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选秀节目瞄准未成年人,芒果TV是否在顶风作案?

精彩内容:

作者 | 趙天成

2020年,《乘風破浪的姐姐》大火,讓30 年齡女星頻上熱搜,成爲了年度爆款。而節目背後的推手芒果超媒,也借此殺入了千億市值俱樂部。

緊接著,《天天向上》推出了特別企劃《追逐夢想的哥哥》,並趁熱打鐵地宣布《披荊斬棘的哥哥》啓動。繼“姐姐”之後,30位懷抱“男團夢”的哥哥也已經在來的路上。

如今,芒果TV終于將娛樂的手,伸向了6-15歲的未成年人。

《聚光燈下的我們》第一次將未成年人的選秀,赤裸裸地放在了聚光燈下,針對未成年人發起一場轟轟烈烈的“造星運動”。而這與廣電總局“嚴格控制未成年人參與真人秀節目”似乎是相背而行的。

真人秀瞄准未成年人,芒果TV是否在頂風作案?

這幾年,廣電總局對未成年人參加綜藝一直都有著嚴格的管控。

早在2006年,廣電總局就曾發出“禁令”,要求電視選秀參賽選手年齡在18歲以上。

2015年7月,廣電總局發出《關于加強真人秀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真人秀節目應注意加強對未成年人的保護,盡量減少未成年人參與,對少數有未成年人參與的節目要堅決杜絕商業化、成人化和過度娛樂化的不良傾向以及侵犯未成年人權益的現象。”在政策收緊的情況下,明星親子類節目數量明顯減少,各大平台紛紛規避,明星親子真人秀迅速降溫祛火。

不過,一些節目雖然不再是明星帶娃,卻轉而變成了孩子帶父母,比如《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閨女》。

2016年,廣電總局下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通知》,明確要求:嚴格控制未成年人參與真人秀節目,不得借真人秀節目炒作包裝明星,也不得在娛樂訪談、娛樂報道等節目中宣傳炒作明星子女,防止包裝造“星”、一夜成名。

明星親子真人秀的滾滾浪潮,才就此止住。

“對少數有未成年人參與的節目要堅決杜絕商業化、成人化和過度娛樂化的不良傾向”,“嚴格控制未成年人參與真人秀節目”,“防止包裝造‘星’、一夜成名”……從這些過往的這些“通知”來看,《聚光燈下的我們》確實有頂風作案的嫌疑,已經踩踏在了違規的邊緣。

不過,2019年廣電總局出台了《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對未成年人節目作出了更進一步的規範。

《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第十四條明確規定,未成年人節目不得宣揚童星效應或者包裝、炒作明星子女。《聚光燈下的我們》雖沒有操作明星子女,但似乎有宣揚童星效應的嫌疑。

《規定》還要求,制作、傳播未成年人參與的歌唱類選拔節目、真人秀節目、訪談脫口秀節目應當符合國務院廣播電視主管部門的要求。另外,未成年人節目應當嚴格控制設置競賽排名,不得設置過高物質獎勵,不得誘導未成年人現場拉票或者詢問未成年人失敗退出的感受。

《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其實並未明確規定未成年人不能參加選秀節目,只要符合國務院廣播電視主管部門的要求,《聚光燈下的我們》就不算違規。

但是,如果《聚光燈下的我們》這種純未成年人的選秀都不算違規,那必然會鼓動更多的機構去制作更多未成年人的綜藝,甚至“未成年人選秀”就像當初的親子類選秀節目一樣,成爲一股風潮,甚至泛濫成災。

聚光燈下的“少年偶像”

不可否認,“選秀”暫時會成就幾個孩子,爲孩子們帶來普通人難以得到的財富和掌聲。但這些一夜成名的表率卻不見得有多好的影響,“學業無用”“明星至上”“成名等于成功”,如果這些念頭過早地在孩子們心中生根發芽,那將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

而且選秀節目讓更多的未成年人幻想通過選秀節目這一跳板踏上明星之路,存在一定的不良誘導性。其實從“超女”時代開始,就有未成年人疏懶、放棄學業甚至離家出走、遠道參賽。《聚光燈下的我們》無疑會誤導更多未成年人妄圖走同樣的道路以求迅速成名。

事實上,即便沒有未成年選秀節目,少年偶像團體也早已成爲了各大經紀公司口中的“肥肉”。

從TFBOYS到時代少年團,小小年紀已是頂流偶像,經紀公司賺得盆滿缽滿,看似雙贏,實則真正能夠“一夜成名”的孩子只有那麽幾個。

即便是《聚光燈下的我們》最終也只會選出6名少年,而且還只是“預備團”成員。

同時,“少年偶像”的素質和心理問題,也令人堪憂。

11月4日,樂華娛樂旗下某15歲未成年偶像,被曝到處撩妹、要錢、討禮物。聊天記錄中更是出現了“求抱抱”“求睡覺”等不堪入目的大尺度內容,而這出自一位15歲孩子之口,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此前,芒果TV黨委書記、總裁蔡懷軍在第八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網絡視聽精品創作高峰論壇”上曾發表題爲《芒果TV:挺進主戰場,搶占新賽道》的主題演講。蔡懷軍總結了芒果做內容的黃金法則——“做一個內容必須能解決一個社會問題或關照一個社會現象。”

聽起來有點冠冕堂皇,套到《乘風破浪的姐姐》也貌似適用。但所謂的“解決”,其實只是“消費”。

從“超女”到“快男”,從“姐姐”到“哥哥”,從《我家那小子》到《我家那閨女》,還有《朋友請聽好》《妻子的浪漫旅行》《婆婆和媽媽》,芒果TV確實習慣聚焦于社會中的某一特定人群去打造節目、營造話題。

但一波波流量、一次次熱搜之後,這些節目“解決”了什麽問題?並沒有。

抛開以往的節目不說,《聚光燈下的我們》作爲未成年人選秀節目,又要解決什麽社會問題呢?或者又要關照什麽社會現象呢?

想象一下,本來是六七歲十幾歲乳臭未幹的孩子,卻要拼命洗掉少年身上的煙火氣,被“培訓”成一個個櫥窗裏符合大衆審美的商品,塑造著滿足大衆娛樂需求的人設。

這裏面可能會有小孩因此成名,但絕大多數孩子只能淪爲襯托節目紅火熱鬧的“分母”。一場熱鬧之後,夢想未必能夠實現,學業倒是耽誤不少,心思更是變得浮躁。

而不管是成名還是落選,其實都只是節目組或經紀公司手裏的工具,都是商業環節中的一個個砝碼而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