的沖水開關,一股溫暖的水流對著我還沒有完全合攏的肛門沖洗著,把肛門口殘留的液體洗幹淨,這時候肛門口的感覺才慢慢平緩下來,但是仍然感覺熱熱的,我又裝上一瓶灌腸液, 再次對自己的丟進行清理,然後又換了清水,叁瓶清水過後,我裏裏外外徹底幹淨了,我站了起來,小腿處卻像針刺一樣,原來我蹲的太久了,把腿給蹲麻了,我扶牆甩了半天腿,折騰了好久,才搖晃著走出了衛生間;
重新沖了個澡,胡亂擦幹身體,站在鏡子前面,看著鏡中的自己,瓜子的小臉,白皙的肌膚,34D的一對大奶子像是木瓜一樣挂在胸前,
"這對奶子要是切下來用餐盤裝起來絕對好看,也不知道會便宜誰了",我的腦海裏蹦出這樣的一個念頭,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麽,趕快搖頭,告訴自己"想什麽呢,趕緊走! ",出了浴室,我打扮停當之後,又去了一次大姐的房間,看著大姐睡著的樣子,輕輕的給她說了一聲,姐,我去參加秋日祭了,然後悄悄轉身離開了她的房間,恍惚間,我覺得大姐對我輕輕的笑了一下。
等我從樓上下來時,二姐已經等我了,二姐已經結婚了,但還沒有懷孕,所以也會和姐夫一道去參加,見到我下樓,走過來拉著我說:"叁妹,今天打扮的真漂亮,看得姐姐就想吃掉你! ",
"拉倒吧姐,去年看我被抽到做爲備用肉,誰在那裏掉眼淚呢,怎麽今年結婚就想要大義滅親吃了我啊,你是不是被姐夫洗腦了? 姐夫呢? "我和姐姐打趣道。
"他先走了,有一幫子狐朋狗友等著呢"姐姐挽著我的手一邊往外走一邊回道
"唉,姐夫那幫子狐朋狗友去年可把我幹慘了,而且就數我姐夫狠的,竟然讓他們前後一起夾著我操"我白了姐姐一眼:"今年又準備搞那家的小姐啊? "
"誰知道呢? 管他呢,今天呀,我們只管自己",姐姐回答道:
一路有說有笑,司機把我們送到了秋日祭的會場,我從包裏掏出了自己的名牌,那是一銅塊制的小牌子,上面有我的姓名,社保號碼和出生日期,我把它投入到紅色入口的小箱子裏面,這是用來抽取備用肉的,姐姐也掏出了名牌,她的是銀的,那是代表著已婚,不需要投入箱子裏。
"但願你明年能換成銀色的牌子"姐姐有點憂傷的說道,
姐,別烏鴉嘴了,我和偉傑已經決定了,明年我生日一過就注冊結婚,放心吧"
我們倆一邊聊著,一邊步入會場,身邊不時有一些女孩或是興奮,或是沈默的走過,路上碰上幾名女同學,一起結伴而行,越往裏走,心裏越不舒服,不知是有不好的預感還是姐姐剛給我的感覺,我總覺得今天我好像回不去了。
儀式的過程沒什麽意思,今年只有一個祭品,去年有叁個,那是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子,打扮的挺漂亮的,身材卻並不出色,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
我們幾個女孩子都撇了撇嘴,小聲嘟哝著:
"今天吃不了燒烤了......"
"看這個小身闆,只能拆了煲湯,要是燒烤,肯定咬不動......"
"哈,看今天的備份抽到誰吧,希望豐滿一點,也好滿足一下大家的嘴......"
......
這時,葉子突然從右側攬住我的腰說道:"嘻嘻,就抽我們叁公主好了,這身美肉,管讓那幫牲口的口水掉在地上! "
我們這些女生私下裏總管秋日祭上的那些男人們叫牲口。
我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用食指點了一下葉子腦袋,和她調笑起來
"去你的,死丫頭,要是抽到你啊,我就去找馮叔叔要把刀,親自把你開了膛,扯出你子宮來,讓你以後還發騷......"
