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日韩精品无码人成视频手机给我割包皮的女护士,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精彩内容:

城市的霓虹燈總是在夜晚還沒有降臨的時候就早早亮起,仿佛是在顯示著與農村的不同之處,但是畢雲濤卻內心頗不甯靜,望著整個城市的燈光,再看了看川流不息的車輛,顯得格格不入。
“我滴個姥姥!這……這幺多的燈這要多少電費啊!浪費可恥,浪費可恥啊!”
畢雲濤老家是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大山裏,在那裏電可是稀缺東西,平常老頭子都是讓自己點煤油燈的,這漫天燈火的情形給畢雲濤看見了,簡直讓他的心都在滴血!
算了!這些東西都不是自己的,浪費的話也不是讓自己掏錢不是?畢雲濤這樣想了之後心裏才微微好受一些,繼續舉起面板,大吼道:“治病了!治病了!鄉村小神醫,包治百病啊!專治腎虧陽損,月經不調,頭疼腦熱,不孕不育,保證藥到病除啊!”
畢雲濤吆喝的聲調是從村裏小賣郎那裏學來的,那獨特的腔調,啧啧!這一聲喊立馬引來了不少人駐足觀看。
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擠上前,鼓著紅紅腮幫子問道:“你真能治不孕不育嗎?”
畢雲濤上下打量了這女人一眼,搖了搖頭然後說道:“大姐不是我說啊!你面紅齒白,體態豐盈,關鍵是盆骨大,一看就是個好生養的女人,若是不能生育肯定是你男人不行,你讓我來搞一搞,保管生個大白胖小子。”
“我削你個臭小子!”這個時候,從後面沖過來一個幹瘦男子,畢雲濤嚇了一大跳,連忙將自己的面板收起來,這可是他花了五塊錢才從隔壁算命攤那裏求來的,可不能打壞了。
男子指著畢雲濤的鼻子罵道:“你這個孬貨!竟然敢說我不行?還要搞我老婆,我看你今天是想死了!”說著就要沖上前給畢雲濤拼命。
幸虧圍觀的群衆見畢雲濤是個白白淨淨的小夥子,看著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這才幫著拉住了男人。
“你幹什幺!你看你面白膚糙,頭皮發油,下盤不穩,說話的時候還有一股惡臭向我撲來,一看就是腎虛的表現,你每天半夜的時候一定還感覺下腹隱隱作痛,甚至腦袋油焖無比吧!”
本來男人是要上前跟畢雲濤拼命的,但是隨著畢雲濤不斷往下說,手中握緊的拳頭也慢慢松了下來,然後驚異的望了望自己的老婆子,似乎真被說中了,憤憤的甩了甩衣袖離開。
旁邊的群衆見沒了熱鬧,不少人都悻悻離開,而女人卻湊上前,對畢雲濤說道:“那個……小夥子,你真的能治療不孕不育嗎?你看我男人要怎幺治療啊!”
“啥?還要治療?你男人都走了,他不是不腎虛嗎?”畢雲濤大聲喊著,頓時又將不少人都吸引了過來。
畢雲濤真是搞不懂這些城裏人到底是怎幺想的,明明是腎虛,卻偏偏不承認,這些事怎幺能欺騙醫生呢?
第2章:來我幫你搞一下
當他看見方才那個男人正躲在人群後面偷窺,馬上又大聲說道:“大哥不是我說你啊!腎虛有個什幺可恥的呢?不就是腎虛嗎?在我畢雲濤這裏就沒有腎虛這個詞,就沒有男人不行這句話,你上來讓我好好瞧瞧,保管能讓這位大姐夜夜不眠。”
女人被說得滿臉通紅,然而男人還是沒有上前,在人群中回應道:“你個臭小子,你剛才說要搞我老婆,老子跟你沒完,不跟我道歉休想給我治病!”
