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乞丐的逆袭

精彩内容:


                      (1)

  仲夏。

  這裏是J 市北郊機場,一架雅航飛機剛剛落地,結束飛行,乘客陸陸續續下
了飛機奔向自己的目的地。

  一藍叁紅,四位空姐拉著行李箱,組成了一道不一樣的風景線,與一衆乘客
在機場停車場等待出租車,。

  第一位,蘭嬌嬌,27歲,身高1.72,身著藍色空乘制服,是雅航公司乘務長,
J 市著名大學空乘專業畢業,從事空乘6 年,是雅航最有氣質的乘務長。

  第二位,杜小惠,24歲,身高1.73,身著紅色空乘制服,普通空姐,熱愛健
身,身材是好到爆,豐乳肥臀。

  第叁位,周銳,21歲,身高1.66,身著紅色空乘制服,普通空姐,雖然沒有
絕好的身材,但是卻有著別人羨慕不來的白皙幹凈的皮膚。每天幾乎裸妝,也能
壓住那些臉上天天敷粉的空姐。

  第四位,孫瑤瑤,21歲,身高1.68,身著紅色制服,普通空姐,她身材一般,
皮膚一般,卻有一張精致的臉龐,許多人懷疑她做過整容手術,質疑的多了,她
也懶得解釋。

  這叁個普通空姐,是同一批進入雅航的空姐,公司制度是需要乘務長帶,按
照順序分配,便分配給了蘭嬌嬌做她們的師傅。第一天認識,自我介紹的時候,
蘭嬌嬌得知叁人還沒有租到房子,蘭嬌嬌便提議叁人跟她一起住,離公司近,房
租四人分攤還能省錢,于是當天下班四人便住到一起了。

  今天是周五,下班前,蘭嬌嬌給叁個徒弟分享了一個好消息,她和她未婚夫
陳義朋下周日訂婚並確定結婚日期!

  叁個徒弟聽到這個好消息,一起歡呼雀躍,高喊著,單身夜酒吧大狂歡,還
能排遣一下飛行中的勞累與辛苦。

  酒吧裏,雖然燈光閃耀,人影重重,但是叁個紅色制服和一個寶藍色制服卻
十分的亮眼,格外地吸引眼球,很多人都以爲是酒吧推出的新的攬客招數,但是
湊近了一看,很多有眼力的人立馬就認出她們是實實在在的航空公司的空乘——
雅航航空公司的空姐!

  要知道,雅航招空姐的標準可是很高的!不是一般人能進的!這也是雅航的
一大特色,空姐的招聘標準遠遠高于其他航空公司,吸引了很多男人坐飛機的時
候,下意識地選擇雅航!不爲別的,就爲了一飽眼福!

  這也造成了雅航的空姐自身都帶著一股傲人的氣質,吸引著想征服她們的男
人!

  這四個空姐的真實身份,像水進了油鍋,激起了巨大轟動!引的無數的男人
前僕後繼,紛紛上前來敬酒邀約。

  但是這四個空姐卻是見慣了,飛機上無數的男人無數種花樣,告白、調戲、
索取聯系方式甚至索吻!對付這種狀況,四人早已是遊刃有余,酒吧男人的這點
招數,她們根本不放在眼裏。

  四個人被圍繞在不同的男人之間,頻頻舉杯,喝到開心處,直接跑到舞台上,
跟隨舞蹈開始瘋狂地跳舞,紅藍兩色制服穿插交錯,超短包臀裙配肉色絲襪大長
腿頻頻飛舞,跳到最後,跟著音樂,四個空姐肩並肩,摟在一起,八條大長腿齊
齊舞動,她們竟然跳起了大腿舞!毫不在意自己緊身的制服早已淩亂,毫不在意
已是春光四露。

  一時間,整個酒吧都被她們四個人控場!

  不知不覺就high到了淩晨一點多,四人互相扶持著出了酒吧,好多男人跑出
來開著豪車要送空姐回家,但是都被她們給拒絕了,最後竟然攔了一輛出租車,
酒吧裏面那麽多搭讪的男人,卻沒有一個沾到便宜!