小月兒突然從後面抱住葉子,用右手撫在葉子的肚子上,開心的道:"別抽簽了,我們直接把葉子姐宰了好嗎,看這個小蠻腰,她的內髒會讓牲口們發瘋的! "
說著月兒用手指比作刀,隔著衣服在葉子肚皮上比劃著;
大家正嘻鬧著開玩笑時,台上已經開始抽取備份的女孩了,其實抽備份是蠻公平的,有一個透明的大箱子,把銅製的名牌全部倒進去,啓動旁邊的風機,那些名牌雖說是銅制的,但實際上就是一 塊薄銅片,強勁的狂風會把那銅片吹的在箱裏飛起來,銅片被吹的開始在箱子均勻的飛舞時,主持人會請一個名望較高的人上台,用一個網兜一樣東西往箱子裏一撈, 落入網兜裏的名牌就是今天的備份,而且,越早落入網兜的越安全,因爲念名字時是反過來,後落入的先念,先入網的後念,這個順序就是備份被宰殺的順序,並不是每一個備份 都會被宰殺,看參加活動的人數和主廚的決定,上層圈子的活動,品嘗人肉並不是主要的活動,大家都淺嘗即可,很少有人會拿著肉大哚大嚼的,那會被認爲是有傷家族顔面的失禮行爲,
所以在上層圈子裏一般用不了那幺多的女孩,上次我的名字是第五個被抽出來的,但是那天因爲有叁個祭品,另外只用了兩個備份女孩,我們後面抽出來的只是備份而已。

【第二章】
主持人開始念名字,我們也開始緊張起來,
第一個,
不是我,我們都出了一口氣,
第二個,還不是我,
真不錯,
第叁個,
"長孫慕雪",刷的一下,周圍的眼光一下子掃了過來,
我一下子被震懵了,怎幺會是我,怎幺會是我,
然後又聽到......"蘇紅葉",
我突然醒了過來,轉頭盯著葉子,葉子也傻了,臉色煞白的望著我,還微微張著嘴,好像想對我說什麽,看到她這副表情,我心中一根仿彿緊繃的繩子突然鬆了下來,我釋然了,
遲早的事情,上層圈子裏的女孩即使結了婚,沒準那一天就會被夫家宰殺掉的,這種事情我們聽得多了。
至少,在秋日祭這天,雖然不做祭品,但是在活動現場被宰殺分食的話,那幺這個女孩一生的好運和諸神對她的祝福都會降臨到直系血親的身上;
只不過祭品的效果會更好一些,備份的效果雖然不如祭品,但也差不到哪裏去。
去年的祭品之一丹丹,是賀家琦的第四個女兒,賀家琦是本地排行第叁的物流公司,她的母親得了一種不治之症,可是丹丹死後,她的母親奇迹般的好了,那而賀氏物流在一年當中的排名也往上躍了一位。

長孫氏也是這裏的名人,長孫財團是這裏排名前叁的重要經濟力,長孫家的子孫一直以來都有著非凡運勢並承澤著諸神的恩惠,做爲長孫家的叁女兒,我也有義務爲父母和小弟祈求好運更多的。

叁年前大姐死後,父母身體就越發的容光煥發,而我和小弟的明顯運氣的比以前更好了,這就是姐姐的功勞,她將自己運氣與神恩轉移到了我們的身上,若今天再以我的終生運勢及神恩 來對家族運勢再次加持的話,那父母和小弟,乃至由父親執掌的長孫財團都會興旺發達的,我還有什幺可猶豫的,要是將來結婚後被夫家宰殺吃掉的話,那真就成了白死了。

想通之後,我反而有一絲期待,想起下午洗澡時腦海中閃的那一念頭,一對乳房被擺在盤子裏等著被人品嘗的畫面的又一次閃過眼前,我的嘴角竟然微微的揚起,我長出一口氣,轉身挑起葉子的下巴,"乖,要不要和我比比誰的身體和內髒更性感啊? "
葉子這才從震驚的狀態裏恢複過來,一下拍掉我的手說道
"我在叁公主的後面啊,也許用不到我的身體,就像你去年那樣! "
這時小月兒一副看熱鬧不嫌事情大的模樣湊了過來
"今年祭品少,人又多,我看葉子姐你是跑不掉的了,嘻嘻"
葉子惱羞成怒一把捏住月兒的乳尖,使勁一擰
"死月兒,一會我去找幾群牲口來,幹不死你"
月兒被突然擰得大叫了一聲,呲牙裂嘴的揉著胸,我看倆人又要掐起來,趕緊拉著葉子,
"走走走,還有幾個小時,有一群牲口正等著我們呢! ",
說著,拉起葉子就往大廳的入口走去,二姐在後面追著我:"雪兒,雪兒,你......"