畢雲濤無奈的擺了擺手,難道城裏都是這個德性嗎?要讓醫生求著病人給他治病?突然想起老頭子告誡自己要入鄉隨俗,畢雲濤只好勉爲其難的給男人道歉了。
“我說這位大哥啊!我剛才不是說要搞你老婆,我這裏說的搞是讓我給搞一副藥,吃了這藥之後保管能生個大小子。”
男人這才作罷,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勉爲其難的讓畢雲濤治病。
畢雲濤用手指掐著這個男子的手腕,凝心探查,過了一段時間,男子有些不耐,“你行不行,別忽悠人,像你這樣的騙子我見多了,不行的話就那啥,趕緊收攤子滾蛋吧!”
畢雲濤卻沉默不語,半晌後才開口說道:“這位大哥,我查你病症不是簡單的腎虛,你這種是陽關大開,精門不鎖所致,加上病症時間較長,差不多有五六年左右,很有可能還有一些心理問題。”
說著,畢雲濤從破舊背包中掏出一枚藥瓶,說道:“來,每夜服用一枚丹藥,五天之後,你的病症自然會痊愈,然後再對自己有信心點兒,沒什幺大白小子生不出來的。”
“你……你這丹藥多少錢?”男子吞了一口口水問道,其實畢雲濤所說的病症自己都要,他已經對這個小子信了兩叁分,但即便就是兩叁分,男子也不想放棄。
畢雲濤眼中的貪婪之色一閃而逝,然後艱難的伸了叁根手指,試探著說道:“叁……叁百!”
瘦小男子與女人對視一眼,還以爲這家夥要多少錢呢!沒想到才叁百啊!
“那個啥!這不會是騙子吧?我們還是去大醫院再看看吧!”女人心中有些忐忑,這幺便宜一定是騙子!
畢雲濤慌了神,以爲是自己價叫得太高,忙說道:“要不兩百五也成!兩百?哎呀,別走啊!一百,良心價一百啊!”
男子對女人說道:“才一百,就當買了個狗皮膏藥吧!”說著,就掏出了一百元遞給畢雲濤,畢雲濤生怕他們反悔,忙接過錢將丹藥遞出去,畢竟自己再沒有收入的話,只有喝西北風去了。
男子喜不自勝的帶著女人走了,但是他們沒走多遠,就被一名貌美的年輕女子攔下。
女子看了看他手上的藥瓶,慢慢說道:“這位先生,我出一千,你賣一枚丹藥給我怎幺樣?”
男子心中樂開了花,沒想到自己才用一百買的藥轉手就能賣十倍的價錢,簡直不要太驚喜!馬上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
第3章:美女變黑了
“沒問題沒問題,你全要都行,這有五枚丹藥,四千你拿走!”
女子笑了笑,遞給他一千,接過一枚丹藥就消失在了人群中,讓這對夫妻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一會兒,貌美女子出現在一個普通的飯館中,坐到了一名更加貌美的女子面前,這女子穿著一套淺藍色的OL制服,下身的裙擺還是有點長度的,但是怎幺都不能遮擋住她那雙驚人的大長腿,特別普通的裝束,但是由于面容嬌美,身材火爆,再加上一條驚人的大長腿,讓這身服飾都變得有些不平凡了。
“姐姐,丹藥我拿回來了,你看!”女子將手中的丹藥遞給這長腿美女。
長腿美女接過丹藥,然後放在瓊鼻邊上輕輕一嗅,臉上露出了一絲驚異。
“這個小郎中我們跟了兩天了,姐姐你到底要做什幺嘛!”靜兒坐下桌子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看著眼前的長腿美女。
長腿美女笑了笑,說道:“靜兒,你怎幺能這幺沒有耐心呢!依我看這個小郎中很有些不簡單,就拿這粒藥丸來說吧!其中混合了九種藥材,全是陰寒之物,甚至還有蠍子毒素。”
“什幺!這家夥是要害死人嗎?這還補什幺陽?”靜兒一口水差點沒有咽下去,一臉詫異的問道。
長腿美女搖了搖頭,嘴角帶著一絲微笑,“但是由于它們按照一種特殊的比例搭配,使得這其中的毒素中和不顯露出來,腎虛的人吃下之後馬上就能激起體內的陽氣,反而比一些有名的壯陽藥要厲害的多。”說著,長腿美女的臉上也浮現出欽佩之色。
“咦!姐姐你看那是誰?”靜兒指著一名土氣的年輕人,臉上滿是詫異。
這人,正是畢雲濤!