  蘭嬌嬌坐在出租車副駕駛,她的叁個徒弟倒在後排,衣衫淩亂,被司機狂吃
豆腐。

  司機一路晃晃悠悠地把四人送到地方,結了車費就走了,留下蘭嬌嬌師徒四
人互相攙扶著往出租房走。

  爲了圖方便快捷,四人合租的房子靠近機場,所以不是什麽高大上的小區,
只是機場附近村莊民房。

  因爲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機場附近的村莊都是統一翻蓋的,幾乎長得一模
一樣。

  她們四人喝多了,在車上被風一吹,下車後,酒勁越發的上頭。往巷子裏走
了很深,在一扇門前停下,蘭嬌嬌翻了半天包去拿鑰匙開門,腳下趔趄,門沒開,
自己倒是靠著門滑在了地上。

  那叁個徒弟,一看自己的師傅,雅航未來的高級乘務長竟然滑倒在地,一邊
哈哈大笑,一邊上前去攙扶,結果人沒有扶起來,她們倒是都被蘭嬌嬌癱在地上
的大腿給絆倒了,一個個擠在一起,靠著門,暈了過去。

  周六清晨,天微微亮,四個人陸陸續續醒來,發現自己渾身赤裸,手腳被綁,
嘴裏被堵著東西,身上遍布紅痕,下體都是一片淩亂。四人嗚咽掙紮,怎麽也解
不開捆綁。

  蘭嬌嬌發現自己身上趴著一個男的,穿著破破爛爛,髒亂的頭發,臉上好像
洗過還洗的不幹凈,越發顯的髒亂。

  她再仔細一看,原來是遊蕩在村子裏的乞丐,就住在他們隔壁。

  這兩個乞丐,非親非故,不知道從何處乞討遊蕩到這個村子,找了村外一間
破敗的無主的房子住了下來。早歸晚出,村子裏無人在意他們。只是大概知道那
邊住了兩個乞丐。

  後來新農村建設,翻蓋房屋,兩人被認定是本村人,得了一套大房子,但是
裏面依舊破破爛爛。

  而空姐們租的房子正好就在他們的隔壁。

  兩個乞丐說來年紀也不大,村委登記的時候,兩人一個43歲,叫王二狗,一
個44歲,叫王大狗,因爲平常他倆這麽互相稱呼,登記的時候沒把村委笑死。

  從空姐們住進來這兩個乞丐就垂涎叁尺了。

  每次都是偷偷地看她們上班下班,看她們的絲襪美腿,制服誘惑。他們兩個
摸索著空姐上班的時間規律,定時定點在大門裏面或者假裝在街上遊蕩,只爲了
蹲守著四個空姐,看她們一眼,滿足一日。

  四個空姐自然是知道這兩個乞丐的,看便看了,她們自然不在乎。飛機上那
麽多有錢人她們都搭理不過來,豈會在乎兩個低微的乞丐?

  兩個乞丐昨天晚上按照平常的時間點等她們回來,卻怎麽也等不回來,就一
直守到了半夜,有那麽一股子傻勁兒。迷迷糊糊的打盹兒中聽見汽車停車聲,高
跟鞋聲和嘻嘻哈哈笑聲。

  兩個乞丐瞬間醒來,登時來了精神,透過門縫,四個空姐回來了!她們去喝
酒了?還喝的醉醺醺?诶?怎麽醉的門都不打開了?哈哈哈,太好玩了,都甩到
了!嘿嘿嘿,怎麽都躺倒門口睡著了?

  大狗,二狗看了半天,見四個空姐好像都睡死了,猶豫了半天,悄悄地開門,
蹑手蹑腳地來到空姐身邊,伸手在她們身上摸了摸,試探試探,卻發現四個空姐
醉的特別厲害,都沒有發現自己被摸了。乞丐越摸越大膽,從大腿摸到了胸口,
從臉蛋摸到了雙腿之間,越摸乞丐是越興奮。

  興奮當頭時,空姐卻動了,嚇得乞丐抱頭鼠竄,擠著跑回自己家門口。等了
半天沒有動靜,他們倆人又出來,看到空姐自己把衣服一件件的解開了:上身衣
扣解開露出奶罩,下身短裙撩到腰間,解放被包裹的臀部。