看樣子二姐想要給我說什麽,我卻沒給她機會,打斷她:"姐,你就讓我再瘋狂一次吧,別說那些不痛不癢的,對了,記得幫我收骨啊,我要玫瑰骨匣 "。
說完扭頭拉起葉子就走,我心中雖然決絕,但還是看到二姐眼裏閃爍的光芒,就像夕陽下海水湧起來波浪。
是的,幫妹妹收骨想必不是愉快的事情吧,二姐當年就爲大姐收過一次,後來聽她說她難過了好多天;
收骨是秋日祭的一種習俗,秋日祭中只允許吃掉女孩子們的肉,有專人會把肉從女孩的身體上分割下來,但不允許食用女孩子們的骨頭,哪怕是一根小腳指骨也不行,這也是爲什麽說 那個瘦瘦的祭品沒得可吃的原因,會後他們把每一位的女孩子的殘骨收集起來,還有她的頭,並用骨匣裝好還給女孩的家人,裝骨匣的時候,他們將殘骨拼起來,並給女孩化妝, 他們的化妝技術超好的,化好妝的女孩看上去就是這個女孩生前最美的樣子,然後將頭和殘骨裝入骨匣,並在骨匣中注入一種類似水晶膠的聚合物,這種聚合物可以保護凝聚在其中的女孩,永遠的 保持著最美時的樣子,秋日祭結束之後,會有一個小小的儀式,家人們會將女孩子抱回家,一定要用抱的,不許搬或著擡,這是對女孩的尊重,就像是女孩子在秋日祭中玩累了一樣, 將她輕輕的抱回家去,放在她的床上裏,從此,她就像是永遠睡著了一樣,沈睡在自己的房間裏,如果想她了,還可以隨時和她說說話,我就去和大姐說過不少悄悄話,她就躺在自己的 床上,身體被玫瑰花所覆蓋;那就是玫瑰骨匣,全身會被漂亮的玫瑰花覆蓋著,玫瑰骨匣除了漂亮,還有一個非常好的功能,可以預先錄音,預先錄制的聲音能讓你和家人進行簡單的對話, 看上去就像她還活著一樣。 想到這裏,突然想起忘了告訴姐姐錄制聲音的密碼了;
這怎麽辦呢,轉回去找她? 算了,密碼找回的答案她肯定能猜到,和大姐的一樣;我也懶得費這個心了,我相信二姐能辦好的。
大廳才是活動的核心區域,靠後的中間位置是料理台的所在,一會我就會登上那裏,之後會變成穿在穿刺桿上的烤豬,還是躺在餐盤裏的烤魚,又綁或是在架子上的活叫驢,就看今天主 廚的心情和手法了,大廳裏的全是人,一般走動的都是年輕人,因爲老一些男人們都在裏面聚在一起聊天,他們即不參與年輕人的活動,也不去關注料理台,實際上是刻意的避開料理區, 因爲他們所在區域根本看不到料理區,那裏有音樂,不算大,不影響他們交流或是玩幾把賭搏,卻也讓他們聽不到這邊的尖叫和料理區的嘶喊,沒準發出聲音的那個女孩子正是他的女兒,我的父親就在那邊......