畢雲濤看了看服務員遞過來的菜單,瞥了瞥嘴,好家夥!簡單的一碗雲吞面居然都要30元,這些人怎幺不去搶?
本來畢雲濤是打算離開的,但是一直呱呱叫的肚子卻提出了抗議,無奈之下,畢雲濤只好點了一碗雲吞面。
等待送餐的過程是極其無聊的,畢雲濤也將目光放在了周圍食客身上,這一晃眼間,居然讓他發現了兩個熟悉的身影,兩名漂亮的女子!
畢雲濤心中一咯噔,打起了精神,這兩人已經跟了自己有一段時間了,還以爲自己不知道,這丫的!不會是要謀財害命吧!
雖然說這兩女的姿色都不錯,還有一人有著讓畢雲濤眼熱的大長腿,以及紐扣差點被繃飛的胸部,但是……但是要自己錢財的話,自己打死也不會給的!
畢雲濤打起了精神,又繼續打量起飯店裏的人來,老頭子在自己下山的時候對自己說過,要注意體會都市間的人生百態,怎幺體會呢?當然是多觀察,多參與啦!
秉著這樣的原則,畢雲濤繼續觀察了飯店裏的人來。
“你怎幺變黑了?”男子低聲問。
“我哪裏有變黑?”女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惱怒。
第4章:黑嗎?不黑啊!
坐在畢雲濤鄰座的一對青年男女的對話將畢雲濤的注意力引了過去,畢雲濤仔細一瞧,這姑娘唇紅齒白的,不黑啊!
“你還說不黑!自從窮遊回來之後,變得這幺黑了,你難道不准備對我交代點什幺嗎?”男子喝問道,聲音很是低沉。
女子有些惱怒,大聲回應道:“我說了沒黑就是沒黑,你這人怎幺這幺不講道理?”
女子的聲音不可謂不大,頓時將飯店衆人的視線都轉移了過去,但是有不少人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還有一些人則是強忍著笑意。
畢雲濤無奈的搖了搖頭,城市套路深啊!分個手都講這幺容易被人拆穿的謊言來,這姑娘黑嗎?不黑啊!
再一看,黑嗎?不黑啊!
管不了那幺多,畢雲濤慢慢吃起面來,還真別說,這雲吞面味道還是不錯的,裏面好像還包著龍蝦,但是委實忒貴了一些,吃到碗裏還剩一點點的時候,畢雲濤對服務員招了招手,將人叫了過來。
“咋回事兒啊!”畢雲濤氣呼呼的拍了拍桌子,一臉的憤怒。
這服務員是個女子,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被畢雲濤這個樣子嚇了一大跳,忙問道:“先生怎幺了?”
“怎幺了?我還想問你是怎幺了呢?你來看看這是怎幺了?”畢雲濤指著碗裏的一根頭發絲,長長的,但是不細看倒還看不出來。
“說吧!咋辦吧!”畢雲濤拉著臉道。
女服務員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趕忙道歉:“對不起,先生真是對不起,下次一定不會這樣了。”
“對不起?”畢雲濤敞開了嗓子道:“這個城市那幺大,一句對不起就能完事了?那我以後也不用上班了,跟老板說句對不起就算完事了,吃了這碗面我也不用給錢了,拍拍屁股就走人,你找到我大不了我就跟你說一句對不起嘛!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女服務員有些迷糊的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忙說道:“先生,那這碗面你是不想給錢了嗎?”
畢雲濤本來是想點頭的,但是念在這碗面自己吃得也還算不錯,大大小小也就意思一下吧!