  就這樣四具白花花的肉體,就這麽呈現在了兩個乞丐眼前,又給了乞丐無限
的誘惑,驅使他倆來到躺在地上的空姐身邊。

  兩個乞丐雙眼發紅,雞巴發硬,手發抖。

  王大狗道:「老子就是死,也值了!」怪叫一聲,撲了上去,隨便挑了一個
空姐便開始又親又啃,又抓又揉。

  王二狗馬上反應過來,也隨便挑了一個空姐抱上去蹂躏。

  被抱著的這兩個空姐一邊呓語,一邊晃晃悠悠配合著打開雙腿,甚至主動將
雙腿纏在這兩個乞丐身上。

  王大狗、王二狗拼了命的操四個空姐,因爲他們想著明天就再也享受不到四
個空姐的肉體了,自己肯定會抓緊監獄的。

  而四個空姐卻沈浸在醉酒的夢中,享受著自己跟男神的纏綿,身體不自覺地
配合著。

  終于在兩個乞丐把四個空姐身體都享受兩遍後,二人神奇一般地冷靜了下來。
開始搜刮空姐的錢財準備跑路。

  誰知空姐的行李箱裏面除了絲襪制服,再就是些平常衣服和高跟鞋。

  目光慢慢聚集在她們四人的手機上,兩個人才想到,現在人們的錢都在微信
或者支付寶裏面,身上根本沒有現金。

  兩人又廢了半天勁,打開手機,卻發現空姐的手機裏面竟然都沒有錢,甚至
都是欠著信用卡的。

  王大狗恨恨地罵道:「沒想到竟然是四個窮逼!」

  王二狗嘿嘿笑道:「確實窮的只剩逼了!」

  王大狗罵道:「媽逼的,也不算虧,至少我們也幹過四個女人!還是空姐!
走吧,我們趁天沒亮,沒人發現趕緊走吧!」

  「大哥,我突然有個想法,不僅不用跑,以後還能天天幹這四個空姐!嘿嘿
嘿!」

  「真的?什麽想法?」

  「但是大哥,我這個法子說出來後,你得先讓我挑空姐,我們把空姐分一分,
一人倆個,怎麽樣?」

  「可以,只要你的法子管用!」

  「嘿嘿嘿,那我不客氣了,我要她倆!我早就看中了她們兩個!」王二狗指
著兩個空姐道。

  「可以!」王大狗一看,那兩個空姐長的不錯,但是個頭偏矮,不是自己喜
歡的類型,就同意了。

  「大哥,很簡單的法子,我們拿手機多拍點她們的照片,然後威脅她們!這
些空姐最愛面子了,長的又漂亮,如果不聽話,我們就把照片和視頻發到網上,
嘿嘿嘿!」

  「靠,好主意!我怎麽沒想到!」

  「大哥,說好了,不許跟我搶女人的。」

  「放心,我絕對不跟你搶!」

  「我回去拿手機!」

  「不!用她們的,都是高級貨,比我們撿來的那些好多了,嘿嘿嘿!」

  「我們先把她們擡到屋子裏面去,在外面容易被發現!」

  「大哥說的是!」

  王二狗又出主意,把空姐分開,不要讓她們在一個房間。

  這個民房是兩層小樓,一樓大廳正堂,兩側是廚房、衛生間、淋雨室、儲物
室,客廳正面墻後是樓梯,可上二樓。

  二樓正中也是客廳,兩側是四間臥室。四個空姐一人占了一間,每間臥室裏
面房東配了衣櫃、雙層鐵架床、一張簡易小桌子。

  四個空姐就被兩個乞丐用絲襪綁在她們自己臥室的鐵架床上,動彈不得。

  兩乞丐找出四個空姐的手機,放在一起,兩人一人挑了一台,打開照相機,
四個房間亂竄,對著四個空姐開始瘋狂拍照片,拍視頻。

  兩個人拿空姐白花花的肉體做自拍的背景,拍了足足五六百張照片,五六十
個短視頻,又是各種角度,把四個空姐身體各個部位都拍了進去。

  又翻出她們的身份證,知道她們的名字,用記號筆在他們肚子上寫上名字,
好方便記住,把人對上號。

  王二狗先挑的空姐,兩個人分別叫周銳、孫瑤瑤。第二天把四個空姐放在一
起的時候,他們才知道,這四個空姐中最漂亮的叫孫瑤瑤,雖然說不是最漂亮但
是皮膚最白的叫周銳。這兩個女生相比較二狗子來說,身材嬌小,畢竟二狗子又
胖又壯,還有個大肚子,也不知道一個乞丐爲什麽能吃這麽胖。

  剩下兩個空姐歸王大狗,分別叫蘭嬌嬌、杜小慧。到後面玩的久了,才知道
蘭嬌嬌是雅航最有氣質也是最高級別的乘務長,但是他們是知道這個杜小惠是四
個空姐中身材最好的空姐,那叫一個前凸後翹豐乳肥臀 .兩人反倒是高挑修長的
那種,倒是大狗中意的類型。說是大狗,其實他身高才1.5 米,瘦瘦小小的,背
影看,以爲是小學生。

  兩個人互相補充身體不足,智力相當,出謀劃策,行乞中見識了不少事情,
這些年雖然磕磕碰碰,但是也平安無事,渾渾噩噩地就混到了四十多歲,沒有接
觸過女人,只是看了不少的黃片,學到了很多把戲。