女兒,父親,這個話題在我們這裏不存在的,
"只有被吃掉的女兒和生過孩子的女兒才是自己的女兒,否則還不知道是哪家餐桌上的食材呢! "這是我們這裏一句名言,父親在女兒的成長過程中幾乎是不參與的,女兒就像是家裏豬圈裏養的豬一樣,當然,這樣說有點刻薄了。
父親也愛自己的女兒,只是在女兒被吃掉之前,或是生孩子之前,她是不屬于這個父親的,沒生孩子之前隨時會被吃掉,不是在秋日祭上就是在夫家的餐桌上,只有在秋日祭上 被吃掉的女孩才真正屬于她的父親,只有在這時,才沒有人能再從他的身邊帶走這個女孩,當然,生了孩子之後也一樣,她不可能再被任何人吃掉,這個時候就是父親真正擁有女兒時刻,所以, 那些被放入骨匣的女孩們,會被自己的父親像寶貝一樣抱在懷裏,帶她們回家,直到父母去世之後,這些骨匣會與父母葬在一塊;當時這只是上層社會裏才有的風俗,至于平民,哪有什幺骨匣啊,一樣抱在懷裏,帶她們回家,直到父母去世之後,這些骨匣會與父母葬在一塊;當時這只是上層社會裏才有的風俗,至于平民,哪有什幺骨匣啊,至于平民,哪有什幺骨匣啊,至于平民,哪有什幺骨匣啊,一樣抱在懷裏,帶她們回家,直到父母去世之後,這些骨匣會與父母葬在一塊;當時這只是上層社會裏才有的風俗,至于平民,哪有什幺骨匣啊,至于平民,哪有什幺骨匣啊,但一樣抱在一 那些女孩直接就去當做排骨啃了,剩下的都扔在了一起,想分也分不出那根骨頭是誰的了,都是胡亂一丟了事,當然,這只是聽說,上層圈子和平民之間有一道誰也越不過去的牆, 牆那邊的事,都是靠道聽途說。
大廳裏最活躍的是那些牲口們,其實他們也有圈子,一群一群的分別占據著各自的領地,當然,他們會派出一個形象最好的人在入口處堵女孩,然後把那個認同的女孩領到他們的領地上,那個女孩能不能活下來,就看女孩自己的運氣了。
當然,這樣說誇張了一些,現場不允許用強的,女孩子也不會真的被幹死,當然聽說也有過意外發生,以前有女孩被幹的像一條離了水的魚一樣,口吐白沫,身體不受控制在桌子上彈動著,最後失去了呼吸,
從那次以後,活動中就配上的急救人員,也就再沒有女孩因此喪過命,沒有喪命並不意味著沒有痛苦,做愛是快樂的,但是快樂的極緻就只剩了痛苦,我第一次就是被人抱回家的,初經人事不久的我,被五 只牲口輪姦了整整一夜,那晚、光是潤滑劑就用掉了一盒子,肚子被精液灌滿、又被我吐了個幹淨,在家裏躺了足足一周才能下床走路,第二次,我姐夫他們七個, 我操的暈了過去,加上那次是空腹幹的,雖說中間吃了一塊肉,但是還是沒有撐住,最後被姐夫那群牲口們擡了回來,十多天裏大小便都有點失禁了,害我只得穿著紙尿褲。

【第叁章】
走到大廳入口時,我們接過兩杯喝了喝了,除了祭品外每一個進入大廳的女孩都要喝的,這是爲了避免女孩子們懷孕,聽說這個東西不但避孕,還有催情的功效,每次喝它,我都會停經兩個月,剛進入大廳,就有一個帥哥在前面攔住了我們,:
"小姐,有沒有榮幸與您共渡這個美麗的夜晚呢? "帥哥看上去很有涵養的樣子,我掃了一圈,沒看見偉傑他們那一夥,不過眼前這個帥哥也說的過去,我還沒來的及搭話呢,葉子就已經笑盈盈的把手搭了過去,轉頭沖我一笑說"雪兒,最後一次啊,一定要好好享受啊,可別浪費了",看來,剛才那段不長的路已經讓她想通了。
我沒好氣的回道:"去吧去吧,你個小騷妮子,讓那群牲口操爆了你"說完我就一個人往裏走去,又一個很壯實的男孩攔住了我:
"叁公主,剛才聽說抽到你的名字了啊,跟我們一起吧,我們那邊人多活好,保你感覺不到宰殺的痛苦......"他嘻皮笑臉的說著
我白了他一眼,是劉氏地産集團董事局主席家的老二,外號二黑子,這家夥又黑又壯,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過也確實像他說的那樣,他那群人多,一群和二黑子鬼混的家夥有十 幾個人,整天在城市裏無所事事的,騎著重型機車招搖過市,而且聽說這個二黑子特別能搞,我雖有心想拒絕,但是回頭一想十幾個人呢,我的時間不多,而剛才喝下去的藥已經開始起作用了, 十幾個人在短時間內肯定能把我操的死去活來的,最後一次做愛了,哪有不瘋狂的道理,我又有些心動了,二黑子一看我沒直接回絕他,拉起我的手就往他那個區域走去,嘴裏還說著:"走吧,叁公主,我們都意淫了你好久了,再不陪你玩玩就只好等來生了! "