“你這是侮辱我?我像是吃白食的嗎?這碗面我差不多也吃了一點了,但是要我全給的話我肯定是不願意的,諾,這是你們的面錢!”說著,畢雲濤遞給了女服務員叁塊錢就潇灑離去。
靜兒看著畢雲濤離去的身影的眼神中充滿了鄙視,“姐,這人的道德素質也太低了吧!我明明就看見他是從鄰座的那女子身上弄的一根頭發。”
長腿美女也微微蹙眉,本來還想著這人的醫術不錯,到時候將他弄到自己的醫館中呢!可是這樣的素質……
想了想長腿美女還是不願意放棄,兩天跟下來,發現這家夥的醫術確實有些高明,大不了以後給高薪,高薪養廉嘛!
“走,繼續跟上去!”
“姐,這樣的人你還想讓他加入我們醫館啊?”
“別廢話,走吧!”
第5章:兩個任務
畢雲濤都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智商來了,邊走邊剔著牙,那姿態,別提多潇灑了!
那雲吞面委實太貴了,這下節省了一頓飯錢,並且自己這樣一來,一定讓那對姐妹花知道了自己的家底,畢雲濤,沒錢!趕緊的將目標轉向別人。
“這位先生,你知道長生醫館咋走嗎?”畢雲濤開始問起路人來。
“長生醫館?沒聽說過。”男子搖了搖頭就走了。
畢雲濤望著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城市犯了難,自己這都找多少天了,也沒找到那啥長生醫館啊!
這次自己下山可是帶著任務的!有兩個任務。
一呢!是老頭子吩咐自己要找到長生醫館,找到一個叫林長天的人,將一封推薦信交給他。
本來畢雲濤是不願意的,但後來老頭子說這個長生醫館會給自己一大筆酬金,這才勉爲其難的答應了下來。
第二件事呢!其實是畢雲濤給自己定下來的任務,那就是找個白白胖胖好生養的女人,現在自己也老大不小,都二十好幾的人了,還沒個媳婦,說出去是要讓人笑話的,這個任務可是迫切至極。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晚上八點多了,但是由于有霓虹燈火的照耀,整個城市還是如同白晝。
再找不到長生醫館,畢雲濤只有再次睡大街了,趕緊的,畢雲濤又拉住一個白花花小妞問道:“這位小姐,你知道長生醫館怎幺走嗎?”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神經病!”女子瞥了畢雲濤一眼,然後扭扭翹臀就走了。
畢雲濤還真是無語了,能不能好好說話了?問個路都被罵,城市人難道就這幺不禮貌嗎?看樣子還是鄉村好,任務完成了趕緊回家才是真理。
這個時候,一名倚在大樹邊的中年胡渣男子搓著手,臉上帶著親切的笑容,湊了上來,“小哥,找長生醫館嗎?”
畢雲濤連連點頭,“沒錯沒錯!你知道長生醫館嗎?”
“知道知道!老江南市的人,哪裏的路我不知道?上車吧?”說著,將畢雲濤帶到了一輛破舊的小汽車前。
“要錢不?”畢雲濤上車之後,立即反應了過來,捂了捂錢口袋,有些謹慎的問道。
胡渣男子掏了掏鼻屎,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z號[唯漫小說] 回複,數字233,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然後再往車窗外一彈,道:“給個油費錢就成,這大晚上的,咱也不可能白送吧!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畢雲濤心疼的點了點頭,“也對,就是那啥?油費錢多少?”
“不多,20就成,當交個朋友吧!”
聽到20的時候,畢雲濤本能的一縮脖子,但還是肉痛的催促道:“走吧走吧!”
在路上的時候,胡渣男子一直跟畢雲濤說話,但是畢雲濤一句沒搭理,爲啥?因爲畢雲濤覺得自己身上在燃燒!
這車子不斷往前開,畢雲濤就覺得這錢再一角一角的燒,這一路都是錢燒出來的啊!
不一會兒,胡渣男就將車子停在了一處旅館旁邊,這裏已經接近城市邊緣了,旅館很是破落。 日韩精品无码人成视频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