  二狗提議把四個空姐分開,本來是不想跟大狗分享空姐的,雖然他們兩個已
經把每個空姐都操了兩遍,但是還是私心作祟。

  這個做法無形中給他們造就了一個絕好的條件,把空姐各個擊破,威脅屈服。

  且說大狗把蘭嬌嬌手腳綁好,大字型放在床上。趴在她身上,雙手粗魯地握
著她的雙乳,雞巴在逼裏抽插著。

  也許是酒勁過了,也許是太粗暴,蘭嬌嬌慢慢蘇醒過來。發現身上不對,渾
身赤裸,手腳被綁,一個骯髒的小男人趴在自己身上不停地聳動,想呼喊救命,
嘴裏被絲襪堵著,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二狗子,快來,這個騷逼娘們醒了!」

  「醒就醒呗,我們拍了她那麽多照片,不怕她,你別打擾我!」

  「……」

  「你聽見了?乖乖聽話,讓老子爽夠了就放過你,但是你要是事後敢報警,
老子就把你們的照片和視頻發到朋友圈,讓你們的領導和同事都好好欣賞欣賞你
的騷逼和大奶子!」

  「嗚嗚嗚……」蘭嬌嬌一邊搖頭一邊流淚,嘴裏被堵著也聽不清說的啥,大
狗子也不敢拿掉。

  這時,手機突然「咚咚」響了兩聲,大狗子拿起手機用蘭嬌嬌指紋解鎖了,
是微信消息,備注是「大豬蹄子」,消息內容:

  「老婆,婚紗照出來了,電子版我都發你,挑幾張,我讓他們洗出來。」

  然後是二十幾張圖片,各種婚紗造型和藝術照。

  「老婆,下周定完婚你哪天不飛?我們去把證領了吧?」

  「趕在宴席前領了證,你看呢?」

  ……

  「騷逼娘們,你下周訂婚啊?你的未來老公在讓你挑選婚紗照和問你什麽時
候有時間領證。」

  「嗚嗚嗚……」

  「無無無?好的,我給他說,你沒時間,忙著操逼呢。」說著,大狗子,按
住微信開始錄制視頻,從蘭嬌嬌被捆綁的雙手開始,往下,被堵的嘴,被抓的滿
是紅痕的雙乳,正在被操的逼,進進出出的大雞巴,被捆綁的雙腿。

  錄了一個整整15秒的視頻,完整的錄下了蘭嬌嬌正在被操的樣子。

  大狗子把手機轉向蘭嬌嬌,給她了一遍錄制的視頻,在蘭嬌嬌驚恐的哭泣聲
中,點擊了發送。

  蘭嬌嬌絕望地顫抖著身體想要掙開束縛,誰料她這一緊張,大狗子感覺到包
裹著自己雞巴的騷逼在劇烈的收縮,他甩下手機,抱住蘭嬌嬌的屁股,開始猛烈
的抽插,打夯機一樣,楞是猛烈地操了她二十多分鍾不到半小時才射了出來。