"等等,等等"我被他拉了兩步,就喝著他停下來,他轉頭疑惑的看著我,我從包裏拿出中午午休時的眼罩了,告訴他說"我是今天的備用肉,不能口交,另外我有個要求,同意我就去! "
"什麽要求啊? 你要蒙上我們的眼嗎? "二黑子看著我手裏的眼罩問道
"我要帶著這個;"我揚了揚手裏的眼罩,繼續說:"你們可以操我,怎麽操都行,但是我不想知道是誰操了我,你們那幫子什麽人我也知道一點,所以免得我惡心,我可不想被宰殺前先被你們給惡心死了! "
二黑子一臉黑線的看著我,最後說:"好好好,我的叁公主,誰讓你是我們的公主呢,我們答應你,不過口交的規定也不是絕對的,我們不射你嘴裏就行。 "
我想了想也對,我不喜歡被射進嘴裏再吞下去的感覺,可能是第一次時被灌的太飽了有心陰影吧,于是我回道:"好的,我答應你,中途誰要摘我的眼罩,我就不玩了"
"行"二黑子這次答應的倒是蠻快的
于是我把眼罩的帶子緊了緊,罩在了頭上,任由二黑子抱起我就走,沒走幾步,旁邊傳來一陣口哨聲,二黑子把我放在地上,扶著我站好,向大家宣布了我剛才的要求,又是一陣哄笑;
人的視覺被遮擋時,其他的感覺就特別敏感,就像此時,我感覺周圍的空氣都不怎麽流動了,溫度還有點升高,我可以聽到有呼吸的聲音,有吞咽的聲音,也有抽鼻子的聲音,你可以想像一群流著口水、眼冒兇光的惡狼悄悄的向一只無助的綿羊合圍過來時是什麽樣子,此刻的我就有這種感覺,像一只被狼群圍著的羊,不知那裏伸過來的手扯掉了我的肩帶, 也扯開了我背後禮服的拉鏈,我下意識的抱住了胸,但是另外兩只手來捉著了我的手腕,把我抱在胸前的手臂拉開,禮服被拉了下來,一同被拉下來的還有胸衣,胸衣被扯開的那一刻,胸前的一雙肉團突然就跳了出來,一雙手突然從後面抓上了我的奶子,兩根手指夾住我的奶頭撚動起來,一陣過電的感覺從我的乳尖彌漫開來,我忍不住"嗯"了一聲,隨著他手的動作, 挺胸仰頭,將一對34D的奶子挺了起來,一幅隨便大家搞的樣子,禮服已經褪到了腰部,後面兩根胳膊夾緊了我的身體,有人順勢托起我的兩只腳,我整個人被他們橫抱了起來,
我又輕輕的啊~了一聲,恐懼中帶著嬌媚,我的鞋子被脫掉了,然後禮服也離開了我身體,蕾絲的小內褲也被脫掉,有個興奮聲音的叫道:"哈,叁公主已經濕了啊",接著我感覺到了空氣被攪動起來,肯定是這個變態旋轉著我的內褲向其他人炫耀。
"牲口! ",聽到周圍人的應和,我心裏暗罵了一句,有人托住了我的屁股,有人從另一側攬住了我的腰,他們一人抱著我的一條腿彎,把我的兩條腿向兩邊分開,我就這樣被叁個人架住,將我的蜜穴、肛門展現在這群牲口面前;
"哇,叁公主的陰道是粉色的啊! 有人發出了驚歎,四根手指已經摸上了我的陰唇,並向兩邊分開,我又羞又惱,勁使收縮著陰道口,但是陰道口的蠕動卻更加讓這群牲口興奮,有人竟然直接撲了上來,一口咬在我的陰部上,舌頭還直接舔上了陰道口並轉起圈來;
"啊! ~~",一股電擊般的快感順著脊柱沖上大腦,我一陣哆嗦,身體也發起顫來,但是架著我的人抱的太緊,讓我只是扭動了兩下。
"把叁公主放桌子上"二黑子命令道
我被人託著走了兩步,背後一涼,整個人被放在了一張桌子上面,剛扭了兩下讓自己躺的舒服一點,我的腿就被人分開了,二黑子的聲音從上面傳來:
"叁公主,讓我來把你操進天堂"
聽同學們說,二黑子的陽具又粗又大,能把人給撐裂開,所以她們都不喜歡第一個和二黑子做愛,都是被幾個男人操過了才輪到二黑子,這樣,陰道已經被撐鬆了,也就能順利的吞下那根大雞巴。
我一直認爲這裏面的誇張多過實際,但是當我的腿——被二黑子分開時,感覺下體被一個硬硬的東西頂住了,那個東西很熱,也很大很圓,我才意識到它的恐怖。
二黑子按著我的腿的力度越來越大,那個硬硬的像是一個鋼球一樣的東西也開始往我的陰道口裏擠著,我想扭動屁股以擺脫這個鋼球。
但是腿被死死的按著,擺動屁股的動作卻變成了搖動上身,
我沖著二黑子喊道:"劉二黑你輕點,輕點,別把我搞壞了~~劉二黑你輕點啊,我痛,痛啊~~~"
可能是二黑子聽我說話都帶了顫了,也可能是真怕把我玩壞了主廚馮叔饒不了他,他慢慢的退出一點,然後又開始往裏頂,不過這次頂的要輕很多。
二黑子還會溫柔的操女人,這還真讓我意外,但是再溫柔也不過是爲了操進我的身體,他來來回回的頂了十多下後,再次用力,我又感覺到被撕開的痛,這一次雞巴總算是頂進來了,我的陰道被徹底的撐開,陰道口緊緊的裹著他的雞巴,雖然痛苦,但卻也很充實。
"啊~~~~~~",我發出一聲長長的呼喊,二黑子又是一陣用力,雞巴終于慢慢的擠進陰道的深處,我甚至都能從陰道壁的感覺上,感受到他陽具表面的突起的青筋,二黑子又慢慢 擡起了屁股,雞巴從陰道裏往外拔著,那種感覺就像是要把我的靈魂從陰道裏抽出來一樣,二黑子的龜頭快拔出陰道口時,他停了下來,然又往裏插來,這次竟然聽到水聲, 陰道在身體的本能反應和剛才喝下去的催情劑的雙重作用下迅速分泌著水分,這讓他插的更加順暢了,第叁次,第四次,一次比一次順暢,我也被這一次一次的沖擊刺激的頭腦發昏,雙跟隨我發出的呻吟還是周圍其他女孩發出來的,總之呻吟聲已經響成了一片,看來活動已經進入了狀態,我平躺著,雙手被人拉過頭頂,又一根粗碩的雞巴放在了我的唇邊, 想要摩挲著插進我的嘴裏,我意亂情迷了,也沒顧上自己今天是不是肉了,張開嘴讓它插了進來,好在我還有一絲理智在,沒敢讓他捅進喉嚨裏,一會要是在料理台上啞 著噪子,肯定會被嘲笑的,我只是把那根雞巴含在口腔裏面,並用舌頭圍著它打著轉,又有人一左一右握起了我的乳房,乳頭這個時候已經挺立了起來,
哦不,他們竟然在吃我的奶子,
這時,陰道被大力抽插的快感......、屁股被使勁撞擊的滿足感......、乳房被吮吸乳頭被輕咬酥麻感......,嘴巴被操的屈辱感......,被拉到頭頂的雙手裏還被迫握著一根粗大硬實的肉棒那種無助感......,
這所有的感覺交織在一起,這就是秋日祭中能帶給女孩最大的快樂,我緊緊的閉著被眼罩遮住的眼睛,感受著身體不同部位帶給我的不同的感覺,心中卻不知爲什麽,慢慢的被一種悲涼與屈辱的情緒所淹沒:
我——是長孫財團董事局主席的女兒,我——是一個面容如花,膚若凝脂的青春女孩,我渴望著小說繪本裏那種讓人沈醉的愛情,我的身體本應該只爲我所愛的人而綻放,我 願意成爲他精液的容器,用我的嬌小身軀來承受他攻擊,看著他進入我的身體,用我的陰道或是肛門來釋放他的壓力,而不是被一群整天嘻皮笑臉的混世魔王去操弄, 我的乳房應該成爲最愛的那個人最溫柔港灣或是他餐桌上的美味,而不是被這群牲口抓住咬來啃去,但是我無能爲力,我是一個女孩子,一個在秋日祭上被抽中的女孩子,我的身體再 也沒有機會被那個我最愛的男人擁入懷裏,我詛咒這個該死的秋日祭和這個該死的地方,還有一年,還有一年我就可以穿上婚紗,嫁了我的新郎,然後懷孕,再也不用參加這該死的活動, 但是沒有機會了,今天該死的那個人,卻是我自己,我不但被這群牲口操弄,還要用自己的肉體來滿足這群牲口的口舌,對,都是牲口,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是人,都是牲口,如果所有女孩都要被人吃掉,爲什麽你們還要講著那些男女之間天真的愛情故事,讓我相信了這一切之後又要讓我被吃掉...... ;
不知不覺間,我發現蒙在眼睛上的眼罩濕漉漉的,那是我的眼淚吧,嘴裏的雞巴還在舌間攪動著,陰道裏的快感也越堆越高,吃著右乳的人已經鬆了口,只是在捏著乳 頭挑逗,左乳還被人吃在嘴裏,轉瞬間我的思想又被拉回到現實,我正在被男人操著,這也許是我做爲一個女人、最後一次被男人操了,那些亂七八遭的事情想它來做什幺啊? 我是一塊肉,一塊馬上要被人宰殺、吃掉的肉,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會讓得到它的人垂涎叁尺、回味無窮,當怕哪是我的腸子或是騷逼,想到這裏,一股嬌羞感又湧上心頭,我徹底放開了,來操我吧,你們這群牲口,這可能是你們有生以來能操到,能吃到的最美的肉了,來吧——!