  這一下就把蘭嬌嬌的騷逼灌了個半滿不滿。

  大狗子拿著手機,拍拍蘭嬌嬌的臉,道:「別那麽絕望,我沒發出去,只是
發給你自己的手機了,你看看。」

  蘭嬌嬌眼睛裏泛著淚花,模糊的雙眼仔細地看了清楚,確實沒有發出去。哇
的一聲哭了出來,心理反倒有點感激大狗子沒有發出去。

  「我給你說,我可以拿開絲襪,讓你說話,但是你不許喊,只能小說說話,
聲音大一點點,我就把視頻發到你微信所有群裏面!聽見沒有?」

  「嗚嗚……」蘭嬌嬌拼命點頭。

  大狗子給她拿下嘴裏的絲襪,一邊拿著手機準備把視頻發出去。他等著蘭嬌
嬌發難,誰知她一開口只說了一句,「我要喝水!」

  大狗子把隨便找了個杯子,去院子水龍頭接了一杯餵她喝了進去。

  「還要。」

  一連喝了叁杯水,蘭嬌嬌才緩著氣,小聲地說:「你要怎麽才放過我?」

  「放過你很簡單,只要讓我爽夠了,我就放過你們。」

  「那……那你剛才爽夠了嗎?」

  「沒有!老子才剛剛開始!」

  「可是天快亮了,我們還要上班的,能不能把手機還給我,晚上下班回來,
你……你再爽?」

  「哈哈哈,小騷逼,你騙誰呢!你以爲我傻嘛?你們工作群裏已經通知了,
你們四個明天的航班取消飛行了!蘭嬌嬌,你是四個人裏面的老大,是什麽乘務
長吧?」

  「怎麽會?」在蘭嬌嬌驚恐的目光中,王大狗把手機打開工作群,通知她們
四個航班取消的消息,赫然呈現在工作群頁面上。

  航班停飛通知僅寥寥兩行字,但在蘭嬌嬌看來,卻是無底深淵一樣,她一頭
栽了進去,再也沒有拔出來。

  王大狗用絲襪擦了擦雞巴,擦了擦蘭嬌嬌騷逼裏流出的自己的子孫,又給蘭
嬌嬌塞到嘴裏,打了個結,免的脫落。起身去看二狗子。

  不看不知道,二狗子已經把周銳、孫瑤瑤倆個空姐給扒拉個精光,擺成一個
姿勢,都是狗一樣趴在床上,雙手綁在床頭,屁股翹起來,分開雙腿,打狗棍兩
頭分別拴著左右腳踝,讓她雙腿不能合攏,方便從後面操她們。

  「二狗子,沒看出來,花招還挺多!」

  「大哥,這還是我們一起看過幾部黃片裏面的招數,你忘了?從裏面學的東
西還真好用,嘿嘿嘿!」

  「得!這個空姐叫什麽?」

  「好像是孫瑤瑤?名字寫在肚子上了,剛才給她翻身的時候忘了看。」

  大狗子,扒拉一下,看了一眼說,「這個是周銳,裏面那個是孫瑤瑤。」

  「喔,不管嘛,都一樣,反正都是要操的,早晚跑不了。大哥,你那邊都操
完了?」

  「嗯,那個蘭嬌嬌剛才給操醒了,她是這四個人裏面老大,一會兒我再去操
她一次,把她操服帖了就行。」

  「大哥,你牛逼!」

  「我牛逼?沒你牛逼!你選的這兩個空姐都是21歲,99年的。老子那個兩個,
一個93年的,一個96年的,哪兒有你這兩個嫩!」

  「嘿嘿嘿,大哥,說好了不可以換的啊!」

  「咱倆兄弟誰跟誰?操膩歪了,換一下,你還有意見?」

  「沒意見,沒意見,嘿嘿嘿!」

  「行了,你先玩著,記著要操服她們,讓她倆乖乖聽話。以後我們才有好日
子過!」

  「好……好嘞!」

  大狗子出去後,二狗子一巴掌打在周銳屁股上,抓揉著她的奶子,把絲襪從
她嘴裏摳出來,說:「剛才都聽見了吧?」

  「聽……聽見了!」

  「小美人,我勸你乖乖聽話,你們要是敢鬧,敢喊救命,就別怪我們做出點
出格的事情。我們兄弟倆爛命一條,死就死了,你們四個人可是如花似玉的年紀,
多的是男人追你們。乖乖聽話,只要我們爽夠了,就會放了你們。」

  「好……好的!」

  二狗子吐了兩口唾沫在手上,抹在周銳的騷逼上,順手使勁摳了起來。

  沒幾下,周銳的騷逼就變的濕漉漉的,氣喘籲籲,輕輕地叫了起來。

  王二狗嘿嘿一笑,「原來是個騷貨!」挺起雞巴,毫無阻礙,很順暢地滑了
進去。

  沒用十分鍾,已經操的周銳連聲求饒,「不要……啊……不要停……好爽…
…操死我……操死我!」

  王二狗雞巴如同馬達一樣,咚咚咚;雙手抱著她的屁股拍打,啪啪啪;又是
二十多分鍾的猛操。

  周銳在女生中身高不算低,但是跟1 米8 高的二狗子比起來,還是顯的小了,
加上二狗子全力開火,大力出奇迹,直接把周銳操的渾身抽搐,猛翻白眼,口吐
白沫。

  嚇得王二狗趕緊解開捆綁著的絲襪,把她身體擺正,又是人工呼吸又是掐人
中又是按壓心髒。

  終于,在周銳長長吸了口氣,緩過來後,他才放心。

  說歸說,嚇人歸嚇人,不能真出人命!這麽美好的肉體,王二狗還想多玩幾
天的。

  清醒過來的周銳看王二狗的眼神都不一樣,濕哒哒的眼睛,微紅的臉龐,嬌
喘著喊:「二狗爸爸,你好厲害,我好舒服!」

  王二狗一楞神,然後嘿嘿大笑:「爸爸厲害吧?」

  「厲害哒!」

  「乖乖聽話,以後經常讓你舒服,好不好?」

  「好的呀,二狗爸爸比我那個只能堅持叁分鍾就射的男朋友好太多了!」

  「哈哈哈,過來給爸爸舔舔。」

  「好哒,二狗爸爸!」

  這時,外面突然「哐當」一聲巨響,把王二狗和周銳嚇了一跳!

  發生什麽事情了?!