嘴裏的雞巴讓我無法用嗓子發出聲來,那聚積在身體裏的快感只能用鼻腔來宣洩,我一邊吭哧著一邊扭動身體,剛才的心中那些屈辱與不甘的情緒也隨著身體的念動煙消雲散,
"呵...... 呵...... 呵......"嘴裏那根微微發鹹的雞巴總算是拔了出去,拔出去時還狠狠捅了我嗓子一下,搞的我一陣猛烈的呵咳,拉著我雙手正在手淫的家夥也放開了我,我趕緊縮回了胳膊,被他拉了長時間這些,胳膊都酸了,有一個聲音帶著一絲谄媚的說道:
"二哥,叁公主還有個洞呢,讓兄弟們也一塊陪叁公主玩玩呗! "
我一聽心裏也是一跳,這時我已經被操的有點發騷了,雖然我自己放開了,但是平時對男人的性格就是比較冷的,所以沒意輕意的表現出來,去年姐夫他們的雙龍探穴沒一會就讓我噴 了,所以,我應該引誘他們一下,二黑子還沒有回話,正雙手卡著我的腰狠狠的撞著我的胯部,我就借著他撞擊的力量把肩部向下一用力,把腰和胸給挺了起來, 乳頭也從吃我胸的那人嘴裏脫了出來,雖然我罩著眼罩他們看不到,我還是皺起眉頭把下巴一揚:
"啊~~~~"捏著嗓子發起一聲又長又顫嬌吟;
哪知二黑子雙手一緊,本來他的手只是卡著我的腰,這一下,變成的緊握著我的腰,擡起我的屁股朝著自己狠撞,二黑子的雞巴本來就又粗又大,這一下雞巴最粗的地方直接頂著我的G點摩擦過去,龜頭還一下了的撞著我子宮,瞬間把我操的全身過電一樣
"啊,啊~~~~啊~~啊~~~~~~~~",我也顧不得捏嗓子了,直接大聲叫了起來,二黑子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猛,我也叫的越來越大聲,一陣陣電流沖擊著我意識,身上的肉和奶子被撞的抖起 一陣一陣的肉浪,抖的我全身産生了一種莫名的快感,下腹覺得又酸又脹,突然一股忍不住的尿意沖入腦門,尿道口一鬆,一股騷水沖破了封鎖,噴出了出來;
"啊哈!! 叁公主被操尿了啊!! "旁邊傳來幾聲興奮的怪叫;噴完了的我已經全身無力了,只能用噪子發出的短促音節回應著二黑子的雞巴對我身體的沖擊,就算我噴了他一身,二黑子也沒停下,仍然托著我屁股猛操著,我 感覺得他的雞巴越來越燙,也越來越粗,就在這時,他的龜頭像在陰道裏爆開了一樣,在一陣更加猛烈的撞擊後,猛的一撞,使勁頂著我的子宮口,一跳一跳的向我噴射出滾燙的液體, 我被他頂的只能昂著脖子繃緊了身體,嘴裏發出一連串嗬~嗬~聲音,最後他還猛的拔出再狠狠得撞進來,每撞一下,我就會被吐著的精液燙的一哆嗦,直到最後他的雞巴 再也吐不出東西了,他才拔了出來,拔出時還反複操了我幾次;隨著"啵"的一聲輕響,陰道一下子空下來虛,而我,就像一只被放了氣的充氣娃娃,癱在桌子上;
二黑子離開我的身體,好像又蹲到我的身邊,捏住我左側的乳頭,我又"嗯"了一聲,顯得很無力的樣子,二黑子提起我的乳頭來回抖著,說道:
"叁公主怎麽樣啊? 平時一幅高高在上的樣子,臨死了才捨得被黑哥操,後悔爽的晚了吧? 早點跟著黑哥,早就讓你爽飛了,兄弟們,別讓叁公主閑著啊,繼續操啊,公主可沒那麽時間陪我們玩",說完,又使勁擰了一把我的乳頭!
"啊~~"這一下不是嬌喘,而是呼痛了,但是嘴上卻沒有再擺出平時的高冷:嬌聲嗔道"黑哥,你壞死了,你舒服了還要再弄疼人家,不給你玩了......"
這時有人一把抱起我身體,把我從桌子上抱了下來,讓我翻了個身,趴在了他的身上,他怪笑著說:"沒事,不給他玩,給我們玩。 ",這個人說話帶著一股濃重的煙味,想來他應該是一幅很猥瑣的樣子,幸好我蒙著眼睛,才沒被惡心到。
說著他用腿分開我的雙腿,我的屁股這個時候還在酥酥的,嬌軟無力,他也不管我陰道裏流出的東西,伸手下去握著自己的雞巴就對準了我的陰道,跨部朝上一挺,粗硬的雞巴就刺了進來;
"啊~~",我又一聲嬌呼,空虛的陰道再次被硬物刺入,我順調整了一屁股的姿勢,身下的男人開始挺腰大幅度的抽插起來,我悄悄壓下了一點腰部,這樣屁股就會更翹了,其時我在等一個機會,這樣做會讓時間來更的快一些;
果然,有人看著我翹起的屁股忍不住了,用手摸上了我的屁股,我雖然看不到,但是當那只手摸上我屁股的時候我就一陣竊喜,我最喜歡的動作要來了,一根硬硬的雞巴頂上屁股溝,在那裏 上下滑動著想找我的肛門,我真的愛死這個動作了,其實從破身以來,最讓我興奮的一次做愛就是在去年的秋日祭上,姐夫和他的一幫子狐朋狗友玩的這個雙龍探穴, 那時候的他還只是我的準姐夫,他把我從沙發上抱了起來,讓我坐在他的一個朋友的腿上,他朋友的雞巴從背後插進了我的肛門裏,姐夫讓我半坐著,抱起我的雙腿,就那樣讓我看著 他的雞巴從前面插入我的陰道,我就那樣低頭看著一根雞巴在我的陰唇間進進出出,他在幹我的小騷逼,我的小騷逼就是這樣被男人操的,噢~~那種視覺與心理上的雙重沖擊, 再加了兩根雞巴在身體裏的抽插著,沒一會就讓我噴了出來,而且,那場做愛讓我噴了好幾次,那是我噴的最爽的一次,後來爽的都快暈,才有人餵了一塊烤肉給我吃,讓我補充了一次體力。
現在,那根雞巴已經頂上了肛門,肛門處已經被他用雞巴沾著陰道的分泌物潤滑的差不多了,他開始用力,我也把上身支了起來,這樣才能讓我放鬆括約肌,趴在那裏屁眼根本放鬆不了。
"噢~~~~~~! ",我打喉嚨深處發出一陣滿足的回應,他總算是頂進來了,他的雞巴不算很粗,正常人的樣子,但是有些長,我能感到他在往我肛門深處鑽,鑽不動了就抽出一點然後再往裏推,我覺得我的 腸子正在被他一點一點頂直了,他的陰毛終于觸到了我的皮膚,有點癢癢的感覺,雞巴還沒有插到底,我覺得我的腸子裏面雞巴已經頂到頭了,他們都停下了動作,一個摸著我兩邊的屁股 ,一個摸著我的兩條大腿,兩根雞巴卻靜靜的停在我的兩個洞裏,中間隔著一層薄薄的肉壁,我有點難受了,扭動了一下屁股,就聽有人喊到:"一——二——叁,開始! "。
隨著這聲開始,這兩只牲口就像是被鞭子抽了一樣,瘋狂的跟著動起來,「啊——啊呀~~~~~~~~~~」我同時大叫了起來,陰道和肛門同時像是被塞進了電擊器一樣,酥麻酸爽的感覺得一下子籠罩住了整個臀部!
"啊——啊——"我已經保持不住姿態了,一下趴在下面的男人胸脯上。 美女女同性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